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是否認可「顏值為上」這句話,學設計、做設計或關注設計的人到底是變得越來越多了。

做手機的對配置沒什麼可談了,就來談工藝美感。做 App 的太多,少不了拼 UI。新樓沒地蓋了,要升級店面,最好請家 CP 值高的設計公司,在一片工業風、小清新和新中式中殺出條血路來。書籍文具或零食飲料更不用提,設計就是品牌,就是調性,就是溢價

這事兒中外都一樣。B 站 UP 主「拂菻坊」給他的外國朋友試吃兩種不同口味的鳳梨酥,還是會有人評價:「那個味道更好,但我更喜歡這個牌子的包裝。

我們可以單純把它看作是大眾審美需求和水平提升的結果,也可以將其視為消費升級、視覺化閱讀習慣形成以及生活方式經濟興起的綜合產物。當然,它也正在成為品牌方們爭奪市場的要素。

援引美國設計管理協會(Design Mangement Institute,簡稱 DMI)報告中的描述,從業績表現上看那些重視設計的公司比標普 500 的平均水平還要再高出 228%。「將頂級設計人才應用到軟硬件及服務互動之中,能幫助企業與其競爭對手區別開來,提供更好的顧客體驗,最終獲得更高的成長速度。」

在這樣的背景下,設計行業和其它正在升級中的行業一樣,更加依賴網絡社區平台的支持。設計師需要更快地獲取創作靈感、更廣泛而集中地展示自己的創意以獲取工作機會,普通人也依靠社區平台滿足日常審美需求、培養自己的口味。

這些都是 Behance 和 Dribbble 這樣的設計師社區誕生並受到歡迎的原因。在 UI 設計、VI 設計、平面設計、產品設計等領域,它們稱得上是時下最受歡迎的兩個設計師聚集地。

前者 2006 年在紐約市成立,6 年後以 1.5 億美元被 Adobe 收購,到 2013 年註冊用戶共有 150 萬;後者 2009 年由網站設計師 Rich Thornett 和 Dan Cedarholm 在麻省創立,有統計稱截止 2014 年共有 2000 億像素的創意作品被分享在這個平台上。

相比之下,Dribbble 顯得更「專」。它的用戶註冊是 100% 邀請制;作品種類較精,以平面設計、VI 設計、插畫等為主;圖片上傳格式限制為最大 800×600 個像素的「shots」,強調對設計細節的展示,沒有太多文字說明,因此更像一個方便業內人士交流想法的空間。

而對於那些不滿足於只在 Instagram 上刷刷圖、還想知道好設計怎麼來的普通讀者而言,Behance 可能是個更友善的選擇。它的內容種類很多,除了上述設計分類還有建築、手工藝、攝影和廣告等;作品展示以「Project」 為單位,可以通過圖片、視頻、文字等了解整個創意過程,介紹得更為清晰完整。

唯一的缺憾是評論區太友善了,常見留言依次為「nice」(棒!)「wonderful」(很棒!)「amazing」(棒呆!)此外就是:「你的作品很棒,來看看我的新項目吧!(附鏈接)」

creativeboom.com 網站最近推薦了 Behance 上最值得關注的 60 位平面設計師,我們從中挑選出 10 位,盡量涵蓋不同地域、風格和種類,介紹如下。希望也能給你帶來一點靈感(點擊小標題可查看設計師的對應頁面)。

  • Saxon Campbell(紐約)

Saxon Campbell 是一位美國設計師、攝影師,在紐約布魯克林有一間自己的工作室。他的設計領域很寬泛,大多是與時尚或零售品牌的合作,比如 P&Co、Frockhub 或 The Monster Cycle 等。

在 Campbell 的作品中經常能看見這樣的搭配:大色塊且顏色柔和的人或物局部特寫,以及位於視覺正中心的圓潤字體。簡明直接的關鍵詞讓原本有些曖昧難懂的攝影作品變得明朗起來。

  • Zim&Zou(法國南錫)

1987 出生於法國孚日山的 Lucie Thomas 和 1986 年出生於巴黎的 Thibault Zimmermann 在讀大學時相遇。畢業後,他們一起在法國南錫開出了自己的獨立設計工作室 Zim&Zou

