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的一個晴朗午後,頤堤港商場後面的遊樂場傳來嬉鬧的聲音。一位父親帶著步子還有些邁不穩的孩子在小沙坑里玩耍,大一點的小朋友已經獨自爬上了樹林更深處的「王者之山」。

圓圈和線條組成了一張明亮的橙色天蓬,陰影投射在略帶下沉的方形遊戲區,家長可以在包圍著遊戲區的木質長椅上休息和聊天。另一個供給8 歲及以上年齡段的場地則更驚險一些,有旋轉飛翼鞦韆、螺旋平衡木和蛛網一般的攀爬架。

圍繞場地的橡膠地墊厚 8 公分,比平常的公園塑膠跑道踩上去更有彈性。

頤堤港遊樂園,攝影 Jonathan Leijonhufvud

這個遊樂場的景觀設計團隊是北京的 BAM(Ballistic Architecture Machine)工作室,由 Jake Walker、Dan Gass 和 Allison Dailey 三位美國景觀設計師創辦。

去年剛剛慶祝了 10 週年的 BAM ,在這個項目之後,發現自己正在中國遊樂場的市場中拓出一片天地,越來越多的客戶找上門來,拿著頤堤港遊樂場的示意圖說,「我想要一個這樣的」。

本月初, BAM 作為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中國城市現場觀察系列講座的開場嘉賓,分享了他們視角中正在發生的遊樂場建設熱潮,又和好奇心日報聊了聊,好的遊樂場應該是什麼樣的。

「中國居民用玩樂的方式來使用城市景觀」

BAM 對中國城市的理解包含了很大一部分作為外來者的新奇眼光。

在 BAM 的解讀中,景觀是建築外的一切,不僅限於空間的實體,也包含了這些空間上短暫出現的活動。一個坐在長凳上的人、一場交通堵塞、一個街頭的乞丐都是構成景觀的一部分,根本定義了一座城市的面貌。

與美國人的方式相比,他們認為中國人對景觀的使用有本質上的不同。

在中國,人們喜歡走出家門,在公共空間中開展集體性質的活動,比如在商場空地跳舞,在路邊的石墩上下棋,用蘸水的大毛筆寫書法,抽陀螺,放風箏等。

「中國居民用玩樂的方式來使用城市景觀」, BAM 得出結論。

城市空間設計和居民需求的不匹配,導致了各種空間利用上的錯亂——孩子們在不適宜玩耍的地方爬上爬下,籃球場被跳廣場舞的阿姨佔領,本該成為行人綠道的地方停滿了車輛。

這也是 BAM 來到中國的原因,他們認為,景觀中的公共設施建設在中國仍存許多不合理之處,因此大有可為。

「公共領域中缺乏關鍵的城市基礎設施,將這個問題轉變成了住宅和商業房地產開發的競爭市場。」

「生活方式」、「綜合性」這樣的詞彙成為越來越多商圈的宣傳前綴,開發商也意識到,在實體經濟衰退的當下,僅僅是購物的需求已經不足以讓人們走出家門。

遊樂場成了一味良藥,至少開發商是這麼認為的。

中國遊藝機遊樂園協會引用公開數據, 2012 到 2016 年,全國一二線城市購物中心兒童體驗業態面積增長近 10 倍,預計 2018 年會達到購物中心商業面積佔比的 30 %。

兒童遊樂區延長了顧客在商場的停留時間,也給以家庭為單位的周末出遊帶來了解決方案。

在中國的大城市,遊樂場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興建起來。但和城市人口相比,比例上仍然遠遠不夠。「我感覺按照現在的速度,可能還需要5 年到 10 年的時間,我們才可以說遊樂場在數量上達到一個飽和,現在還差得很遠。」Jake 表示。

頤堤港的遊樂場給出了一個直觀的感受,週末這裡往往人滿為患,投入使用 4 年,現在設備設施的磨損和老化情況都頗為嚴重。

BAM 一方面對此感到欣慰,一方面也分析認為,這也歸咎於周邊同類型遊樂設施的稀缺。

這個現象普遍存在於近年興建的大型遊樂場,一些甚至需要進行提前預約,才能進入,比如佔地約 37.5 畝的安吉桃花源鯨奇谷童樂園。另一些則位於住宅區,或屬於私立學校的一部分,直接不對公眾開放。

