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周一為自己打 call 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感覺生命都在那些未完成的 Excel、PPT 中流逝了。工作日總是那麼 down,不如索性來「週一症候群心理門診」逛一逛,看看這裡的病友,是不是都和你有相同病症?

有一位名叫 Anton Gudim 的「醫師」,他偷偷觀察著生活,並將你我的病症統統畫了下來——那些不可理喻的倒霉、突如其來的空虛、想要逃離的心情。他用默劇般充滿黑色幽默的漫畫,向你的靈魂深處發問。

看他的漫畫,你會有一種在照鏡子的感覺,接下來,你可能會截圖保存,發到朋友圈,配上「簡直就是我」、「不能更像」這樣的話,點擊發送,等待集贊。

 🎨
擅長黑色幽默的「佛系」畫師

Anton Gudim 的「佛系」Instagram 主頁:@gudim_public

打開 Anton Gudim 的 Instagram 主頁,你也許就進入了你自己潛意識的小小內心世界。他的主頁上沒有冗長的個人簡介,只有一條簡單的網址,點進去是他的商店,冷冷清清地放著幾件有關他插畫的周邊產品,馬克杯、T卹、帆布包,透著你愛買不買的「佛系」感。

Anton Gudim 的商店主頁

就連他的 Instagram 賬號也像是系統自動生成的名字,每件作品下一概沒有介紹,讓觀者自由評論想像。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神秘的插畫師,在短短的兩年內,關注者多達 25 萬人,每件作品的瀏覽量都在 2 萬以上。毫無疑問,Anton Gudim的作品已然刷爆了國外的「朋友圈」。

這位來自莫斯科的插畫師總是善於將人們生活中的日常變成諷刺的、扎心的、黑色幽默的插畫,關於對生活的看法,他說:「笑一笑總會讓生活更容易,不是嗎?」當被問起他是如何將生活的日常變成藝術時,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他喜歡將身邊所發生的趣事、朋友們遇到的怪事記錄下來,變成一幅幅插畫,生命中不能沒有創造力。

科技上癮症

人的一生經常會有三個不足:
餘額不足,流量不足,電量不足。

💉
【就診科室】
電子產品戒除科

📝
【臨床表現】
手機從不離手;
比起與人交流,更喜歡與手機相伴;
相信互聯網就是一切。

▲ 你手機是裝在口袋裡的? 才不是,手機早就長進了你的身體裡, 與你寸步不離。

▲ 自拍是種病,你已病入膏肓。 自拍 5 分鐘、修圖 1 小時是你的日常生活。 無時無刻不自拍, 朋友圈裡的那些是你活下去的動力!

▲ 放到口袋裡的耳機線總是會繞成一團, 想要解開它真的好麻煩, 那如果讓耳機線順著你的血管流動的話, 是不是會好一些?

▲ 夜晚里手機屏幕照亮了你的臉, 你也許並不知道, 你的朋友圈寫在了你的臉上!

恐婚恐戀症

為什麼要談戀愛?
是手機不好玩,還是酒不好喝?

 💉
【就診科室】
信任心理治療科

📝
【臨床表現】
害怕與異性建立親密關係;
總是在前任的陰影裡走不出來;
最怕回家聽到父母說:「怎麼還不帶個對象回來?」

▲ 你原本和女朋友一起在熱氣球上享受甜蜜一刻, 此時,一輛豪車開過, 還沒有等你反應過來, 女朋友就跟豪車走了。

▲ 與其和坐在你對面的這個人擁抱、親吻, 還不如發條微信各自問候一下。 談戀愛嘛,走個過場就好了, 談戀愛哪有手機好玩。

▲ 她已經不在你的身邊, 但你真的好希望再夢見她一次。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看到前任過得不好,你就放心了。

▲ 你真的不想談戀愛, 你也不知道牽著你手的這個人會帶你去向何方。 原本你只想找個人為你遮風擋雨, 到頭來,風雨都是他帶來的。

拖延症晚期

我對拖延症說:我要殺了你。
拖延症說:好吧,不過可以等兩天嗎?
我說:好的。

💉
【就診科室】
明天再營業科

📝
【臨床表現】
等會兒再說;
明天再好好乾活;
明明要睡了,但是還想再刷一會兒手機;
自我安慰比什麼都有效。

▲ 今天又是無聊的一天,沒怎麼努力。 不過沒關係, 明天你一定好好乾活, 明天的你就是全新的你!

▲ 走進健身房覺得完美身材就在眼前。 但是不怎麼想練器械呢, 在每個器械上做兩個動作就好了吧。 呼!今天真累呢,明天就能瘦了!

▲ 肚子上的贅肉好像又多了, 今天吃太多了,隨便做些運動吧。 換上羽絨服, 鏡子中的自己簡直就像擁有了八塊腹肌。

▲ 想好好努力工作,爭取買輛車! 不過還是算了, 工作太累了,先隨便想像一下吧。 今天就讓它這麼過去吧!

孤獨患者

狂歡是一群人的寂寞,
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

💉
【就診科室】
醫生也就一個人科

📝
【臨床表現】
總是覺得很孤獨;
想與人交流卻始終鼓不起勇氣;
還是一個人的時候最自在;
對自己的定義是:漂泊在街道間的異鄉人。

▲ 別人的家裡都亮起了金黃色的燈光, 你也好想融入他們的世界! 裹著被子赤腳站在溫暖的房間裡看雪。 (啊,原來是你自己站在雪地裡。)

▲ 你今天和她一起上班、吃飯、看電影, 晚上你們同床入眠。 「她是誰?」 她是你最貼心的背包,伴著你不離不棄。

▲ 你是漂泊在城市中的異鄉人, 你好想有個家, 穿著寬鬆柔軟的睡衣, 在陽台上喝一杯濃香四溢的咖啡。

水逆最常光顧人群

少壯不努力,
老大怪水逆。

💉
【就診科室】
惡靈退散科

📝
【臨床表現】
為什麼你每天都在水逆;
再小概率的倒霉事件好像都能遇上;
好想回到無憂無慮的小時候。

▲ 懂事,是一種很深的絕望。 生活真的好不容易, 不想被命運所支配, 此刻你只想對它大聲說出三個詞:「Go To Hell!」

▲ 無論已經成年了多久, 我們好像依然沒有長大, 現在的自己, 有時和嬰兒似乎並沒有什麼區別。

▲ 如果可以, 你是否會想他們「淨化」一下你的腦袋, 安進去隨便一個什麼東西替代, 只要能夠執行命令就好。

🚇

成年人的世界裡沒有「容易」二字,無論你過得多麼不順,希望你在看到這些漫畫時能想到,地球的另一端,也有著千千萬萬倒霉的「你」,你並不是一個人。

你那些堵在喉嚨裡說不出口的,是對生活的無限抱怨,是想伸出又彆扭收回的枝椏。而 Anton Gudim 都替你畫出來了,那些糟心的瞬間、孤獨的時刻,這些共鳴讓你第一次發現,生活不止一面,你也從不孤獨。今天,對地球上的另一個你問候一聲,「Hi,週一希望你一切順利哦!」

文章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