每次提到 Björk,我們無法只用歌手去定義她,因為除了作為歌手、音樂人之外,她更像是一位藝術家。你甚至可以將她當作是實驗音樂里的科學家、一位自然原教主義者、跨界藝術先驅。

自上張以分手為靈感的療傷專輯《Vulnicura》發布以來,兩年後,她帶著《utopia》重回大眾視野,而這一次她似乎已從傷痛中走出。因為她聲稱這張全新作品是一張「Tinder 專輯」。無論這是否為宣傳噱頭,人們似乎都迫不及待想了解,這位人類史上最不像地球居民的女歌手的「約炮音樂」會是什麼樣子。

自出道以來,Björk 就被冠上「冰島國寶」、「宇宙級女歌手」等震耳欲聾的稱號。她將那些無調性、無固定節奏甚至無視樂理規則的歌曲,在她包羅萬象並無法定義的大融合音樂風格里栽培得順理成章。而與她的音樂同樣獨樹一幟,極為超前的還有連同她作品相存在的造型、視覺以及衍生合作。

更令人欽佩的是 Björk 從不重複自我,她的每一張作品都有著對應的概念與主題。在保持高度原創性和實驗性的情況下,依舊十分成熟,甚至有著屬於彼此的一整套完整的美學體系,對於音樂界、時尚界乃至藝術界來說這都是瑰寶般的存在。

如今已經 52 歲的 Björk 在她長達 40 年的 Solo 音樂生涯中,只發表過 10 張正式專輯。雖然她不願意承認在 1977 年 11 歲時發表的同名專輯是她音樂生涯的開端……

Bravery is this gut feeling to not coagulate or crystalize but to stay liquid.

Björk

1993 |《Debut》

音樂表達

從搖滾樂隊 The Sugarcubes 單飛的 Björk,在 1993 發行了真正意義上的首張作品《Debut》,標題言簡意賅,標誌著這是真正屬於她的初試啼聲。專輯中除了在 1990 年代大行其道的 Trip Hop 曲風,還有充滿夜店感的 Disco 舞曲、風情萬種的印度音樂。

Techno、Acid-Jazz 這些時髦又有著倫敦特質的音樂,共同營造了一個充滿生命力與可能性的新人女歌手形象。可以說,正是在那個地下俱樂部文化極為發達的年代,孕育出了一張流行與實驗並存的折中主義作品。

造型/ 合作

那時 Björk 的造型依舊透露著些許的青澀,在攝影師 Jean-Baptiste Mondino 所拍攝的專輯封面中,她身穿 Martin Margiela 毛衣,頂著亮片眼妝,篤定的眼神中充滿靈性。而這些造型也影響著包括王菲、土岐麻子在內的一眾歌手。

與身為導演、同時也是 Björk 當時男友的 Stéphane Sednaoui 合作,在曼哈頓街頭取景的《Big Time Sensuality》音樂錄影帶更是幫助她在北美建立了知名度,並成為了 1990 年代流行音樂文化中的印記之一,這只 MV 也在 Tom Cruise 主演的《香草色天空》中以蒙太奇的方式出現過。

1995 |《Post》

音樂表達

不同於《Debut》中對於流行音樂的捕捉,《Post》是 Björk 式異想天開,與巨大跨度的音樂體裁的雛型。從《Army of Me》的工業搖滾到《It’s Oh So Quite》的百老匯式大樂隊爵士樂中,都可以嗅到她的勃勃野心。

造型/ 合作

Stéphane Sednaoui 還為 Björk 執掌了樂壇最為經典的專輯封面之一的《Post》,雖然取景是在倫敦商業中心的街道上,但卻意外有著強烈的澀谷風格。當時的藝術總監 Paul White 和 Stéphane 決定使用懸掛的巨型明信片作為背景,去獲取更為豐富的顏色。

這與以「可穿戴藝術」聞名的土耳其設計師 Hussein Chalayan 在 1993 年中央聖馬丁畢業展上推出的信紙外套一起,呼應了「Post」的專輯名稱。事實上,Jean Baptise Mondino 還為這張專輯拍攝了的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封面,最後出現在 1995 年的《The Face》雜誌裡。

1997 |《Homogenic》

音樂表達

這是一張歌頌故鄉冰島、愛與大自然的作品,同冰島弦樂四重奏(Icelandic String Quartet)以及巴西音樂家 Eumir Deodato 的合作,也加重了專輯里古典音樂的成份。

造型/ 合作

從出道以來,Björk 就跟高級時裝設計師有著密切的合作,其中包括在 Jean Paul Gaultier 1994 秋冬的 Great Journey 系列上走秀,還有這張舉世矚目的《Homogenic》專輯封面。

