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中的「黃金分割」來自古希臘人對比例的迷戀,服裝設計裡有充滿雕塑感的「希臘式褶皺(greek draping)」,詩歌裡則用希臘神學裡的「虛己(kenosis)」代表留白和雋永之美……

你一定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一直生活在古希臘美學主宰的世界裡,甚至連「美學(aesthetics)」這個誕生在近代的概念本身,也源自希臘語裡的「aisthetike」,是地道的希臘詞語。

美的東西,是美使它美的。
– 柏拉圖

那些仍然留存於世的莊嚴建築、雕塑,引人入勝的希臘神話與古典圖騰,也給當代設計師的創作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上世紀 20 年代開始,引領了女裝先鋒的 Gabrielle Chanel 就在時裝設計中融入古希臘的美學標準,以古希臘的建築為靈感實現讓身體自由舒展的剪裁和造型,並藉鑑雕刻家蒲拉克西蒂利的作品,來解釋對藝術與時尚的理解,為女裝注入永恆的現代感。

在創作 Chanel 2018 早春度假系列時,卡爾·拉格斐選擇回歸到這個文化、美學與現代思想的搖籃。巴黎大皇宮的曲線長廊裡再現了古老的帕特農神殿和波塞冬神廟,為系列發布會提供了壯闊的背景,配合著整個系列裡的美學符號,在看秀的同時,我們也彷彿閱讀著一部以時裝語彙編纂的古希臘文化簡史。

我所表現的希臘,是基於對美的感知。
– 卡爾·拉格斐

橄欖枝編成的花環在希臘語也稱為「kotinos」,永久地與希臘聯繫在了一起。古代奧運賽場上授予勝利者的至高榮譽,正是一頂野橄欖枝編制的花環。

橄欖枝是一株充滿靈性與神力的植物,在希臘乃至世界文明中都有著深遠的寓意,比如希臘神話中大力神赫拉克勒斯手持象徵力量的橄欖木棒,智慧女神雅典娜則把神聖的橄欖從衛城之巔帶到了雅典城,而到了「諾亞方舟」的故事裡,橄欖枝化作和平的意象,成為延續至今的解讀。

在 Chanel 2018 早春系列裡,古典主義的橄欖枝幻化成精巧摩登的配飾作品。「上帝的選民們」頭戴的奧林匹克花環,進化為模特頭上的橄欖枝狀金色花冠式發卡,她們的頸間、手臂和腕間,也都被橄欖枝形態的飾物環繞,或者握著刻有橄欖枝的晚宴包,並與 Chanel 標誌性的珍珠項鍊和山茶花腰鍊疊加於一身。無論男女都佩戴豐富的金色裝飾物,本就是典型的希臘式造型。

我們都聽過月桂女神的故事:河神美麗的女兒達芙妮苦於太陽神阿波羅的熱烈追求而東躲西藏,最後河神將女兒變成了一株月桂樹,太陽神傷心欲絕,從此把月桂當作自己的聖樹——月桂(laurel)在希臘語就叫「達芙妮(dhafni)」。

芳香獨特的月桂樹葉在古希臘也有很強的宗教意義,人們把月桂葉編成的冠冕送給競技會的優勝者,月桂樹葉也成為榮譽與智慧的象徵。今天,畢業生在畢業典禮上或是文化人受到表彰時佩戴的「桂冠(laureate)」正是由此而來。

Chanel 2018 早春系列中的頭飾和髮簪上綴滿了月桂樹葉,針織面料上則描繪著極具希臘風情的浪花波紋與樹葉刻紋,並將月桂枝盤曲交錯成Chanel 標誌性的雙 C 形狀。就連垂褶長裙的印花里,也隱藏著山茶花的橡樹葉與月桂枝葉編織而成的金色桂冠。月桂代表的希臘式榮耀​​,流淌在整個系列典雅動人的形態中。

作為雅典城的守護神,雅典娜的戰神造型同樣深入人心:右手持矛,左手拿羊皮盾,肩膀上則停著她的聖鳥——一隻小型貓頭鷹。

根據《奧德賽》中的描述,雅典娜的貓頭鷹專在夜間外出傳遞訊息,女神本神還常常親自變身貓頭鷹來打探信息。身為智慧女神的聖物,貓頭鷹也成為智慧和知識的象徵,受到古今希臘人的崇拜。

雅典娜和貓頭鷹,「互為一枚硬幣的兩面」——古希臘著名錢幣、也是古代世界最重要的國際通貨之一的雅典貓頭鷹銀幣,正面印有戴著頭盔的雅典娜,背面就是貓頭鷹。

Chanel 2018 早春系列裡那隻過目難忘的圓形晚宴包,靈感就是來自這枚銀幣上的貓頭鷹圖案,並與品牌的雙 C logo 並列。這只“暗夜明眸的雅典娜”,還被打造成銀製耳環和斜紋軟呢套裝上的複古鈕扣,身影搖曳間似乎傳遞著屬於當代的時髦信息。

希臘美學的核心就是比例與和諧,希臘建築也必須遵守一整套古典建築立面形式生成的原則,並按照比例計算柱座、柱身和柱頭的尺寸。

古希臘的三個柱式裡最常見的,是纖細秀美的愛奧尼柱式(Ionic Order),這種希臘柱的柱頭上有一對貌似空氣流海的渦卷裝飾,也被稱為「女性柱」。

愛奧尼柱式,也「支撐」起了整個 Chanel 2018 早春系列——本季所有鞋子的鞋跟,都採用了相同的微型希臘柱造型。這些或以高貴金色呈現的高跟涼鞋,或是使用閃亮配色的愛奧尼柱式羅馬鞋,都是秀場當之無愧的亮點。此外,Chanel 2018 早春系列里白色垂褶長裙上,在腰間繡滿了細密的亮片,靈感顯然來自希臘建築中大量出現的大理石雕塑。

祭祀、神殿、征戰、弓箭是誰的從前?希臘神話中,阿波羅有個時常出沒於林莽山野間的孿生妹妹——狩獵女神阿爾忒密斯。

她的標準像就是一個女獵人的造型:手持量身定做的弓和箭,背著箭筒,身穿方便行動的及膝罩裙,並有金角牝鹿和獵狗陪伴左右。

在 Chanel 2018 早春系列裡,阿爾忒彌斯的箭筒變成了時髦的金色褶皺雙肩包,搭配米色軟呢大衣和雪紡紗長袍等戶外感的現代時裝。狩獵女神不離手的弓箭則濃縮成弓箭形狀的胸針,裝點在模特的斜紋軟呢外套上。

陶瓷紅繪,即在黑底色的陶器上用一種特殊的褐紅色或黃磚色塗料描繪人物和裝飾紋樣。雅典人在公元前5世紀發明這種可以靈活運用線條刻畫圖案的製陶工藝,很快取代了之前盛行的陶瓷黑繪。

當時的陶藝藝術家,也得以在花瓶等容器上繪出人體的豐富細節和個性化的視角。

磚紅色針織面料加上黑色小牛皮構成的材料組合,讓今天的工匠可以在 Gabrielle 手袋上完成一次「現代紅繪」,將靈感源自希臘矯飾主義風格的繪畫藝術恆久地定格在手袋上。

卡爾·拉格斐用一場時裝發布,
在巴黎構建了一個「平行時空中的古希臘」,帶領大家重新去領會,
從幾千年前穿越而來的美學符號。而這件事本身,
又何嘗不是一個充滿神話般色彩的故事呢?

文章出處/ Voicer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