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本來就是這樣、大家都這樣、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當你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代表「你根本沒有思考過這件事」!下面是一個實驗,如果你自認思考力佳,在生活中時刻保持清醒的意識,歡迎挑戰。

「隱形與不存在為極其類似的兩者。」
—哲學家狄洛斯.麥康(Delos B. McKown)

「我的語言之界限即是我的世界之界限。」
—哲學家維根斯坦 (Ludwig Wittgenstein)

實驗開始

你想像自己參加晚餐派對,吃著美味的餐點,此時朋友對你說,那鍋燉肉是狗肉。你對這件事的反應,前文已探討過了。然後,朋友又對你說,開玩笑的啦,你吃的其實是牛肉。你在此時的反應,前文也探討過了。

試試另一個練習吧。請想像一隻狗,此時你的腦海裡浮現了哪些用語?可別急著自我審查。

接下來,想像一頭豬,此時你的腦海裡又浮現了哪些用語?現在,把你對這兩種動物的用語加以比較,注意到什麼了嗎?你想到狗的時候,是不是想到了「可愛」?「忠心」?你想到豬的時候,是不是想到了「泥巴」或「流汗」?是不是想到了「骯髒」?如果你的答案跟這些用語很像,代表你是多數人。

我在地方上的一所大學教心理學與社會學,每個學期我都會花一堂課的時間,講述人對待動物的態度。這些年來,我教的學生已有成千上萬名,但每次做這個練習,學生的討論過程都是大同小異,答案也很雷同。

首先,正如我之前要你做的,我會請學生列出狗的特性,再列出豬的特性,學生一邊回答,我一邊把答案寫在板子上。

對於狗,常用的形容詞我們已經提過了,另外還有「友善」、「聰明」、「好玩」、「重感情」、「保護」,有時會出現「危險」。描述豬的用語就沒那麼好了,這點不出乎意料之外。關於豬的形容詞有「汗涔涔」、「骯髒」、「愚笨」、「懶惰」、「肥胖」、「醜陋」。

接著,我請學生說明他們對這兩種動物的感覺。學生喜歡狗(而且往往是很愛),覺得豬很「噁心」,這情況照樣不出乎意料之外。最後,我請學生描述他們跟狗的關係,還有跟豬的關係。狗當然是我們的朋友和家人,而豬當然是食物。

此時,學生開始露出困惑的表情,不曉得這場討論的方向在哪裡。然後,我針對學生先前的回答,提出一連串的問題,我們討論的內容大致如下:

「那麼,你為什麼會說豬很懶惰呢?」

「因為牠們一整天都躺著啊。」

「是野外的豬都這樣?還是只有肉豬這樣?」

「不曉得。可能是牠們在養豬場的時候吧。」

「為什麼你會覺得養豬場——或者更精準點,工廠化農場——的豬都是躺著的?」

「可能是因為牠們就是待在豬欄或籠子裡吧。」

「豬為什麼很笨?」

「牠們就是笨啊。」

「其實,豬比狗還要聰明。」

(有時,會有一名學生插話,說自己看過一頭豬,或認識某個把豬當寵物養的人,然後舉一兩個例子證明豬很聰明。)

「為什麼你說豬會流汗?」

沒人回答。

「大家知道嗎?其實,豬根本沒有汗腺。」

「豬都很醜嗎?」

「對。」

「那小豬呢?」

「小豬很可愛,大豬很噁心。」

「為什麼你說豬很骯髒?」

「牠們會在泥巴裡滾來滾去。」

「為什麼牠們會在泥巴裡滾來滾去?」

「因為牠們喜歡泥巴,牠們很骯髒。」

「其實,天氣熱的時候,牠們在泥巴裡滾來滾去,是為了降溫,因為牠們不會流汗。」

「那狗會很骯髒嗎?」

「有的時候啦。狗做的某些事情很噁心。」

「為什麼不把『骯髒」拿來形容狗?」

「因為牠們不是一直都很骯髒。只是有的時候很髒。」

「豬一直都很骯髒嗎?」

「沒錯。」

「你怎麼知道?」

「因為牠們看起來一直都很骯髒啊。」

「你什麼時候看過豬?」

「不曉得。我想是在圖片看到的吧。」

「圖片裡的豬一直都很骯髒嗎?」

「沒有一直啦。豬不是一直都很骯髒啦。」

「你說狗很忠心、聰明、可愛,為什麼你會這麼說?你怎麼知道?」

「我看過狗啊。」

「我跟狗住在一起。」

「我接觸過很多狗。」

(肯定會有一位以上的學生舉例說明,某隻狗做了特別勇敢、聰明或可愛的事。)

