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布魯克林之戀》其實沒有太多關於布魯克林的故事,更像是一支浪漫的美國移民廣告。

但這支大廣告讓對布魯克林這個名字產生一種莫名的期待。

現實中盛產藝術家、hipster 和街頭文化的布魯克林到底是個怎樣的地方?

帶著同樣的好奇心,我們開始了布魯克林的一天。

那些住過 Ace H otel 的人後來都怎麼樣了

#商業#文化

你一定經歷過這種情況,只要有人在朋友圈或 facebook 打卡 Ace Hotel,就能收穫一通點贊,哇,Ace Hotel 誒!好幸福!好想住!

畢竟是網紅體質,而且都開在迷人的城市,倫敦紐約波特蘭……

出發布魯克林之前,我們親測了 Ace Hotel 的紐約曼哈頓店,一起來看看簡易版測評報告。

前台

大堂

一樓顯然是 Ace Hotel 的精髓,這裡有酒吧、餐廳、買手店,還連著一家叫 Rudy’s 的理髮店——Ace Hotel 的洗浴用品就採購自這個品牌。當然,最熱鬧也最 Ace 的當屬大堂。因為完全對公眾開放,平時已經人滿為患,何況還常年舉辦各種 event,Ace Hotel 官網有專門的活動日曆,隨手一翻,下週的分享主題是「bad advices from bad girl」,嗯,這也很 Ace 。

房間

改造自舊建築的 Ace Hotel,有種純天然、無法複製的 vintage 感覺。房間很小,但在典型的美式複古工業風中透露著簡單、迷人的氣質。同款房型的樣貌都不一樣,床的大小、有無沙發皆隨緣,免費水、拖鞋牙刷之類一應沒有。

既然修舊如舊,硬件難免有硬傷,比如我住的那間,洗手間的燈時不時接觸不良,淋浴開關極其難擰,聽說隔壁房甚至有突如其來的停水……嗯,比照當地四星級酒店的收費,略顯委屈。

不過設計酒店還是有自己的優勢,比如——特別能嘮:

Ace 的住客是什麼人呢?似乎什麼樣的都有,帶孩子結伴出遊的閨蜜,從愛爾蘭來打高爾夫的中年男子……不過,大堂裡絕大部分都是本地人。也好,如果你真的想感覺什麼是 local。

而如果你習慣了酒店的面面俱到,習慣了陌生環境下與陌生人零交流,住 Ace Hotel 會是一個挑戰——因為 Ace Hotel 最吸引人的,可能就是交流。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時候,你朋友圈裡在 Ace Hotel 打卡的人,後來都沉默了。

如何做一場沉浸式展覽

#展覽#人文

歷時五年,鮑伊全球巡迴展的最後一站定在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

即便是星期天,看展的人也是人山人海。

熒光橙色的展覽主形像是由鮑伊《The Next Day》專輯封面的設計師 Jonathan Barnbrook 設計的,這個本身就奪人眼目的顏色在這場展覽中廣泛應用。

因此整個展覽中所有的視覺導視和形式感尤其強烈——跟著這些熒光橙色的文字,就不會 get lost。

佔據你全部視線的大幅熒光橙色牆面就是真正的展覽入口處。

左右兩邊的牆面是鮑伊人生中重要的角色。

這時候的你心情激動,想著一定要做好接下來的記錄,拍好照片,在 ins 上打個卡什麼的,畢竟付了 25 美金(平時是 20 美金)。

然而守在門口的小姐姐告訴你禁止拍照,手機只能開飛行模式——在別的美術館聽起來像敷衍的話,這次可是真的——真的為了你體驗好:

顛覆感官的視聽體驗

V&A 博物館與德國專業音頻品牌森海塞爾(Sennheiser GmbH)合作,從硬件設備到聲音處理提供了非常整體的解決方案。觀展時佩戴立體聲耳機以及非!常!重!要!的 guidePORT 音頻導遊系統——一個化身小盒子的無線接收器,就像是被定位識別一樣,遊覽者可以隨意地選擇自己的進程,耳機裡的聲音與展品畫面總能無縫配合,幾乎沒有延遲。

