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ofstorytelling.org 是一家以故事形式闡述觀點的網站,「Stories will never die, but the ways we tell them are changing.」

BIG 工作室創始人 Bjarke Ingels 作客 The Future of Storytelling,為我們講述了一個超乎想像的關於建築與生活空間的故事。「為何不能從一座發電廠的上面滑雪而下?」Bjarke Ingels 提到他的設計的項目時「混搭而錯亂(promiscuous hybrids)」的,那些看上去貌似不相干的元素集合到一起,讓虛幻成為現實。

Bjarke Ingels,1974年出生在丹麥。由他帶領的Bjarke Ingels Group (BIG)團隊成立於2006年。BIG的出現為近幾年的建築界注入了一股強大的新鮮力量,他的許多作品打破了人們對建築的常規理解,蔑視一切公約與信條,大膽地表達出其內心的夢想。Bjarke Ingels常常將可持續發展與社會學的概念引入其設計內,卻往往尋求一種介於俏皮與實際應用間的平衡。

 

 

  (以下文字節選自:di設計新潮雜志

YES MAN的成功學——BJARKE INGELS的建築故事

雖然和Rem Koolhaas、Dame Zaha Hadid、Frank Gerry這些大師相比,Bjarke Ingels只能算個初出茅廬的楞頭小伙,但最近,如果你在Google上輸入他們的名字,會發現Bjarke Ingels的搜索結果為1,290,000條,分別是Rem Koolhaas的兩倍,Dame Zaha Hadid的三倍,Frank Gerry的四倍。

仿佛一夜之間,世界各地的建築設計媒 體都將目光聚集到了BjarkeIngels以及他的事務BIG(Bjarke Ingels Group)身上,關於這個年輕的丹麥設計師的海量信息大多集中在如下成就上:設計了2010上海世博會丹麥館並把美人魚雕像倒騰到上海、在阿塞拜疆的小 島上建造模擬七座自然山峰的建築、以及哥本哈根市郊可以騎著腳踏車上樓的公寓。

他和師傅Rem Koolhaas一樣深諳媒體的力量,出版了卡通建築書 Yes Is More ,還於2009年在哥本哈根的丹麥建築中心舉辦了以這本書為標題的主題展。他是如此討人喜歡,2010年1月的ICON雜志更是將他的漫畫肖像做封面人 物,他忙碌地在地球上飛來飛去,還因為到處有人邀請他發表演講。

2009年12月,BjarkeIngels在同濟大學剛剛進行完一 場名為「Architecture Preview」的演講,就又馬不停蹄地奔赴機場,因為在不遠處的台北,另一個演講現場已經為他布置停當,只等主角現身。《di設計新潮》對這位大明星的 采訪就在去機場的路上行,這種安排讓習慣了「坐下來慢慢談」的記者突然有種當上娛樂記者的感覺。

公關策略

Bjarke Ingels在同濟的演講現場算得上火爆,能容納400人的演講廳擠滿了慕名而來的粉絲,演講台上的Bjarke Ingels也沒有讓聽眾失望,他那像脫口秀主持人一樣風趣而幽默的語言風格,時不時有點小懸念、小包袱,加上總是那麼恰當的肢體語言和表情,讓聽眾們興 味昂然地聽他講述那一個個建築設計故事,並回贈以連綿熱烈的掌聲。

然而,如果在場的聽眾事先看過他流傳於網絡的演講視頻,如果看過他 的那本Yes Is More ,就會發現,這是一場極不即興的即興演講,他的一場場演講之間具有驚人的相似性,他的語言、他的幽默,他抖的包袱,甚至表情,都是經過精心編排的。 Bjarke Ingels就像一個舞台劇演員,台下不停變幻的觀眾和背景並不影響他一如既往的表演。

顯然,這是一種公關策略,以保證它總能在最短時間裡最大程度地抓住觀眾。Bjarke的演講如此,出版物亦如此。

Yes Is More 是一本「建築漫畫書」(Archicomic),它當然不是一本普通的漫畫,大部分內容其實是BIG的項目介紹和建築理念。但它也不是普通意義上的建築讀 物,幽默的對話和輕鬆活潑的漫畫表現手法,使每一個設計作品的產生過程變為了一個個引人入勝的小故事,讓那些即使不懂建築的人也有興趣閱讀。

