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比童話故事還精彩,我也曾遇到困境,但在隧道那一頭,總有一盞燈。

--by 奧黛麗·赫本

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認為赫本是最美麗的女人、墜入人間的天使,這種跨越時間、國度、種族、性別的一致認同,讓她的魅力持續並永恆。今天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奧黛麗·赫本的美是一種主流

但是在她的時代卻是屬於另類,而且非常的激進,她既不是西方傳統古典美人,也不是典型的性感尤物,而是一種全新的現代美。

「完全迷人、愉快的流浪兒、會欺騙、淘氣、令人消除戒心、敏感、誘惑、聖徒一般、婀娜多姿、天才…」

「美」的新定義

奧黛麗以纖細、中性般的身材、銅鈴般大的眼睛登場,雖然在1950年代另類,但馬上就掀起一股美的潮流及討論。

「女孩們一見到『羅馬假日』里奧黛麗·赫本,幾乎一半的年輕女孩不再把內衣填得滿滿的,也不再蹣跚地踩著鑽孔般細的高跟鞋走路。」

女為悅己者容在奧黛麗這裡被廢止,奧黛麗說我穿衣打扮是為自己高興

她的穿著顯示出她的想法和心智。為了要這樣做,必須時時遊走在危險的邊緣。

時尚界傳奇設計師紀梵希(Givenchy)這樣說:「奧黛麗有她個人獨特的風格。她在個人的穿著上,穿出了優雅、流行與簡單。她獨樹一幟的創造了屬於她個人特色的『赫本』風格。」

經歷就是財富

奧黛麗·赫本曾經是世界上片酬最高的女演員,拿過奧斯卡獎、托尼獎、艾美獎、格萊美獎,但是好萊塢不曾讓她迷戀和困惑。

事實上,奧黛麗從來沒有在好萊塢居住生活,她的家在萬里之遙的瑞士,她在好萊塢拍片都是住旅館或者藉住好友家裡。

她經歷過很多創傷,它們給她造成了很大傷害,然而在她身上你卻找不到任何痕跡。這些創傷包括:在納粹的鐵蹄下度過的童年、忍受親人的被殺、靠吃鬱金花的球莖度日的艱難,以及在芭蕾舞鞋中秘密攜帶反抗組織的消息..

奧黛麗有過兩次婚姻,由於體質先後4次流產,好不容易和兩任丈夫各生下一個兒子。第一任的梅爾·費勒對她體貼入微,1950年代,他們是好萊塢最引人注目的銀色夫妻。

第二人丈夫演員羅伯特·沃德斯(Robert Wolders)後來出現在了她的生活裡,相似的愛情挫折和同樣的荷蘭背景將兩人拉到了一起。從1981年開始,沃德斯陪伴著赫本在她瑞士別墅度過了最後13年幸福生活。

人道主義事業:命運是機緣,奧黛麗·赫本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聯繫,在二戰結束就開始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成立於1946年,目的是致力於預防注射、教育、醫療、營養、衛生和清潔飲水,拯救、保護及改善160多個國家兒童的生活。

1989年,奧黛麗在拉丁美洲的瓜地馬拉、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和墨西哥訪問。

1990年,奧黛麗在越南。

1992年,奧黛麗在索馬里。

1993 年1 月20 日,奧黛麗·赫本在瑞士的托洛謝納病逝,享年64 歲。赫本的離世讓無數人感傷,不僅因為她的美貌曾打動數代人,更是因為她的善意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奧黛麗去世,24日出殯,墓地前堆滿不同人們送上鮮花。

人生的最後5年,奧黛麗一共完成50多趟人道主義之旅,她把自己獻給了人道主義事業

世界知名、引領時尚、戰爭、飢餓、生離死別、奉獻於人道主義,她足跡遍及世界5大洲…

奧黛麗的人生不像大多數女人該經歷的,同時也不像一個明星該經歷的,幼年無助、婚姻失敗、情感痛苦、家庭破碎這些對於她還只是點綴,戰爭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她對人生和世界的看法,在每個時期,她總是背靠時代變化,自然而然做了該做的事情,影響了大眾

然而她對於自己的生活十分低調,低調得媒體很難在她生前挖出太多的深入信息。

去世前十多年前,她只是說:「我的人生比童話故事還精彩,我也曾遇到困境,但在隧道那一頭,總有一盞燈。」

MiMO 說:當青春不在,善依然保持光芒萬丈。。

 

文章出處/MiMO Show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iMO 於 2013 年 9 月紮根在澳洲雪梨,雜誌內容以時尚生活為主,搜集最新設計、潮流、生活與娛樂等資訊,以編輯團敏銳的觸覺和年輕而有活力的文字,分享他們對各領域的事物的獨有見解。 雜誌亦設有原創專欄 OTM(On The Move)與 OTA (On The Air)。OTM 走訪餐廳及特式小店,以編輯們的親身體驗,與讀者分享本地的美食和店舖推薦。OTA 旨在發掘各地和本土設計師和名氣人物,與他們進行獨家訪談,了解他們的事業理念以至背後及個人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