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B. Myers 是一位出生於加拿大小鄉鎮的攝影師。他會玩笑般形容自己的家鄉:「在初春的季節,當有風吹過時,不經意間還能聞到馬糞的味道」 。


現在的他,生活於紐約,每當他回到家鄉時,卻驚奇地發現家鄉變得出奇的乾淨,說話的口音也變了,使用的錢也變得豐富多彩。恩。不是自己印的。

他從一種幽默的、自嘲的、坦誠的、又十分吸引人的視角呈現了他的攝影作品。無論是為國際大牌所拍攝的作品,如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Airbnb 還是 Google, 亦或是世界知名的出版社,如 Time,GQ 和 The New Yorker 等。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多產的攝影師,因為我一直堅持某些少見的想法,並且堅持完成,除了偶爾忘記或者弄丟事物清單」

Andrew 對自己的作品表現非常謙虛,但縱使快速瀏覽,也會發現他整個作品有非常獨特的個人風格在裡面,這讓它們非常容易識別。他喜歡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拍攝這些物品,也樂意與別人分享某視覺感受。

這些照片是給 Google 拍的。恩,世界之大,只要你想,還有,搜。話說,要是 Google 可以透視搜索,估計秦始皇陵的地下應該可以建一個大型停車場了吧。什麼?你不知道為什麼?因為早就被挖空了。不要笑。

這些「視覺感受」包括清晰的線條、斜線構圖、明亮的色調,相同主題或同一物體疊加成組的小物件,照片中的小物件比實物看起來大很多。

例如:一個倉鼠在深藍色的背景下看起來像一個商人,這是他為美國彭博資訊公司(全球最大的財經資訊公司)拍攝的,在倉鼠的轉輪旁邊建了一個倉鼠大小的辦公室(小桌子,椅子,電腦)。Andrew 也許想隱喻每天繁瑣的工作的人們的狀態。

這些作品體現了他的雙重性格。一面是非常親切、無憂無慮、喜歡開玩笑,另一面則是非常安靜、嚴謹、認真。攝影過程中讓他驚喜的是用不同的方式來運用這些物品可以達到不同的目的。

恩,構圖也是標準的垂直線。梗不在這裡。而是我發明了一種新型的輸入密碼的方法。這種方法可以讓明日首富的我,一張都取不出來,是不是很酷?

Andrew 的藝術感是來自於畫畫和插畫,他曾就讀於藝術院校。他攝影中的構建和拼接的技巧也是基於畫畫的經歷。對於他的工作總是非常保密,他喜歡把照片儲存在電腦文件夾,喜歡用手機拍照記錄。從靈感到執行完成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而大多數靈感也都是來源於片刻或某個瞬間。

恩,今天姐心情很明亮,早餐是這樣的,印度橙汁,配上沖繩三明治,吃完去鑽下火圈健個身,然後坐汽艇去加個班。那叫一個帥氣!

我在天空中眺望你們,俯視你們,你們好渺小啊,而且,你們還在玩汽球,偷偷問一下,你們那的土貴嗎?味道怎麼樣?恩?

我家族的公司叫 New York New York,在拉斯維加斯 Las Vegas,你知道的,我們沒有節假日。我的工作,說真心話,有點煩,天天在這數 money。當然有點鈔機,可我就喜歡這種人肉點鈔機的儀式感,正式,講究,聽著這一沓沓的紙兒在你指尖飛過,發出像蒼蠅一樣的嗡叫聲,相信我,再也沒有比這美妙動聽的音樂了… …

到晚餐時間了。對於有教養的我來說,少即是多,但儀式感就挺重要的,餐前禱告,讚美 Lord,這是一個正經而富有歷史淵源家庭的必修課。不,它一點也不像鮮血的顏色,雖然在 dinner 時間,總有幾個倒霉鬼,在紙幣用完後還想 stay here,被我們的保安輕輕 touch 後,身上會帶上這種富有激情的色彩,不,不,音樂太刺激了,我還是喜歡巴赫……

當時的場景有點亂,他們有點忙著離開這裡,落下了他們的 iphone 充電器,iphone 幾?不知道,反正我準備好用 iphone 80 了,你們知道的那種。

事後,有些新聞記者,抱著探索太空的態度,採訪了幾個有過不幸體驗的人們,嘿,你猜他們怎麼說。他們說,嗨,伙計,一開始感覺有點恐懼,但在這些保安觸摸我的身體的瞬間,我瞬間顱內高潮了,天空是七彩而透明的,我在空中翻轉,盤旋,耳邊響起的是第九交響曲,太穿越了,

就像這樣。為了讓你明白,我找張意像圖,你感受一下。哦,在那個瞬間,我感覺我是宇航員,在美妙的太空中,我就像只自由的鳥兒,在夢想的高地中詩意地盤旋。嘿,你看,他們還是挺會撫慰自己的心靈的。

好了,不提那些倒霉蛋了。費德勒攜家人來我家客居一周,這下他不用擔心練習場的問題了。

OldMan 這天心情大好,把我弟叫過去頂我的班了,給了我半天假,他說女生應該要逛逛街的。感謝上帝,他居然想起來我是女生,這對於他來說,是少得可憐的那麼幾次記憶螺旋在左側大腦正常反射了。於是,他給我包下了整條街。

吃土的人們,我不想看到你們…

 

上帝說,女人除了美,還愛吃。等等,上帝有說過嗎?我不知道,但是,你看,在經歷太多的「夢幻交響樂」後,我也想來點健康有機的食品,這樣不好嗎?

另外,OldMan 一直想把事業拓展成全球性的,Big Company,東京,迪拜,澳門,這些只是一些新錢,OldMan 更傾向一些有歷史感的區域,比如羅馬,只是,西西里人太討厭了,於是 OldMan 發揮了他偉大的想像,在這一刻,他突然像方塊K一樣,那麼偉岸,英俊,光芒四射,我都快睜不開眼睛,看不下去了。

 

文章出處/ 麥芽Malt
圖片來源/ Andrew B. Myer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