Bjarke Ingels解釋說,采用漫畫的形式是緣於自幼的生長環境和畫家夢想。與其他丹麥人一樣,他從小就被北歐神話、安徒生童話所吸引,那些形象生動的卡通書是 他小時候的最愛,並且也因此愛上了畫畫。「我甚至不記得我從什麼時候開始畫畫的,但是我就是一直不停地在畫,把所有讓我有感觸的東西都畫 下。」Bjarke Ingels和記者開玩笑道,「當建築師也是我成為漫畫家的一個途徑吧。」

不過,翻閱一下Bjarke Ingels的簡歷就可以知道,童年夢想並不足以解釋這本「建築漫畫書」的產生。這種形式也不是Bjarke Ingels的首創,幾年前,對出版業情獨鐘的庫哈斯帶領OMA/AMO出版了Content ,以漫畫的形式針砭時弊,那本書獲得了廣泛的好評。一畢業就在OMA工作的Bjarke Ingels想必在這方面也受到庫哈斯很大的影響。

如果Bjarke的公關手段只體現在發表演講和出書上,那他是不會獲得今天這樣的成就。一個成功的建築師同時還得是個社會活動家,而其活動的成果則證明了作為活動家的水平。

Bjarke拿到了上海世博會丹麥館的項目,他還想拿祖國的國寶來點綴他的項目——把坐落於哥本哈根海濱的美人魚雕像搬到丹麥館來。這可不是件小事,他 得到國會上發表演說來實現這個瘋狂想法,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對政治家們說了什麼,但結果已經有目共睹:美人魚就要裝箱了(連海水也是…)。

bi01

「建築是對無 法解決的政治問題的爭辯,建築師只有勇於面對矛盾,像一個政治家一樣在反對聲中堅持,才能使自己的項目得以存活。」獲得成功的Bjarke說。 VOLUME雜志送給Bjarke Ingels一個新的稱呼:Yes Man,這個稱呼自然含有對「好好先生」的一點諷刺,但更是對他的公關能力和社會活動能力的全面認可。雖然拜在 Koolhaas門下,但師傅的那種「刺兒頭」風格並 不是Bjarke所選擇的成功策略,他也沒有像其他年輕建築師那樣痛罵政府和開發商,相反,他對所有有理和無理的要求都說「是」,把不利的政治因素轉化為 推動發展的要素。

進化論實用烏托邦

對於兼老板、導師和朋友於一身的Koolhaas,Bjarke心懷感激:「我是通過Koolhaas的《瘋狂的紐約》(Delirious New York )才重新認識Le Corbusier的。」他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說,「在OMA工作後,我得到的最大啟發是對於進化的理解:生活總是在進化的,文化和技術也是如此。如 果我們能理解變化,那我們也就能明白現在做的事情在未來是否可行。」

似乎是對這種進化論的理解和延伸,Bjarke提出了「實用烏托邦」(PragmaticUtopianism)的理論。在Yes Is More 的導言中,他寫道:「從歷史上看,建築領域一直由兩大極端對立的思想統治著。一邊是一個前衛的狂熱思想,經常與現實脫節,以致無法成功。另一方面,存在一 些擅於建造平庸乏味的高質量火柴盒建築的顧問公司。建築似乎被迫陷入兩個同樣貧瘠的方向:要麼是天真的烏托邦式的,要麼是極其務實的。BIG建築事務所沒有在互相對立的兩者之間選出一個,而是選擇在兩者之間建立重疊部分,這是一個旨在創造社會、經濟和環境完美卻又切實可行的烏托邦式建築。」

文章出處:靈感日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靈感日報》為設計類資訊網站,以建築設計為主,同時間有攝影、繪畫、創意、設計等方面的相關的資訊。 希望我們的努力能換取大家的靈光一現!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