Jean Paul Gaultier 1994 秋冬

《Homogenic》專輯封面

Bjork 的友人傳奇造型師 Isabella Blow 購買了 Alexander McQueen 畢業展所有藏品的事情引起了她的注意。而在見面時,Björk 向 McQueen 這樣形容到《Homogenic》裡的人設「她是必須成為戰士的人,用愛去抗爭而不是武器。」

左 Givenchy 1997 高定系列 右 Alexander McQueen 1997 秋冬系列

2001 |《Vespertine》

音樂表達

如果說上張專輯是 Björk 音樂大格局的初見端倪,那麼《Vespertine》就是屬於她的全面盛放。從之前宏觀的歌頌到對情慾的剖析肝膽。整個專輯,在滿是電子碎拍和合成器營造的冰冷環境中散發陣陣仙氣。

造型/ 合作

同樣,這也是 Björk 在全球範圍聲名遠揚的一個時期。她憑藉在導演 Lars von Trier 的金棕櫚獲獎影片《黑暗中的舞者》裡不著痕蹟的精湛表演,捧走了戛納最佳女演員獎。

其中與 Radiohead 主唱 Thom Yorke 合唱的歌曲《I’ve Seen it All》提名了同年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也是在這屆頒獎典禮的紅毯上,她身著馬其頓設計師品牌 KTZ 創始人 Marjan Pejoski 設計的飽受爭議的天鵝裙,並在鏡頭面前表演「下蛋」,震驚了全世界。

而這件禮服的靈感據說來自攝影師 Annie Leibovitz 在 1997 年為 Leonardo DiCaprio 拍攝的《名利場》上的一張照片。

學者 Nicola Dibben 認為 Björk 對天鵝的意象表達源自希臘神話中「Leda and the Swan」的故事,而天鵝在其中便是情愛與慾望的象徵。

2004 |《Medulla》

音樂表達

這張幾乎拋棄了所有器樂的人聲實驗專輯,是 Björk 對存在主義、人類文明的思考,也是自省式的追本溯源。名字源於拉丁語中的「骨髓」一詞。

造型/ 合作

因為始於純人聲專輯的預想(最後成品依然使用了小部分電子樂),Björk 希望用源於人體的材質裝飾自己,而「以頭髮作為媒介」的藝術家 Shoplifter 則負責設計了 Björk 這次的造型。封面上的她,頭髮被編織成像是頭盔一樣的形狀,給人以一種武士般凶悍的強烈衝擊感。

2004 年雅典奧運會,受主辦方邀請在開幕式上演唱歌曲《Oceania》是 Björk 職業生涯的另一個里程碑時刻。希臘設計師 Sophia Kokosalaki 為演出打造的巨型禮服在表演中慢慢展開,最終成為佔據整個體育場的一幅地圖。

2007 |《Volta》

音樂表達

在 2007 年的作品《Volta》裡,Björk 找來當時在流行樂壇風頭無兩的 Hip Hop 音樂製作人Timbaland,這也是繼 1994 年跟流行天后 Madonna 合作歌曲《Bedtime Stories》之後離主流音樂圈最近的一次。Timbaland 最具標誌性的就是對民族音樂的採樣與打擊樂的靈活運用,而一張狂放的部落音樂採樣專輯,則是兩人最完美的交融。

造型/ 合作

Volta 可以是西非的一條河流,也可以是中世紀的一種舞蹈。放在一起,用它來描述這些非洲跳舞音樂便是再好不過了。專輯的視覺設計曾被提名 2010 Brit Insurance 設計大獎。

除開音樂與造型外(皮膚上的非洲部落彩繪),非洲文化還出現在法國動畫導演 Michael Ocelot 指導的《Earth Intruders》音樂錄影帶中,靈感來源於他自己在1998年的動畫《Kirikou and the Sorceress 》,並使用了剪紙、3D、以及傳統動畫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呈現。

2011 |《Biophilia》

音樂表達

Björk 是一名自然愛好者,這早已不是什麼秘密。2011 年的《Biophilia》就是一張徹徹底底的關於自然的專輯。專輯裡的歌曲從「Cosmogony」(天體演化)到「Solstice」(至日)都與自然界現象緊密相連。

甚至在歌曲的編曲製作中都在模仿這些現象的演變更替,《Moon》裡樂段的循環如同陰晴圓缺般反复,《Thunderbolt》裡的琶音靈感則是看到閃電和聽到雷聲之間的時間差,那些電子音效則是用特斯拉線圈釋放電流的真實聲音,而並非效果器發出。

