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刻意擺拍,不編撰裝修寶典,不列出購物清單。最重要的,是編輯團隊和報導對像如何表達自我趣味。

10 年前,兩個西班牙人 Nacho Alegre,Omar Sosa 和意大利人 Marco Velardi 因為興趣相投,在未曾謀面的情況下,決定創辦雜誌 Apartamento,「一本記錄日常生活的室內設計雜誌」(an everyday life interior magazine)。

直到雜誌第一期在米蘭正式發布,三個人才第一次見面。

滿是褶皺的床單,披著慵懶睡袍的女主人,派對過後瓶罐亂倒的餐桌……一本髒、亂但不差的室內設計雜誌,以打破讀者對家居雜誌慣常認知的樣貌出現。

Apartamento 第 7 期  Zoe Bedeaux 攝影:Juergen Teller,圖片來源:It’s Nice That

Apartamento 第 2 期 The Camelot Solution 攝影:Marco Velardi,圖片來源:It’s Nice That

他們自己籌錢印刷了 5000 份,很快就銷售一空,之後兩期也是迅速售罄。
這也要歸功於 Apartamento 的發行策略,雜誌早期發佈時,多會選擇在一些設計活動上,為的就是賺足曝光率。比如第 4 期就選在東京設計週期間發布,第 5 期的發行則是在紐約的當代國際家具展上。創刊以來,他們還積極地參加和策劃各種和空間、建築、設計有關的展覽,甚至開設 Pop-up 商店。

到第 4 期時,Apartamento 已在業內積累起了良好口碑,不僅拿下了英國 D&AD 設計大獎的「黃鉛筆獎」,更在 2012 年被英國《衛報》評論為「引領全球潮流的室內設計雜誌」。

Apartamento 第 4 期,圖片來源:omarsosa.net

燈具大廠 FLOS、家具品牌 Kartell、Vitra 等大牌廣告也先後找上門來。

知名雜誌平台 magCulture 的創始人 Jeremy Leslie 也曾毫不吝嗇地表達過他對 Apartamento 排版設計的喜愛。他曾在其著作 The Modern Magazine 中分析 Apartamento 的視覺構成:圖片編排始終是最大亮點,佔據著核心位置,標題大小從不超過 60 點,寧願讓整本書變厚,也不會把文字內容同時放在兩頁上。

現在,Apartamento 的單期印數已經達到 5 萬本,它不只在倫敦、紐約以及柏林等先鋒城市熱賣,還遠銷至中國、日本、黎巴嫩以及肯尼亞等 45 個國家。

與任何人合夥創業都是有風險的,但通常情況下,合作夥伴或多或少都了解彼此的性格特徵和工作方法。這三個人幾乎算是不認識對方。Nacho 通過朋友認識了在巴塞羅那的 Omar,又通過另一個朋友認識了住在米蘭的Marco。

Nacho Alegre 和 Omar Sosa,圖片來源:itfashion.com

Nacho Alegre 儘管年輕,卻已經在時裝、設計領域小有名氣,是瑞士家具大牌 Vitra 年度畫冊的御用攝影師。Marco Velardi 則是居住在米蘭的自由撰稿人和策展人;Omar Sosa 也在出版領域以及設計雜誌上有著豐富的經驗,包括 Metal、Tiger 等雜誌的設計都出自他們之手。

未曾見面就決定合夥辦一本雜誌,被三個人描述為「天真而冒險」的事。

Apartamento 編輯團隊,圖片來源:Papermag

但三個人的合作也被看作是另一種有趣和平衡,如果是二人組的話,一個人的否定意見可能就會導致一個創意或想法的夭折,但三個人就能找到一種平衡,一個決定只要拿到兩票就可以快速推進下去,而不會陷入各持己見的僵局中,且三個擁有特立獨行生活方式的人,也都在辦雜誌的過程中,不斷了解彼此,學習如何與對方合作。

不過,更冒險的事還在於他們的選擇。

2007 年,互聯網媒體已經全面鋪開,許多報刊雜誌開始陷入掙扎境地,業內人士中不乏「紙媒將死」的論調,但他們還是把自己所有的錢都砸在了辦雜誌這件事兒上。

「這是一個幼稚的決定,」在 10 週年特輯三人共同撰寫的編輯信中寫道。「我們成為了一個似乎瀕臨消亡的行業新來的人。」

在編輯第一期雜誌時,三個人每天分頭工作,結束後再以電子郵件的形式共享工作成果,便於對方查閱、討論和修改。據 Nacho 回憶,他帶著第一期雜誌的樣本去米蘭,決定和 Marco 找一些品牌來合作,最終卻一無所獲。

Apartamento 第 1 期,圖片來源:omarsosa.net

這種尷尬,同樣也出現在 Omar Sosa 拿著第一期雜誌前往巴塞羅那最大的書店推銷時。看著排版雜亂的雜誌封面,店主不留情面地數落了一番,「怎麼會有人去買一本這麼凌亂的室內設計雜誌?」

其實,市面上不乏 INTERNI、Elle Decor 或 Frame 這樣的主流家居雜誌,取景拍攝的那些家中,燈光講究層次,畫面乾淨整齊,不只家具的擺放格局精心設計過,就連看似不經意搭在椅子上的休閒毯,或是香薰蠟燭擺放的位置,也都暗藏主人的小心思。

這樣的拍攝風格,確實引領了好一陣子家居美學風潮,之後大紅的生活方式雜誌 Kinfolk 和 Cereal 之類,更是將其發揮到極致,這種美學表達甚至供養了一批 Instagram 上的家居博主。

但當時 27 歲的 Omar Sosa 並不買賬。

那個時候,他才剛從學校畢業不久,做著自己的第一份平面設計工作,和很多年輕人一樣,他的父親提出幫他付首付買房。在決定購買人生第一間公寓的同時,Omar Sosa 決定從室內設計雜誌著手研究,為自己買公寓找到一些可供參考的樣式。

但設計雜誌上千篇一律的家居美學案例,還並不是讓 Omar Sosa 最不能接受的。他意識到,雜誌上那些設計講究的華宅,一般人根本負擔不起,編輯團隊們分享的「必敗清單」之類的指南,更是少了生活的煙火氣。

之後,西班牙出現房地產泡沫化的窘況,全民購房熱潮暫息,Omar Sosa 沒能買到公寓,卻在思考「真實的家該有的樣貌」的過程中,結識了 Nacho Alegre 和 Marco Velardi。

他們決定辦一本雜誌,不刻意繞開家中那些「不完美」的角落,並用圖片來還原主人真實、自然的生活場景,選擇了「居住空間」這個主題,他們相信的是,「真實的空間是通過居住,而非裝飾做到的。這裡沒有完美主義,需要的只是參與。」

Apartamento 第 11 期,圖片來源:omarsosa.net

延伸閱讀:創刊十年了!世界上最嬉皮的室內設計雜誌,展示最貼近你我的生活(下)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