雖然兩人學的都是平面設計(包括設計、出版及廣告),但在日常創作中卻放棄了 PS、AI,轉而把重點放在手工裝置上。從繪製草圖、裁剪到裝配,兩位設計師試圖用最常見的材料——紙、木頭、線、毛氈——說故事

最終成品看上去就像一個個帶著寓言色彩的、五彩斑斕的手工雕塑,手法傳統,美感卻很現代。在名為「Douceur/Douleur」(甜美/疼痛)的作品中,設計師試圖把「玩具」和「武器」兩個概念結合起來,用童真與暴力、真與假之間的微妙衝突,提醒人們反思遍布全球的童兵問題。

而在為愛馬仕設計的大自然主題櫥窗中,紙折的彩色蝴蝶、貓頭鷹、孔雀和狐狸又帶給人一種人與自然、手工與天工融合又對抗的奇妙美感。

Zim&Zou 的作品受到很多品牌的喜愛。他們的客戶除了愛馬仕還有 IBM、Microsoft、Time 雜誌、華盛頓郵報、鏡報等。

  • Thomas Hedger(倫敦)

有些創作第一眼就能讓人印象深刻,再看又會帶來新的感受,倫敦插畫師 Thomas Hedger 的作品就是這樣。

你可以說它們很簡單——就是乾淨、強烈的線條配上明豔的色塊,但韻味也很足,可能會讓你想起上世紀 60 年代波普藝術的黃金時期,感受到某個故事的內核被掏出,或者無數個蒙太奇疊加後留下一個共同的主題。

Thomas Hedger 的作品在 Wired、衛報等媒體上可以經常見到。

  • Jessica Walsh(紐約)

你不一定聽說過 Sagmeister & Walsh 這家廣告創意機構的名字,但你一定聽過它的合夥人之一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

這位德國設計師以大膽幽默著稱,最廣為人知的作品大概就是那張獲得格萊美獎的「Talking Heads」盒裝激光唱片。在講解自己的「快樂設計」理念時,他也總帶著點直白的幽默感:「目前我們大概用生命的前 25 年學習,之後的 40 年用於工作,放到最後的是約 15 年的退休生活。我覺得更合理的可能是拿走 5 年的退休時間,把它們穿插在工作的年頭裡。」

不過休假的時候施德明其實也在工作,只是在做「自己感興趣的項目」。

就在 4 年前,施德明找了一位年輕設計師共同成立了 Sagmeister & Walsh,並且在成立當日用郵件向媒體們發布了一張裸體宣傳合照介紹自己的新合夥人。這個人就是 Jessica Walsh

因為 Walsh 很早就獲得 ADC、SPD、Graphis 等年度大獎,人們在各種報導中喜歡將她稱為「天才設計師」。不過Walsh 最大的長處其實和施德明一樣,即擅長抓住設計與商業的那個交叉點。

他自己在接受 designboom.com 採訪時曾說:「我想(我的特長)應該是品牌識別。我喜歡用概念化的方式,把我們創造出來的符號或視覺語言通過印刷、數碼和電視等不同的媒介統一地整合為一體。」

  • Kevin Harald Campean(布達佩斯)

Kevin Harald Campean 是一位匈牙利平面設計師,擅長品牌 VI 設計及攝影,隸屬於匈牙利設計事務所 Dekoratio Branding & Design Studio。

關於他的公開資料並不太多,不過這和他作品的調性倒是挺相配:黑灰為主的單色調、簡潔實用、線條流暢,喜歡用列清單的方式把產品介紹頁做成 Infographic,因此也散發出一種低調而有序的奢侈感,可能很適合完美主義者及強迫症患者 XD.