評論家 Carson Chanson 曾這樣點評:「BAM 的一些風格看起來特別像週六早間會放送的那些動畫片。」

誇張大膽的配色和卡通化的元素讓人不由自主地將 BAM 的設計與遊樂場聯繫在一起,起初也是出於這個原因,景觀設計出身的 BAM 吸引了一些遊樂場項目方的關注。

但也不是所有情況下都奏效。在找上門的客戶中, Jake 回憶,也有根本不適合建設遊樂場的案例。曾有一名客戶寄希望於遊樂場去改善當前的客流量,但當他們對場地進行勘察之後發現,其基本的通行規劃存在更大的問題。

遊樂場從附加的邊角裝飾,變成一些項目中最為關鍵和核心的組成成分

中國遊樂設施的製造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紀五十年代。

中國遊藝機遊樂園協會梳理, 1951 年,中國設計並製造了第一台遊藝機「電動小駕騎」, 1956 年又建成一台「小火車」。但此後近 30 年時間,遊樂業的發展處於停滯階段。

80 年代改革開放初期,中國第一個由自己製造的遊樂設施來建設的遊樂園——大慶兒童樂園建成。同期,政府出台了遊藝機安全暫行規定等規範性文件,遊樂設施進入快速發展的階段。

對於很多 1980、1990 年代出生,在城市長大的小孩,由滑梯、鞦韆、蹺蹺板幾個常見元素組成的小型拼裝遊樂設施就是童年中的遊樂場。在許多的城市公園中,也能看到小型的收費遊樂園,包括了過山車、搖搖椅和海盜船這種電動遊樂設施。

這類同質化的遊樂設施是遊樂場文化在中國的第一輪普及,在形式和技術上都大量借鑒了國外早期「套裝組合」的固定模式。

它們的優點是可複制性強,找一塊比較平坦的空地就可以安裝,也在很大程度上進入了中國居民的城市記憶。

但在 BAM 看來,好的遊樂場應該是更加開放靈活的空間,是可以根據周邊的環境來進行適應調整的,設計應當更加多元。

頤堤港是 BAM 第一個正式介入的遊樂場項目,也是迄今他們認為知名度最高的項目之一。

「頤堤港遊樂場,在中國’重新定義’了遊樂場的設計方式,遊樂場不僅僅是彩色的塑膠地、幾個娛樂設施—— BAM 的遊樂場有定制化的小山、沙坑、特色的天蓬、爬索、滑梯,還有給家長提供的長凳等,甚至連日照對兒童的影響及對影子的利用也一併結合在設計中。」 BAM 的合夥人關景文這樣評價。

項目結束一年之後,在離正版僅 20 公里外的地方,被山寨建設了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遊樂場。

從那以後,他們越來越多地收到同類型的設計委託,「每一個項目都至少包含了一個遊樂場的元素」。

「那個項目真正地打開了一個新的階段。」頤堤港的遊樂場 2014 年建設完成,到現在他們陸續參與了 4 至 5 個大型的遊樂場項目。Jake 認為這不僅是因為工作室本身的知名度得到了提升,而是中國投資商們的觀念發生了轉變。

總部位於上海的 DLC 設計工作室 2004 年就來到了中國,其負責人 Dwight Law 在和 BAM 交流這個問題時,做出了相同的判斷。

DLC 設計了包括嶺南天地公園在內的大量的公園景觀,基本上每一個都會被要求添加兒童設施的元素。但近幾年,Dwight 發現,遊樂場正在從附加的邊角裝飾,變成一些項目中最為關鍵和核心的組成成分。

Jake 將其部分歸咎於中國的中產崛起,隨著人們對於物質生活水平要求的提升,人們意識到遊樂場也是可以被設計和個性化定制的。

而且相較於商業區域的景觀設計,客戶對於“遊樂場該是怎麼樣的”的概念更加寬容,允許團隊在設計方面做一些天馬行空的探索。

在位於深圳布吉的一個商住兩用開發項目中,開發商劃出了一塊專門的場地用於遊樂設施, BAM 工作室為之設計了一個垂直的遊樂設施,叫遊樂摩天塔。

火箭塔形狀的遊樂場矗立在公園的一角,兩側延伸出兩條粉紅色的, 帶緩坡的長廊。不規則遊戲高台的設計突破了以往遊樂設施的局限,小孩子在其中上下攀爬,用自己的方式探索這個空間。

