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之誕生 細節之必要

極簡、低調、減法、少即是多(less is more)、丟掉多餘裝飾、機能性…等等,當我人在台灣時,從各方設計師口中一再聽到這些字眼,腦子幾乎已描繪出一幅未來都市設計,即將「醫院化」之焦慮圖像, (繼續閱讀…)...

花園,創意的繆思來源 

花園開放了,這是夏天以來城市裡的人最期待聽到的消息,擁有花園的人,開放自己的花園給別人參觀,藉此交流與學習;沒有花園的人,遊逛他人的花園來描繪與想像自己心中的那一座花園,就像詩人艾蜜莉狄更遜所寫的:「有些人到教堂奉守安息日,我則在家中,以歌雀為詩班,以果園為教堂」 (繼續閱讀…)...

南法安提布的畢卡索美術館

世界上許多城市,只要一提及他的名字,腦海中便會噹一聲,自然地與某位文學藝術大師連結在一起,像是伊斯坦堡孕育了奧罕帕幕克,說到布拉格馬上浮現出卡夫卡,布宜諾斯艾利斯則隨時...

布魯塞爾的咖啡「裁縫師」

厭倦了品牌指導味覺市場的行銷策略,全世界的咖啡豆幾乎掌控在美式咖啡(例如星巴克)亦或是義大利咖啡(例如illy、lavazza),這兩大世界咖啡主要龍頭,他們所販賣的咖啡豆是包裝精美

到倫敦,聆聽市場叫賣聲

文/布魯夏日 城市會唱歌,每個城市也都有著專屬的音階,你曾經仔細聆聽過嗎?每當來到陌生城市,不知名的社區裡,我總會試著坐在公園的椅子上,咖啡館桌子前,或者是月台候車處、地下鐵,閉上眼睛、拉長耳朵,聽聽這個城市人們所敲擊出來的聲音,尤其在倫敦,從來都不需要旅遊指南,整座城市宛如一個大型販賣市場,人人有話想說,有冤情欲陳訴,有點子要販賣,就看叫賣的商人,如何用聲音討客官歡喜,而我們總能從其中聽到一點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