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麼一間酒店,客人給它留下了「Ace is everything you need and nothing you don’t.」(你要的全都有,你不要的永遠都不會出現)這樣的評價。

它的網站不像是酒店官網。acehotel.com 首頁全黑的背景上,是一幅與黑人平權運動領袖 Bayard Rustin 相關的藝術品——這幅作品的印刷 copy 可以在 Ace Shop 買到,而收入會全部捐贈給 Black Lives Matter 組織。

它的所有門店各不相同,卻都不像是酒店。帶著嬉皮狂野的浪漫,和粗糙的豪華,任性而隨意地生長在西雅圖、波特蘭、紐約、洛杉磯、棕櫚泉、倫敦城中的創意社區裡——從來都不只是提供客人過夜的地方🌛

它的住客從來不是普通酒店客人。一天 24 小時,一群城中最喜歡嚐鮮、冒險,或是當地創意社區最討厭千篇一律和陳舊的人,總是擠滿它酷炫又喧鬧的 lobby。

就連它的創始人,也不是「酒店大亨」。2013 年末,47 歲的 Alex Calderwood 在倫敦 Shoreditch 的 Ace Hotel 離開人世,死因是藥物過量和酒精中毒——在自己最後一個親力親為的 Ace Hotel 作品裡,這位嬉皮又浪漫的 icon 級創始人,最終以有些自我的方式離開了。

Ace Hotel 網站首頁

在不久前的 Condé Nast Traveler 悅遊論壇上,Voicer 邀請到中國的 CHAO 品牌聯合創始人、現品牌總監 Maurice Li,與 Ace Hotel 的空間創意總監 Loren Daye 進行對談,讓我們一起來一探這個神奇而酷炫的「生活方式發生地」的究竟吧💡

設計:拒絕「同質化時髦」

Opening Ceremony 取名源自「奧運會開幕式」的概念,力求將平等、和平、相互理解的奧林匹克精神融入到品牌精髓裡,並開啟了他遍布世界各國時尚重鎮的「開幕式」之旅,包括紐約、洛杉磯、東京和名古屋的兩家商店和 5 間專門店,每一間都有著不同的個性與風格。

2002 年,OC 把他的第一站設在了紐約唐人街附近的 Howard Street,這裡是曼哈頓下城和 Soho 上流購物區的交界地帶,店門外混亂的塗鴉廣告和講究的店面設計形成鮮明對比,門外匆匆路過的行人除了有居民遊客,還有叛逆的滑板青年和資深的時尚精英,幾乎重現當年 Lim 和 Leon 在香港經歷的新舊 Fusion 體驗。

「A friendly place, continually new.」- Ace Hotel的「自我介紹」

在這個就連「精品酒店」和「時髦」也漸漸變得同質化、越來越無聊、越來越沒有想像力的時代,Ace Hotel 被《Wallpaper》稱為「最值得期待的龐大連鎖」 ——它的每一間店、每一個房間都各不相同。

Ace Hotel 倫敦店

「We don’t have a formula, and it’s not formulaic.」

「我們沒有什麼公式,而且這也不是可以被公式化的。」

每一間 Ace Hotel 都由當地的廢舊建築物改造設計而成。比如,新奧爾良店原本是一家古董家具店;洛杉磯店的建築曾經是聯美大廈;匹茲堡店則佔據了一幢基督教青年會建築⛪️

每一間 Ace Hotel 也都會從當地汲取設計靈感。從城市性格、社區氛圍、自然環境,到藝術、歷史、潮流文化,這些不可捉摸的、感性的因素的攝入,對於 Ace Hotel 可以帶著自己的任性狂野,在每一個各不相同的創意社區都人氣滿滿有著重要的作用。

Ace Hotel 倫敦店


Maurice Li_CHAO:「Ace 進駐倫敦 Shoreditch 區的時候,那兒還只是個雜亂的『垃圾』街區,就連去個雜貨店也不是很方便,但 Ace 進入之後整個區都明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Ace 在尋覓新地點、計劃新項目的時候,會考慮什麼呢?」

Loren Daye_Ace:「真的沒有什麼『標準化』的東西。畢竟發現一個很讚的建築或區域是一件比較隨機的事,能做的只有在 360 度地了解自己的項目的基礎上,去找好的合作夥伴、開發商,找站得住腳的可行性。」

可行性是指,有些建築的確是很棒,周圍環境、設施也都很好,但就是不能用:比如,銀行大樓的窗戶一般間隔很遠,如果被設計成酒店,就會變成一個個過於巨大的房間,而且插座位置也會特別難排,酒店房間「充電」功能就會有問題——所以,也許經濟上還是有一點點「衡量公式」可以參照的,但更多時候,它還是一個「打包考慮」的綜合問題。

Ace Hotel 洛杉磯店

Maurice Li_CHAO:「對於 Ace Hotel 來說,在內部或是與外部各方的「協作」都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這些協作一般是如何進行的?比如外部的合作,是會更多地去主動邀請,還是等待對方來尋求合作呢?」

Loren Daye_Ace:「兩種都有,不過一般「吸力」會更強一些,畢竟我們很早就進入這個市場了,很多年下來,自然就會很熟練,同時也自然在這個圈子裡延展出成熟穩定的根系。Ace Atelier 團隊內部就會有數不清的協作,這裡每一個人都做過各種項目、活動,是非常老練、多功能的 Ace🃏。」

而且,這裡的所有人,不管是零售還是產品,或是像我這樣的創意,甚至設計師,都會留足充裕的時間,親身前往這些國家、這些城市,去實地深入地做前期探索和開發。比如,我們會和幾個有趣的當地人碰頭,讓他們、他們的朋友或是他們認識的人一起加入進來;或是聯繫當地的大學、介入當地的藝術項目…… 總之就是從各個細枝末節去了解這個城市裡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這是一個有意思但需要耐心的過程,根據不同項目,大概需要 24 年的時間。

Ace Hotel 紐約店

我們在上一期紐約散步中介紹過位於紐約中城的 Ace Hotel,接待處就不像標準酒店般正對著大門,而是被設置在進門右側,大堂設計保留了建築本身的吊頂、地磚和一部分有著強烈年代感的家具,被分成了三個互相重疊、公用一個空間,卻彼此分離、互不影響的功能區塊。

酒店接待區(Welcome Area)、歡迎不止酒店客人的所有人使用的自由辦公區(Long Work Table with Net Hub)和由一個舊的小型圖書館改造的酒吧區(Bar Area),而側門,則分別通往大名鼎鼎的 Opening Ceremony 和 Stumptown Coffee。

其實除了紐約店,每一間 Ace 都有奇妙迷人的「鄰居」,從設計品文具店、小眾花店、海鮮餐廳,到唱片店 Sister Ray、英式酒館……再加上定期會在酒店公共空間舉行的各種免費或是公開售票的表演和展覽,都是它的大堂總是全天候熱鬧得人滿為患的秘密。

未完待續

文章出處/ Voicer
圖片來源/ Ace Hotel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