「那麼狗的感受呢?你怎麼知道狗會感受到人的情緒?」

「我發誓,我難過的時候,我的狗也很傷心。」

「我的狗一知道自己做錯事,就會一臉愧疚地躲在床下。」

「每次我們帶我的狗去看獸醫,牠就嚇得要命。」

「每次我們家的狗看見我們打包行李,準備出門度假,牠就一直哭,不吃東西。」

「這裡有沒有人覺得狗可能沒有感覺?」

(無人舉手。)

「那豬呢?大家覺得豬有感情嗎?」

「當然有。」

「大家覺得豬的感情跟狗一樣嗎?」

「或許吧。可能一樣。」

「其實,豬很敏感,被關起來的話,會出現神經質的行為,例如自殘,可是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這點。」

「大家覺得豬能感受到痛苦嗎?」

「當然,所有的動物都能感受到痛苦。」

「那麼,為什麼我們吃豬不吃狗?」

「因為培根很好吃(笑聲)。」

「因為狗有自己的個性。我們不能吃有個性的動物啊,牠們有名字,牠們是獨特的個體。」

「大家覺得豬有個性嗎?豬跟狗一樣是獨特的個體嗎?」

「對,我想如果我們了解豬的話,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你真的看過豬嗎?」

(多數人都沒有,只有一位學生是例外。)

「那麼,你所知道的豬,是從哪裡得知的?」

「書。」

「電視。」

「廣告。」

「電影。」

「不曉得。社會吧。」

「如果你把豬看成是聰明又敏感的獨特個體,也許不流汗,不懶惰,也不貪心,那麼你對豬有何感覺呢?如果你直接去了解豬,就像你了解狗那樣呢?」

「那我會覺得吃豬很奇怪,可能會覺得有點內疚。」

「那麼,為什麼我們吃豬不吃狗?」

「因為豬養來就是要給人吃的。」

「為什麼我們養豬是要吃掉牠們?」

「不曉得,我從來沒想過。我猜,因為事情本來就是這樣。」

事情本來就是這樣。
花點時間想想這句話。
好好思考一番。

我們把某個物種送到屠夫那裡,卻把我們的愛和善良給了另一個物種,不是為了其他理由,就只是因為事情本來就是這樣。

我們對待動物的態度與行為自相矛盾,而這樣的矛盾卻沒有受到檢驗,我們可以說是一直在被灌輸荒謬的說法。我們吃豬愛狗,卻連原因也不曉得,未免荒唐可笑。

很多人會長時間待在藥妝店的走道,仔細思考要買哪條牙膏。可是,自己會吃哪些品種的動物,背後的原因又是什麼,多數人根本不花時間思考。

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做出選擇,推動肉品產業,光是美國境內每年殺死的動物數量就高達一百億隻 。如果我們選擇支持該產業,所能想出的最佳理由就是「因為事情本來就是這樣」,那麼當中顯然出了差錯。

到底是什麼因素,
導致一整個社會的人,
都把思考帽寄放在門口,
連自己沒在思考都不曉得?
這個問題相當複雜,
答案卻是相當簡單——
都是肉食主義惹的禍。

 

本文擷取自《盲目的肉食主義:我們愛狗卻吃豬、穿牛皮?》 新樂園出版

購書連結→https://lihi1.com/xpbxC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ㄇㄞˋ點子特搜編輯

藉由靈感的蒐集,並結合你與身俱來的創意,可以變得更美好也充滿趣味!! 麥點子將資訊整合,並透過編輯夥伴的創意,為大家挖掘、淘選、遞送來自世界的創意與設計訊息,在你的心田上種下一顆顆充滿靈感的「麥子」。 設計雖說是門專業技能,但設計感與美感是可以透過每天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藉由麥點子每天的文章傳遞,相信大家都都能夠從中獲得靈感,提升生活品味並讓處處充滿樂趣與希望! 因為麥點子夥伴們就是這樣子的一群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