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業中

你聽過 B 型企業(Certified B Corporation)嗎?B型企業不僅為股東(shareholder),也為全體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創造利益,著重在治理、員工、社區、環境、及影響力商業模式上的表現

B 型實驗室(B Lab)透過認證 B 型企業,推動注重社會與環境影響力的企業型態。B 型實驗室的共同創辦人 Jay Coen Gilbert(以下簡稱Jay),從史丹佛大學畢業後,擔任過麥肯錫顧問公司的分析師。在成立 B 型實驗室之前,Jay 也是 AND 1 的共同創辦人,那是個規模達2億5千萬美元的籃球運動品牌。Jay 接受了社企流的越洋專訪,暢談B型企業的展望。

B 型實驗室的共同創辦人 Jay Coen Gilbert
(圖片來源)

連續創業家的共同點

社企流:你是位連續創業家,先創辦籃球運動品牌 AND 1,又創辦了非營利組織 B 型實驗室,兩者的組織型態大不相同。你認為成功的連續創業家應具備甚麼特質?

Jay:我認識的創業家大都有幾項共通點,例如具備努力工作匯聚如夥伴、資本等資源的高度熱情,以實現想法。他們不怕犯錯、不怕失敗,且正因為明瞭自己很可能犯錯,創業家必須善於傾聽市場、夥伴、供應商、顧客的聲音,依據反饋勇於改變自己的方向。

 

建立市場的肌肉記憶

社企流:接下來我們把焦點放到 B 型企業本身。B  型實驗室鼓勵重視社會與環境影響力的企業,消費者或許贊同這項價值,但是否等同於實際的消費行動呢?例如台灣從2014年中開辦的綠電認購計畫,即便過半的民眾知道有這項計畫,或許是因為價格因素,認購的用電戶還遠不及台灣總用電戶的1%。B型企業是否遭遇到類似的挑戰?如何因應?

Jay:雖然有些創業家著手的議題比較緊急,希望立即見效,但有時想促成一些改變 ,還需要時間來醞釀。

創業的路既長且難,快速的成功很罕見。單一公司在第一年的努力未被廣泛接受時,要謹記這原本就是條漫漫長路。

你提到的綠電是一個好例子,但若想營造改變市場的影響力,還需要更多的累積,因為這其中參雜太多因素了。像是建立新習慣,建立市場的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編按:熟練到不費思考,動作、技能就能操作得宜,比喻深刻的內化),訊息傳遞是否到位,市場是否發生了讓消費者分心的事件等。

因此,B 型企業都知道他們參加的是一場馬拉松。

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科技與財務工具的進步,可以改善成本結構與造就系統性的改變。

 

B 型企業看的是「整套價值鏈」

社企流:B型企業確實各有特色,為什麼B型實驗室不認證企業的原料、產品、流程,而選擇認證整間公司?

Jay:因為我們接觸過的許多創業家、消費者、與投資人都開始明瞭,企業可能蓋了棟獲得 LEED 認證的綠建築,但大家不知道綠建築內的人如何被對待,或是你知道通過有機認證的蘋果有益健康,但你不知道蘋果採收工人的工作條件是否人道。
如今消費者與投資人愈來愈重視的是,是否整間企業都符合更高的標準,是否整套商業流程都有良好的社會與環境表現。

 

我們可以信任B型企業的理由

社企流:B 型實驗室認證的是整間公司,要如何核實B型企業達標與否?

Jay:想成為 B 型企業必須經過多個步驟,首先是進行效益影響評估,以了解該公司是否達到 B 型企業的標準。B 型實驗室團隊會與申請的公司溝通,以確認不至於因為語言或其他因素,影響評估作答的準確度。

此外,每家 B 型企業都必須上傳文件,內容像是有多少比例的供應商,符合特定社會或環境表現的標準等。以上是所有 B 型企業都必經的步驟,加上每年有10%的 B 型企業,會被隨機抽中進行現場稽核,也就是在1間 B 型企業認證的2年效期內,有20%的機會可能被抽到。