  • Maria Grønlund(哥本哈根)

30 歲以前,丹麥人 Maria Grønlund 的人生歷程看上去更多與音樂相關,而非設計。他在 19 歲時進入音樂學院學習風琴演奏,輔修聲樂,接著又去學了鋼琴。每天的生活主要就是作曲、練琴、參加演奏會,寧靜而規律。

到了 30 歲,Maria 也經歷了那個「突然想要換一種人生」的時刻,而且馬上就做了,和音樂生涯一樣有條不紊:2007 年進入商業機構做學徒,2009 年開始第一份平面設計工作,6 年前正式成為獨立設計師。

也許是因為之前的古典音樂背景,Maria 的設計看上去就是用水彩在紙上演奏,色彩明媚,很有想像力。最有代表性的是她在 2013 年抽出 2 週時間來做的個人項目「I speak fluid colors」(我水彩說得很流利),在 Behance 上的瀏覽量達到 17.6 萬。

放到科技品牌上,Maria 的水彩又能把印像中單調且難免過於「中二」或「商務」的科技感變得靈動些。和 Jessica Walsh 一樣,她也強調設計師在商業合作中應保持個性:「你會請客戶向你解釋它們的獨特賣點是什麼,同樣的,設計師也應該自問,自己的特質是什麼。我欣賞的設計師很多,但如果只是簡單模仿他們的風格,我也不可能給客戶帶來什麼品牌個性。」

  • Anton Burmistrov(愛沙尼亞塔林)

愛沙尼亞人 Anton Burmistrov 說他出生和成長在一個現在已經不存在的國家——蘇聯,先在首都的塔林藝術學院讀了一陣子書,後來又去了格林威治大學。真正作為設計師的磨礪則是在倫敦,這包括 Hey Human、Brave 和 Leo Burnett 等各種各樣的創意機構。

近些年,他開始和很多設計師一樣,在家裡運作自己的獨立工作室,之前積累的客戶也找上門來,有紅牛、寶潔、奔馳、松下等等。

不過 Burmistrove 最喜歡研究的似乎還是字體設計。他的作品看上去雖然簡潔,但融入了對傳統的參照,也貫穿有強調邏輯和規律的幾何元素,因此顯得更大氣。

  • Butcher Billy(里約)

如果你喜歡漫威、NBA、搖滾或者街頭文化,巴西插畫師、設計師 Butcher Billy 可能是你會想關注的對象。看看他的客戶列表就能明白原因:ESPN、Billboard Magazine、Foot Locker、Stylist Magazine。

這位設計師寫在 Behance 上的介紹也類似漫畫故事中那種戲劇性的敘事,讓人聯想起蝙蝠俠或鋼鐵俠的雙面生活:「白天,Butcher Billy 在巴西一家忙碌的數字傳播公司做創意總監。但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已意識到自己注定不凡。只要在他小小的手中放入一把蠟筆,就沒有任何一面牆是安全的,也沒有任何事可以阻止他。」

Butcher Billy 的很多作品中都會或明或暗地投射搖滾流行文化,比如 David Bowie、Sid & Nancy、The Joy Division、Radiohead 等等。當這些人物和一些新元素混雜在一起時,你很難說它究竟是在勾起你的懷舊之情,還是在摧毀它。

不過 Billy 認為這就對了,「他也不打算道歉」。

  • SocioDesign(倫敦)

SocioDesign 是倫敦的一家老牌平面設計事務所,它的成員中包括了攝影師、文案撰寫者、3D 藝術家、程序員、動畫師、設計師等等,所以作品往往更成熟也更系統,合作的品牌從初創企業到跨國企業都有。

大部分作品的風格是時下最流行的極簡。不過要把極簡做得千變萬化,讓品牌滿意也讓消費者買賬,反而更難。SocioDesign 的特點也正在於此:你可以看到和不同的品牌合作,它的極簡如何千變萬化:奢侈的、樸素的、嚴肅的、活潑的、女性化的、男性化的。

  • Shanti Sparrow(澳大利亞布里斯班)

如果你喜歡充滿童趣和怪奇想像力的設計,除了北歐,其實也可以多關註一下澳大利亞。這一點單從澳大利亞數量眾多、千奇百怪的包裝就可以看出來。

現居雪梨的 Shanti Sparrow 就是其中之一。她的大部分合作對像是 NGO,設計元素以動物和自然為主,喜歡在重複排列的矢量圖標中混入數字拼貼,因此看上去清新而頑皮,有點「輕波普」。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來源/ 各品牌、攝影師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