以鮑伊身型定制的時尚 ICON 秀場

進入舞台服裝部分時,看到陳列的白色人形模特會突然特別清醒——因為它們是真的照鮑伊本人的臉和身型來訂做的,尤其是到了 1970 年代中期的瘦白公爵時期的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個因為吸食可卡因而過於蒼白消瘦的鮑伊,身高 180 的他腰身細如少女。

順便提一下,鮑伊還以自己的風格和慧眼影響提攜了諸如亞歷山大麥昆,山本寬齋,以及艾迪·斯理曼等人,他們後來的很多作品都留有鮑伊當年的痕跡。

策展思路:以時間線帶你沉浸式體驗

這次的回顧展是前所未有的海量資料庫存,超過 400 件展品,從靜態的文字、日記、繪畫、照片、服裝、模型到動態的錄像、錄音,形式多樣豐富。還有一個亮點在於,策展團隊用時間線索把鮑伊所處的年代(而不只是鮑伊本人)呈現在你面前,幫你回到那個年代,真正認識他和他所處的環境。比如展覽中展示了一本上世紀 50 年代的倫敦小學生作業本,你很容易想到鮑伊也曾用過一樣的本子。

鮑伊曾經信仰過藏傳佛教、尼采哲學、撒旦和基督教……

他曾說:要做佛陀還是 rock star?我還沒有想好。

David Bowie is

這個策展人留下的填空題,就任他人去評說吧。

別人家的創意園

#商業#空間

在這個可以籠統稱之為布魯克林創意園的地方,濃濃的工業風中,A/D/O 是一個格外有趣又綜合的存在。

最容易匯集客人的是入口處的北歐餐廳 Norman,灰色水泥、琴葉榕、原木凳子,北歐標配,乾淨通透,提供簡單輕量味道不錯的 brunch,如果剛從曼哈頓過來,你會發現也許是因為更疏朗的環境,大家的音量都顯得小多了。

餐廳一側一長溜密集的桌椅,是聯合辦公空間,設計師付一定的月租,能在這裡擁有一個固定座位和更多交流、活動的機會。聯合辦公空間旁邊就是會員空間兼 event space,適合做些小型講座和工作坊。

沿著餐廳往裡直走到底是一個露天的藝術空間,各種藝術裝置和小型展覽更改著這裡的景觀,空間不大,但環境利用得當就頗具可看性。

餐廳隔壁的設計商店也刮著濃濃北歐風,受歡迎的北歐家居品牌 vitra、年輕人喜歡的雨衣配飾品牌 rains、獨立雜誌、來自日本的設計品等等,都在其中,貨物新鮮漂亮,品味上佳。

A/D/O 實際是 Amalgamated Drawing Office 的簡稱,最早的 A/D/O 創立了第一代 Morris MINI,1994 年被 BMW 收購併命名為 MINI。A/D/O 的成立,也被認為是 MINI 品牌重塑的一部分。

價格親民的 Norman 餐廳同樣來頭不小,創始人之一 Claus Meyer 創辦了丹麥的傳奇餐廳 Noma。

Le Labo 不僅賣香水,還有咖啡,沒毛病

#商業

要論香水中的逼格之選,這兩年除了 diptyque、Byredo,可能就屬 Le Labo(法語:實驗室)了。除了有各大開設了門店城市的限定香,它的手調專屬香水更是吸引了不少人。

當它開設咖啡館,網紅體質必然也是傳染的。這次在布魯克林,我們就從 A/D/O 步行 20 分鐘找到了這家網紅(卻非常安靜)的咖啡館。

咖啡館更多是香水店的附屬,與之聯通在一起面積卻小很多,一個咖啡吧台加幾張吧凳幾乎就是全部,店員說客流量基本也基於「今天有多少人來買香水。」我們在那逗留了一個小時,來買咖啡的人一隻手能數過來,當然咖啡雖談不上驚艷,但確實是香濃的。

咖啡館已經開了一年,這也是 Le Labo 當年的發家地址,樓上就是總部辦公室,當然身為調香師的創始人在幾年前把業務賣給雅詩蘭黛後,已經帶著孩子去洛杉磯享受加州陽光了。

