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藝術家James Turrell之眼看奇光異境

對Frank Lloyd Wright所設計的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我總有一個複雜的情愫,一方面他是獨一無二的建築設計,但對傳統藝術品來說,他絕對不是最佳的展示空間。螺旋式的參觀坡道,唯一的照明來自頂樓的天窗,除非是為這空間量身訂做,藝術作品很有可能會被此非傳統、巨大的空間削弱原本的能量,也影響到參觀者的觀看經驗。 (繼續閱讀…)...

Highline之後,地底公園的時代

前陣子受邀去參觀 DC Dupont Circle 杜邦圓環底下廢棄的舊輕軌電車站。與其說參觀,不如說是在地底探險,因為計畫了五年的Dupont Underground至今還沒有和市政府協調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來重新啟動這個巨大的地底閒置空間。整個舊車站還只是空蕩蕩的隧道,等待下一個會做夢的人。 這讓我想到紐約有一個前半段身世幾乎一樣的廢棄電車站,如今因為社區的支持和創新的構想,在未來幾年有可能成為世界上第一座...

Highline之後,地底公園的時代

前陣子受邀去參觀 DC Dupont Circle 杜邦圓環底下廢棄的舊輕軌電車站。與其說參觀,不如說是在地底探險,因為計畫了五年的Dupont Underground至今還沒有和市政府協調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來重新啟動這個巨大的地底閒置空間。整個舊車站還只是空蕩蕩的隧道,等待下一個會做夢的人。 這讓我想到紐約有一個前半段身世幾乎一樣的廢棄電車站,如今因為社區的支持和創新的構想,在未來幾年有可能成為世界上第...

Hirshhorn美術館的奇觀慾望

這十年藝術圈以奇觀 (spectacle) 掛帥已經見怪不怪,有的利用巨大裝置和彫塑品來製造話題性,如蔡國強和Catalen在古根漢中庭懸掛奇觀雕塑,艾未未在倫敦泰德美術館的Turbine Hall撒下千萬顆陶瓷葵花子; 比利時藝術家Carsten Höller在新美術館鑿了大洞,做了一個穿透三層樓的溜滑梯。 美術館也喜請明星建築師設計以前衛造型取勝的美術館建築。以往美術館是靠重要的收藏品爭勝,建築始終...

Vik Muniz 之垃圾狂想曲

巴西政府曾在「里約熱門旅遊」 的觀光宣傳活動中,除了大推嘉年華之外,也把貧民窟一日遊(Favela Tour) 當做都市特色大肆宣傳。根據統計巴西現在有1600個貧民窟、其中800個就在里約。 (繼續閱讀…)...

沙灘上的愛因斯坦

去了紐約一個週末,完成了我在沙灘上與愛因斯坦共渡將近五個小時的夢想。 (繼續閱讀…)...

社群支持性藝術,認養年輕藝術家

支持藝術家有很多種方式,除了國家和地方政府有計劃的扶植、基金會的贊助、企業認養、服務性藝術組織的培育和推動藝文發展的program與行動,最近幾年則是群眾小額募資、集資平台遍地開花,讓小額捐款人參與推動創意工作者的夢想起飛。 最有名地大概就是Kickstarter「敲門磚」這個線上平台:提案人提出想做的計畫,需要的資金,以及可能回餽「投資人」的方案,潛在的「投資人」若認同提案的理念,就會「投資」該項目。當夠多人...

回收貨櫃:未來建築的可能

惠特尼美術館最近新聞不斷,四月的惠特尼雙年展被評為近幾年惠特尼最好的展,他們接著正式宣布2015年遷往曼哈坦下城新址,由大都會博物館接手Beuer這座經典美術館建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