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9 月,紐約時裝週開始的前夜,時裝界的大牛們專程前來,不為別的,只為聽 Bill Cunningham 講述他所經歷過「令人難以置信的生活」,以及一些關於自己的小八卦,而這篇文章正是從整晚的分享中提選出的十條趣聞。

這一輩子,老爺子最寶貝的就是佔據了他家中大半空間的底片儲物櫃,天天生怕有什麼事情會毀了它。也不知道接下來…櫃子裡半個世紀的底片會去向哪裡,哎。

Rare Insights from Bill Cunningham,the Man Who Invented Street Style
原文作者/ VICTORIA DAWSON HOFF from elle.com

今天紐約時裝周正式開始了,也就是說接下來的幾天裡會被時裝秀、展示會、派隊和街拍攝影師抓拍的奇裝異服給填滿。但是早在時尚博客、街拍博客(The Sartorialist)和紐約時裝周本身前,Bill Cunningham 就開始穿著他標誌性的藍風衣騎著車抓拍那些紐約潮人的時裝。

從 1978 年起,《紐約時報》週日「Sunday Styles」專欄中,由 Bill Cunningham 掌鏡兼撰寫的「On the Street」單元,正備受讀者喜愛。

「On the Street」單元中,Cunningham 以敏銳的鏡頭在街頭直擊,細膩地捕捉紐約時髦女性的穿著打扮。
其每回至少佔了 1/4 個報紙版面,一個篇幅最多可達幾十張照片的組圖,用以介紹最新的街頭時尚。

當然,Cunningham 對於街頭風格的定義也逐漸改變了街拍的常態。那些在《紐約時報》週末專欄上登出的照片從未經過潤色,都是對於紐約生活和風格的抓拍,完全不同於時裝周中精心擺拍出來的場面。

85 歲的 Cunningham 總是穿行於人群和遊客中,在人們不知覺中被他捕捉下來,比如一大清早剛從家裡走出門時就被他「抓」到了,如此猝不及防的時刻。

就在節奏緊張的時裝週開始前夜,紐約時裝週的創始人決定在她自己舉辦的 Fashion Icon speaker series 中邀請深受愛戴,並且影響著時尚產業多年的 Cunningham 來做演講。

儘管已臨近時裝週,各大編輯、時尚工作者和一些時尚界大牛比如 Carolina Herrera 和 Norma Kamali 也都專程前來聽從來不拋頭露面的 Cunningham 講述他那令人難以置信的生活。

下面記錄的就是那晚上最令人驚嘆的(marvolous,Cunningham 最喜歡用的詞)趣聞:

Jackie Kennedy 在 JFK 葬禮上穿的那身套裝原來是紅色的,而是 Cunningham 幫她染成的黑色…

「當時已經沒有時間重新買布做新的套裝了」他說,「所以我們就熬夜把它染了」很難以置信嗎?「不是的,這是真人真事。」他堅決得說!

Cunningham 年輕的時候

他在被哈佛錄取兩個月後退學了

Cunningham 標誌性的特立獨行,受不了「藤校」環境~「我說,你們挑錯人了,我不適合這兒!」

因為他偶然拍到了一個好萊塢明星,而獲得了《紐約時報》的工作

在 1978 年,Cunningham 在他標誌性的位置(第 7 大道 57 街)上抓拍到了路過那裡的一個極美的女人,她就是 Greta Garbo。

「我對於探測明星的雷達太不靈敏了,但其實我也不在意…」他真誠地說「他們身上穿的東西才是我在意的。

他覺得走紅毯簡直要了他的命

「時尚界通過租借、贈送衣服的方式把自己殺死了。你都心甘情願送了,誰還願意買?」確實…

1973 年的「Battle of Versailles」堪稱是近代時尚界的大事之一,不僅打破了以巴黎為中心的時尚體制,更被譽為是美國時尚的里程碑。

他親眼看到了「成衣」的誕生

觀眾們被 Cunningham 十分鐘的「長篇」回憶深深吸引,其中包含了無可挑剔的細節和 1973 年的「Battle of Versailles」那場秀。

Liza Minnelli 穿著 Halston、Yves Saint Laurent、Givenchy 和 Oscar de la Renta,就像當時傳奇的 Stephen Burrows 那樣進行了展示表演。

當這場秀將近結尾時「Liza Minnelli 出現了,她說晚安,巴黎!」當時路易十四的皇家歌劇院裡已經瘋狂了,他們剛剛看到了一次革命:高級定制的終結和成衣的開始。

他把他所有拍過的照片都存在一排儲藏櫃裡

他一直都為這排櫃子操心害怕什麼事情會毀了它…對於他所拍的對象:「他們最怕的就是他們會被拍得醜而且還被其他人看到了。」他還說他也不想讓那些人最終進入一個博物館或者歷史博物院什麼的。

他完全不在意錢——他對報酬都很警惕

「我覺得接受別人的錢很可怕,這樣就像你欠他們什麼一樣,」他說道,更讓人覺得驚奇的是他對自己的存款就僅僅是他知道他活得下去。

「我真的不會理財,但我知道我夠吃…」

他希望在工作時可以是隱形的,但原因其實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人們覺得我很狡猾,我是在盡可能的低調就不會嚇到街上的人。」儘管他的工作很有人類學的意味,但是這裡面真的沒有什麼科學道理可言。

「你覺得我知道我在拍什麼?走上街頭你便會知道,如果你不在那裡你就什麼都不知道…」他說。

他覺得科技就是時尚的未來

我們絕不是唯一聽到這個消息會吃驚的人:眾所周知 Cunningham 連 iPhone 都不用。但是他說:「你看看在第五大道上那個蘋果店外排的長隊,你有看到過在 Bergdorf’s 或者 Saks 店門口有這麼長的隊嗎?」他覺得這沒什麼。

時尚界需要和現實牢牢接軌,現實就是整個國家都是由電子設備連接在一起的。他們裝點的是大腦,而不是外在,不是穿上一條美麗的裙子或者高檔的帽子。簡潔的服飾才是重點。」

儘管他創造了極大的成功並且有一份傳奇性的工作,但別叫他「Icon」

「遺產?我就是一個普通工廠工人;我們在意的就是當下!遺產……別胡扯了。」

我們不敢苟同。

《Bill Cunningham New Yor》

文章出處/ voicer
圖片來源/ VICTORIA DAWSON HOFF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