至於做咖啡館的起源,只是單純的創始人愛喝咖啡,且他們有個做咖啡烘焙的好朋友,Le Labo 咖啡館使用的當然就是它家豆子。咖啡店的整體視覺體係來自一位青年設計師,但是總體風格呈現上和香水店保持了高度一致,畢竟,香水系列的形象設計可來自創始人本身。

網紅巧克力 MAST 我們幫你吃了一吃

#商業#創意

嗯,反正不是我的菜。

但是推門而入的那一刻,確實感到神清氣爽——畢竟這裡是 MAST 的工廠 & 旗艦店,濃濃的巧克力味沁人心脾還是很童話的。

看,你們海淘的巧克力就是從這來的~~

MAST 兄弟的巧克力生涯是十多年前從布魯克林市集擺攤開始,2011 年之後就一直盤踞於現在這個地址——也是製作巧克力、打包運輸、直接售賣的工作坊。

可惜的是這次時間不湊巧,並沒有偶遇任何联名款售賣,唯一特別的是布魯克林系列 RYE Choclate ,以布魯克林本地最典型的老麵包為靈感。

室內也有免費品嚐的陳列台,新品和比較熱門的款都會在這裡出現~

如果你喜歡吃辣,又喜歡巧克力,恭喜你這裡有個叫 ROOFTOP CHILI 口味的。

店內倒是沒什麼特別的裝飾,和網絡上種草時期的文章比起來,大概是室內佈局最隨意的一次,白瓷磚、黑色檯面以及胡桃木色讓整個空間看起來有點昏暗而低調。相較之下,還是店鋪門口的「Chocolate」黑色牌子更讓人感到激動。

哦,還有擺著 pose 歡送我們的小哥哥小姐姐:)

天黑之前,跳入布魯克林 195 號兔子洞

#創意

位於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 195 號大門可不是隨便敞開的。

晚上 7 點 10 分,這座一百多年的老建築,先是教堂,後來是廢棄醫院的它,迎來了客人,或者說病人——來到這裡的人都默認了病號這個標籤。

紅色的大門從裡面打開,身著中世紀護士服的女士面無表情地開始登記今晚的病號信息,以及告知最重要的兩條規矩,1)除非受到邀請,不可以開口講話;2)不要隨便打開關閉的門。

以及禁止拍照:本文圖片視頻均由《then she fell》創作團隊 Third Rail Projects 官方授權 TOPYS 使用:)

如臨夢境一向殘暴的紅桃皇后獨自一人在房間內朝著白牆發洩,她的身體因為內心的極度痛苦開始抽搐——演員真的以全身的力氣撞擊牆面,甚至撞掉了自己身上的道具,觀者因貼著牆面的窗戶窺視著房間內發生的一切而感同身受,紅桃皇后暫停後突然睜大雙眼與身後的觀者對視,眼神中信息量太大,當著這窒息般的對視到極限的時候,面無表情的護士再次出現,快速引導觀者進入下一個空間……

與 sleep no more 大有不同 《Then She Fell》一次只能容納15位觀眾,且觀眾不需要佩戴面具,每位觀眾都有自己獨特的故事線,根據劇情需要,有時是躺在床上聽睡前故事,喝酒喝茶吃水果更是互動中惹人喜愛的小驚喜。雖然整劇需要兩個小時,但大量的表演和互動讓你完全沉浸,絲毫不會感覺累或無聊。

先做功課如果在看劇之前還沒讀過《愛麗絲夢遊仙境》,就會對每一次穿梭的不同空間非常疑惑,書中大部分的語言由 Lewis Carroll 來表達,劇中幾乎沒有對話來做任何解釋,都以角色之間的矛盾衝突和肢體表達來推進。

來,感受一下~

布魯克林小彩蛋

布魯克林不愧是創意人的聚集地,連這裡的廣告都別具風格,品牌選擇以手繪的方式與當地人進行對話——畢竟常見的戶外廣告都是噴繪的,藝術家用不同筆觸和顏色現場施工,滿足你挑剔的眼光!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