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影像詩人─用城市裡的光,訴說心中的寂寞

許多人都有同感,即使在開朗活潑、光鮮亮麗的外表與形象之下,心的最深處還是住著一顆期望被了解的寂寞種子。

2016 台北藝術攝影博覽會上,MyDesy 遇到一系列名為《寂光》的作品。深夜的城市散發出五彩繽紛的霓虹光,看起來那麼地寂靜,像是已經沉沉睡去。在結束專訪後,我們給這位影像創作者一個浪漫的稱號─光的影像詩人,他給自己取的名字則叫安木 (Ainwoods)。


「安木」是他喜歡的,也是想傳遞的

留著一頭藝術家長髮的安木,在一個不是太寒冷的冬日午後造訪 MyDesy,他以低調沉穩來描述自己的個性,這點在談話中能立即感受到;至於名字的由來,因為「安」這個字給他的感覺是安靜、安穩及沉靜,還有對愛情的想像;「木」則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每個人到最後都會回歸大自然,希望生活以純樸簡單為中心,自己也很喜歡木質的東西

成功的小丑帶給別人快樂,但也希望有人能帶給他同等的快樂。
遇見自己揣摩已久的角色。

攝影是一種能立即得到回饋的創作

問到為什麼喜歡攝影,安木說,這是最容易讓自己有成就感的創作方式,按下快門後就能立即得到最簡單的滿足。如果寫詩的話可能需要一星期、兩星期,有時候甚至一個月都沒辦法完成,可是拍照的話,就算今天拍不到想要的感覺,可是一個星期總會有一天遇到,是相對比較容易有成就感的。

開始攝影的機緣則是高中畫畫時需要翻拍作品,印刷老師是攝影出身,看到他拿數位相機就說,這樣不行,後來打工存錢終於換了單眼,一直用到現在。

目前的創作分成兩部分,人像會在山上拍,喜歡在山上的感覺,不過因為都市的顏色和光線比較豐富,所以系列創作會選擇在都市拍

拍照的本質:紀錄

關於寂光 (Lonely Lights)安木說..

為了捕捉更多的光線,到了高樓或比較少人能夠觀察的地方,好好欣賞人們忙碌的樣子。我喜歡遠遠的看,觀察那些微小的事物,想像其中人們的情緒,拍了下來,再用色調寫下我當下的情緒。

我想用比較特別的色調寫出我心裡的畫面,好像繽紛的色彩,困著一股寂靜的氛圍。攝影對我是孤獨的,在快門前給自己的想法是這樣的,碰巧在快門之後也是一樣的。

希望我的作品是能夠讓觀眾願意停止下腳步,給人靜靜的觀察,體會情緒再做屬於觀眾自己的想像。

《寂光》中的色調與情緒

聊到《寂光》系列中特殊的色調,安木說:「每個人外在看似繽紛、活潑開朗,其實內在都會寂寞,想用繽紛的顏色去營造這樣的氛圍。

高中因為畫畫的關係會常常用到相機,而拍城市這件事是從頂樓開始的。他說,很喜歡頂樓的空間,特別是自己待在家裡頂樓的感覺。看著對面的高級住宅,一格一格的窗口,在晚上亮起,代表著每個空間裡都有一些人做著自己的事,也是一個個小的故事,特別喜歡那種觀察的感覺。

從頂樓看著地面的路人,也會猜想這些人在這個時候經過這裡要做什麼呢?是剛結束工作還是準備要去吃飯,跟家人間有什麼互動?安木說,在熱鬧的地方,去想像每個人不同的情緒,而熱鬧的地方,又好像會揮發他們的情緒,所以熱鬧的地方也充斥著各種情緒。不過想想,那些人真的是因為喜歡熱鬧的地方才聚在一起的嗎?會不會其實是一種追隨呢?

而色調的部分,一開始依照感覺去調整,後來在拍的當下就會浮現大致的想法。另外,天氣和心情等因素也都可能決定色調的變化。

不瘋了,喜歡現在踏實的感覺

問到幾年前剛接觸攝影,到現在的轉變,安木跟我們分享了一個瘋狂的小故事,他說,剛開始拍照的時候會做比較大膽的事情,像是闖入禁止進入的地方待好幾個小時,最後還是警車送我回家!

雖然現在離那段日子不過才三四年,但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轉變,現在很奉公守法,這樣的感覺其實是比較好的,可以很安心的在拍攝地點待更長的時間

安穩踏實,也是一種平凡中的不平凡。

想對讀者與創作者說的話

我們一直都期待世界能接受我們,但後來發現世界是自己的,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比較重要,不要因為別人的眼光去判斷自己的東西好或不好。

這是一個「從向外尋求他人的認可,到向內尋求自己真正想要」的過程。

圖片來源/ 安木 (Ainwoods)

Written By
More from MyDesy

日本 nendo 來台灣了!設計展 in TAIPEI

先讓麥編尖叫一下(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