深圳遊樂摩天塔,攝影 Amey Kandalgaonkar

 項目總平面圖

BAM 在北京大興區,參與規劃了一個全長接近一公里的大型公園空間。在繁茂的植被景觀中,他們也設計了大量的、形式多樣的玩樂空間和遊戲場。

色彩斑斕的遊樂場地依照本身的地勢而建,而不是填充而成,山丘之間由繩索步道相連,讓人順勢和自然景觀進行了親密的接觸。公園的長椅被加寬加長,人們可以在上面躺臥或行走。不僅是孩童,成年人也可以在其中得到樂趣。

無事可做的無聊時光,幫助搭建了孩子們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人只有在玩樂的時候,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 BAM 在講座中引用了德國教育家弗里德里希的話。

BAM 的創始人 Jake 和 Dan 在創立設計工作室之前,身份更像兩位裝置藝術家。

他們在學生時代,做過一個被命名為「倒下的橡樹」的裝置作品。材料源於校園中偶然出現的一棵倒下的橡樹,工作人員將樹鋸成一段一段方便第二天用卡車運走。當天夜裡,二人將這堆木頭重新擺放,圍城了一個大的圓圈。

第二天,甚至接下來不短的一段時間裡,圓木都沒有被移走,而被保存下來,因為人們開始在圓木圍成的空間裡上課、交談、閱讀和休閒。

因此,他們認為和公共空間進行互動和探索存在於人們的天性之中。

「在我和很多中國人接觸的時候,會有一種感覺,就是大部分人在童年的時候都不曾擁有過在真正的遊樂場裡玩耍的經歷,就是真正大型的、多元的、複雜的那種場地。」 Jake 表示。

他回憶,自己小時候最喜歡的遊樂場之一,是一個天然形成的大沙坑。沙坑旁有一個延伸向上的高地。小孩子們會跑上高地然後跳到沙坑里,來回往復從來也不會感到無聊。

居住在灣區的他,還常常和家人在舊金山金門大橋公園中玩耍,那裡有美國最早建成的戶外兒童遊樂場之一,覆蓋面積極廣,和周圍的叢林融為一體。

從美國人的視角看, BAM 認為中國的家長更加「重視」自己的孩子。這體現在對孩子成長軌跡和發展方向的關心和把控,願意投入大量精力去提供最好的教育,相比之下美國的家長則更放任自由一些。

但這種「重視」變成了各類的課外班,琴棋書畫這些特長的培養,家長往往會忽視「漫無目的的玩樂」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的重要意義。

正是無事可做的無聊時光,幫助搭建了孩子們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承認吧,我們永遠都不知道小孩子會覺得什麼有趣,」 Jake 笑著說,有時候一個投資千萬的遊樂場還比不上一個大紙箱來得有吸引力。所以遊樂場應該是一個開放式的命題,不一定每一樣器械都有標準的玩法。

19 世紀末,城市公園運動在美國興起,遊樂場也在市政的扶持和規劃下大量出現。

這是對當時突然激增的城市人口的一種應對,其目的是要提供「文明、有益健康的遊戲」,讓孩子們遠離被車輛佔領的街道,同時防止青少年犯罪和意外傷害。

20 世紀 80 年代之後,設計師們則逐漸開始更關注兒童的行為和心理需求,遊樂場的設計理念立足於為孩子創造一個不需要拘泥於形式的探險場地。

在新一代的遊樂場中,出現了沙盤、水池、索橋等更具冒險性質的元素,也鼓勵兒童們根據自己的想像,重新佈置和利用場地,並提供了接觸大自然的機會。

一個好的遊樂場, Jake 補充道,一定是需要有些「危險」的。比如搖搖晃晃的繩索、陡峭的攀爬架和不知通向何處的神秘隧道。

「在你的大腦裡,當你被置於一個有可能受傷或滑倒的境地時,那種腎上腺素飆升的緊張和恐懼感才是讓我們感到有趣的點。」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