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是場不對外公開的演奏會,本來是這樣子的。

睽違七年,2016 年 9 月。Alva Noto 與坂本教授於已故美國建築師 Philip Johnson 的著名作品「 The Glass House」進行了一場不公開的即興演奏,以屋內的生活器具、各種敲擊樂器、合成器、指尖、空氣、甚至整間玻璃屋,創作引人沈思的音樂。

△ 秘密演奏會現場

「草間病毒」

被公認為「建築界的諾貝爾獎」的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第一屆得獎作品正是這間 The Glass House。這次演出特意紀念 Philip Johnson 的 110 歲冥壽,適逢草間彌生在 The Glass House 進行展覽。

「玻璃房」更像一座純粹的觀景台,這看似與 Philip 的「少即是多」相駁,但建築獨立於人群,盡收園內四季變化,何嘗不算是一種「多」。九月 1 至 26 日期間,這座由黑色鋼架支撐、無實牆的玻璃住宅被紅色波點「感染」,草間彌生的「Infinity Room」(無限鏡屋),誕生。

△ 未變成演奏場之前的「玻璃屋」,充滿了建築師設計的家具

△ 「玻璃屋」鏈接大眾和藝術,成為承載多媒介藝術的平台

「當我看到 The Glass House 時,腦袋立即浮現要將玻璃屋變成樂器,
要做一次充滿音樂性的即興演出的想法。」- 坂本龍一

就像網球賽,坂本教授發出一個落點刁鑽的球,Noto 的回擊卻更漂亮、巧妙。彈奏即是發球,而一段接一段的回應不僅彌補了對方的缺陷,更引出了新的可能性。

△ 建築&音樂,夢幻的組合 by Taylor Deupree

但是…可是

但演奏並不順利。突襲的暴雨迫使聽眾進到室內。被克制的人聲動靜和窗外雨聲,為演奏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戲劇展開……坂本教授竟然失望地搖頭?!

△ 坂本教授演奏玻璃容器,悠揚沉靜

△ Noto 用馬尾琴弓彈奏鐃鈸(náo bó)回應教授

△ 兩人用電子樂器交互應答

△ 教授用橡膠頭磨擦玻璃發聲,卻失敗了,失望地搖頭。

△ 終於發出了想要的聲音,教授興奮地握拳

△ 玻璃上安有接觸式麥克風,放大了教授指彈玻璃的聲音

兩人的味道

兩人只彩排過一次,當天卻因突發事件而重新即興演奏。但憑著音樂家的音樂素養和功底的積累磨練,他們將演奏昇華出了「味道」,在音符的跳躍之間組織出一條審美境界不斷湧流的場域。前段的幽沉,中段反复閃光的連串高音和詭變的玻璃摩擦音,到後段的鼓點放慢的手指彈奏。就在下面的完整影片裡,請自備 Wi-Fi。

△ 全長 45 分鐘

To 真.樂迷

這段原本私密的演奏會(眾人:上面的影像你怎麼解釋),在今年由 Noton 以透明黑膠的的形式出版,封面採用 The Glass House 的設計平面圖,同時公開現場錄製的影相片段(你們了解了吧)。名為《Glass》,玻璃的歌唱。

△ 《Glass》專輯包裝設計

以後也要聽你的曲子,坂本教授。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