造型/ 合作

這也是一張用 Apple iPad 進行製作的概念專輯,並配有相應的 app,其中包含十個內部應用程序,專輯中的歌曲則會隨著三維銀河界面進行播放與互動體驗,這也是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所收藏的第一個應用程序。

創造力在《Biophilia》裡貫穿始終,除了為專輯的錄音工程而開發的新樂器「引力豎琴」外,她還專門找到對高科技材料使用出神入化的荷蘭設計師 Iris van Herpen 設計了一款能夠演奏的裙子。

在之後的巡演中 Björk 也多次穿著她在 2010 年的「Synesthesia」系列服飾。衣服上面的豎琴腰帶裝飾由紐約藝術團隊 Threeasfour 打造而成,封面上那如同紅色星雲的假髮則出自英國鬼才髮型師 Eugene Souleiman 之手。

2015 |《Vulnicura》

音樂表達

在主題概念大到可以上天入地的上張作品後,到 2015 的四年裡,Björk 經歷了同伴侶 Matthew Barney 分手的傷痛。這也是在《Vespertine》之後,Björk 再一次將內在的自我情感放在專輯的主軸上。

造型/ 合作

不同於其他歌手大多在獲得成功後,無法走出舒適圈從而固步自封。Björk 的強大之處也在於,她不斷嘗試最前沿的技術、吸取靈感並付諸實踐。在嘗試第三方軟件後,她將觸角伸向了 VR 領域、名為「Björk Digital」的項目也在世界各地巡迴展出,華裔 CG 視覺藝術家 Andrew Thomas Huang 則是活動策劃人以及 MV 的導演之一。

封面由 Björk 長期合作的攝影師二人組 Inez van Lamsweerde 與 Vinoodh Matadin 掌鏡。她穿著黑色乳膠套裝,頭戴日本飾品設計師 Maiko Takeda 製作的塑料頭飾。胸前裂開著一道傷口這也預示著這張作品是一次在傷痛中自癒的旅程。而在近期,Björk 迷上了那些光怪陸離的奇異面具,這都出自刺繡藝術家 James Merry 之手。

2017 |《Utopia》

音樂表達

在屬於《Vulnicura》的 VR 世界中,Björk 是毫無保留的、趨於赤裸的真實存在,你甚至可以通過《Mouth Mantra》的 MV,深入她的口腔窺探她的「身體內部」。而在新專輯的首張單曲《The Gate》中她唱到:「My healed chest wound, Transformed into a gate. Where I receive love from, Where I give love from.」這也預示著 Bjork 從之前的傷痛中走出,而「烏托邦」則是她充滿愛意與期望的新世界。

造型/ 合作

在《The Gate》的 MV 裡,Gucci 的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為其定制了一條長裙禮服,光製作就耗時 550 小時,還不包括 320 小時的刺繡工藝,這並不是 Alessandro Michele 與 Björk 的第一次合作,在 2016 年 Iceland Airwaves 音樂節上,她便佩戴過 Alessandro 專門設計的頭飾,MV 靈感則來自於佛教中的觀世音菩薩,有著空靈神聖之美。

除了像 Alessandro 這樣鼎鼎大名的時裝設計師外,Björk 也常對新銳設計師進行提攜,在《utopia》的造型中,我們可以看到諸如烏克蘭設計師 Julie Paskal、瑞士設計師 Kévin Germanier 的一些精彩作品。

《utopia》裡我們可以聽到編排里大量的木管樂器、鳥獸叫聲,和委內瑞拉製作人 Arca 解構形式美學下,失重的聽覺環境。它們在 Jess Kanda、Tim Walker 等人的視覺包裝下變得活色生香,越發真實起來。而屬於她的每一次藝術呈現,都如同仔細編織而成的烏托邦世界那樣,都是截然不同的嶄新紀元。

1977 |《Björk》

或許當時沒人想到,專輯封面這位看起來有些不耐煩的小朋友會對當代音樂以及時裝行業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而將她 11 歲時演唱歌曲的 Demo 寄給冰島第一廣播電台的小學老師,現在可以毫不忌諱地驕傲向左鄰右舍炫耀,是我發掘了冰島歷史上最成功的「輸出品」。

?

在這四十年裡的這十張特點鮮明的專輯中,究竟哪一張才是你心目中最具有代表性的 Björk 作品?又是哪一張的造型設計讓你目瞪口呆,花容失色?或是,除了她之外你認為最為先鋒的音樂人、藝術家又都有誰,不妨與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文章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