加強透明度也是 B 型企業確保誠信的重要方法。B 型企業有全世界都看得到的公開報告,供員工、供應商、顧客等各方進行檢視。如果他們發現 B 型企業所宣稱的表現,與他們的實際經驗不一致,可以向 B 型實驗室反映,B 型實驗室將進行調查。

此外,建立當責性(accountability),尤其是法律上的當責性,是 B 型企業認證的另一個重要環節。在具備適用法律的情況下,拿到法定的認證,公司管理層就有負責任去關照不只是股東的需求,同時須關心利害關係人如何受到企業的影響。

我還要強調的是,B 型企業認證的效期只有2年,每次的重新認證,B型企業得因應的是更理想的標準。

有一個獨立運作的準則諮詢委員會在精進 B 型企業的認證標準,委員會是由專精於勞工事務、環境議題、社區參與等方面的專家所組成,以確保最佳實踐方案被持續整合進認證標準之中。

 

B型企業認證不是短期議題,市場眼光應放遠十年

社企流:不論是 B 型企業還是公益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即法律實體 B 型企業),如何在堅持原則的同時,因應投資人的壓力?例如手工藝品網路交易平台 Etsy,是間 B 型企業,不久前才首次公開募股,可是它的2015年第1季財報卻面臨虧損。投資大眾的壓力,會不會影響到 Etsy 維持 B 型企業認證的意願?

Jay:不僅是 Etsy 自己,連主流投資銀行如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都認為,如果失去 B 型企業認證,反而會導致Etsy真正的財務風險。

對於 B 型實驗室與 Etsy 來說,財務表現不是一項短期議題,創造長遠的財務價值與利害關係人價值更重要。有了 B 型企業認證,特別是經過法律程序之後,得以保有健康體質的企業,才能長期為股東創造價值。

不論短短數季甚至數年的表現如何,增加市場價值的眼光應該放到十年,這是經過其他上市公司驗證的,亞馬遜就是個最好的例子。亞馬遜不獲利,長遠走來卻成為世界上價值很高的公司。當然在講究短期獲利的投資市場裡,這類例子比較罕見,但是搭配了法定結構的B型企業,可以有更多時間營造財務表現。因為投資人已愈來愈了解B型企業認證,尤其是相關的法律架構,有創造長遠價值的潛力。

另一個更有力的例子是一間名叫 Natura 的巴西化妝品公司,那是一間約有40年歷史,年營收達數十億美元的上市公司,比 Etsy 要大得多了。Natura 在2014年12月取得B型企業的認證,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家,直接以上市公司身份申請而成的B型企業。這個決策有經過 Natura 全球股東的投票決議,對他們來說,這是放眼下一個40年的商業策略,而非單季的財務表現。

 

在地的B型企業,在地來領導

社企流:你提到巴西的Natura,這正好代表了推動B型企業運動的全球性格局,但在推動時如何克服不同地區之間的差異?

Jay:在全球市場推行一個運動,需要用適合全球的方式去執行。建立長遠價值的時間因素,不僅對 B 型企業本身很重要,就整個區域的B型企業運動而言,也深具意義。當一個地區認同 B 型企業精神的創業家與投資人數量,達到關鍵性的規模時,我們會與他們合作,並支持在地的領導者。

為了造就全球運動的連貫性,並打造出全球性的品牌,我們共享價值與標準,讓市場信任 B 型企業的誠信,服務推廣 B 型企業的在地社區,這就是我們的初衷。

 

後記

當初亞馬遜上市,創辦人貝佐斯在1997年給股東的第一封信,題目就是「重點在長線」(It’s all about the long term)。將近20年後,鼓吹企業社會與環境影響力的 B 型實驗室創辦人,也直指長線才是 B 型企業的價值潛力。

貝佐斯的主張,20年來在市場上沒有減損過光彩,B 型企業的主張,在未來20年,甚至更長遠的時間軸上,也賦予人同樣寬廣的想像空間。

 

文章出處/社企流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希望傳遞「用商業力量改變社會問題」的知識與智慧,並連結各地社會企業。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