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智能的計算機能夠分析你的喜好,幫你推薦喜歡的書,音樂,新聞閱讀內容,以及商品,或許這些都還能接受,並且我們享受到習以為然。如果,計算機還能直接供出你的前女友,身家歷史,然後給你劃出個人際關係圈子,或許這已經讓一部分人顯得有些惶恐。再如果,計算機可以智能到幫你算出什麼樣的人是合作的另一半,你會愛上誰,直接幫你找對象,我們會真的接受嗎?不得不承認,這仍然超出了很多人的心理底線。

編輯、整理: Vivian Peng @ DamnDigital
Cover Image: Wang Qi@ DamnDigital
(原創內容,轉載請註明來自DamnDigital )

 

什麼是社交計算(social computing)?

雖然現在說我們已進入Big Data大數據的時代還有些為時過早,然而,隨著信息數字化和網絡化的進程不斷加快,人們的行為軌跡越來越多地被記錄下來,這使得利用計算技術觀察和研究社會成為可能, 而隨著數據分析的智能化,使得數據不僅幫助人們了解真實背後的情況,更讓我們有了預見未來的趨勢性洞見。而這些,在Social Media如火如荼的發展之下,最早也在這一領域內生根發芽起來。

2009年2月,美國哈佛大學大衛·拉澤(David Lazer)等15位美國學者在《Science》上聯合發表了一篇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文章《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該文指出:「計算社會科學」這一研究領域正在興起,人們將在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廣度上自動地收集和利用數據,為社會科學的研究服務。

 

Social Computing: Computer-supported collaboration research focuses on technology that affect groups, organizations communities and societies, eg voice mail, chat. It grew from cooperative work study of supporting people’s work activities and working relationships. …Wikipedia:Social Computing
IBM的SCG說人是社會性的動物。人的各種行為都是發生在社會環境中,在社會性的交互中獲得。而當人們在虛擬世界中交互的時候,卻是不同的情況。SCG相信:能夠開發出為我們的行為或活動產生出社會環境的數字系統來。為此,他們通過社交代理(social proxies)的輕便途徑來達成目標。這個Social Computing按照中文來說,應該是社交性計算,它的重點在網絡交互,特別是聊天中的人物的擬真社會性。—— IBM:  Social Computing Group(SCG)
同樣也是針對社交方面的研究。比IBM的更有活力。他們說「research and develop software that contributes to compelling and effective social interactions, with a focus on user-centered design processes and rapid prototyping.」可以看出,重點在「社會交往/social interactions」。比較有名的一個項目是「Wallop」,「用於探索研究人們如何分享媒介並在社會性網絡的環境下進行對話和交流。」—— Microsoft:Social Computing Group
The Social Computing research group designs, deploys and evaluates technologies that facilitate human-human communication, coordination and collaboration.」提及了多學科對此進行綜合研究。——FX Palo Alto Laboratory:Social Computing

 

正如「計算語言學」又稱為「自然語言處理」一樣,「計算社會科學」又可以叫作「社會計算」,也有部分人譯為「社交計算」,字面不同的術語其側重點略有不同,但概念基本一致。
那麼,到底什麼是「社交計算」呢?對於一個新興的跨學科的研究領域往往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很難給出一個公認的定義。一般而言,社會計算是指社會行為和計算系統交叉融合而成的一個研究領域,研究的是如何利用計算系統幫助人們進行溝通與協作,如何利用計算技術研究社會運行的規律與發展趨勢。

所謂「利用計算系統幫助人們進行溝通與協作」是指幫助人們在互聯網上建設虛擬社會,對現實社會中人與人的關係進行複制和重構,使人們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隨時隨地互相通訊,以協作的方式生產知識。這方面的研究包括社會網絡服務、群體智慧等。

所謂「利用計算技術研究社會運行的規律與發展趨勢」,是指以社交網絡和社會媒體為研究對象,從中發現社會關係、社會行為的規律,預測政策實施的可行性。社會學鼻祖奧古斯特·孔德最初定義社會學時,希望社會學能夠使用類似物理學的方法,成為經得起科學規則考驗的一門學科,互聯網背景下的社會計算使這一理念具有了現實可行性。這方面的研究包括社會網絡分析、內容計算、人工社會等。

 

社交計算(social computing)的應用領域

社交網絡服務(Social Network Service,SNS)

談到社交網絡服務,就會讓人想起時下最熱門的Facebook。社交網絡服務研究的是利用信息技術構建虛擬空間,實現社會性的交互和通信。SNS還有一種解釋是社會網絡軟件(Social Network Software),電子郵件、網絡論壇等許多傳統網絡工具都可以視為一種社會軟件。

在社交網絡服務的網站上,人們以認識朋友的朋友的方式,擴展自己的人脈。國內最有名的社交網絡服務網站是「人人網」,他們從實踐中總結出以下值得重點關注的研究點:社會關係強度、信息的絕對價值和相對價值、新鮮事排序算法、隱私性以及社會化搜索。

3. 群體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

群體智慧的典型應用是「維基百科」和「百度知道」。這些互聯網平台系統不僅幫助用戶相互溝通聯繫,更重要的是將用戶組織起來,發揮他們的群體智慧,以協作的方式一起創造、加工和分享知識。

知識獲取是一切智能係統的瓶頸,傳統的依靠專家編輯知識的方式效率太低,無法滿足大規模真實信息處理的需求。在網絡社會的大背景下,群體智慧的出現為知識獲取提供了一條嶄新的充滿希望的道路。如何巧妙地設計用戶界面以激髮用戶的參與熱情,如何克服人腦計算的不精確性,如何將人腦和電腦最佳地結合起來,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問題。

4.社交網絡分析(Social Network Analysis)

關於這方面,不需要多說。

5.內容計算(Content Computing)

除社會網絡外,社會媒體也是分析理解社會的重要素材,如新聞、論壇、博客、微博等。由於它們都以語言文字為主要展示形式,因此從事內容計算研究的學者需要掌握語言分析技術。當前內容計算的熱點包括輿情分析、人際關係挖掘、微博應用等。

6.企業創新服務(Social Computing for Business)

這是品牌面對社會化媒體以及WEB2.0發展所帶來的最新的熱門創新領域。而今HP, IBM以及Amazon都相應地有推出Social Computing的對商企業服務。可見其熱門程度、
其實Diig, Reddit等都屬於建立於Social Computing的技術基礎之上的創新性服務。

等等⋯⋯

 

計算你的真實關係——社交計算的困境: 以QQ圈子為例

Social Computing的應用強調通過新興技術來引導人的社交活動,而在以前無論是電腦和互聯網更重要的角色作為一種簡單的學習、應用工具。現在,強調的是要將人與人連接起來,形成社交性網絡。

基於內容的人際關係挖掘:互聯網中蘊含著大量公開的人名實體和人際關係信息。利用文本信息抽取技術可以自動地抽取人名,識別重名,自動計算出人物之間的關係,進而找出關係描述詞,形成一個互聯網世界的社會關係網。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立方」就是一個典型系統。

不過,儘管用戶數據和後台算法都在日趨強大,但得承認,我們對人們心理和情感的理解卻仍然可能處於十分幼稚的階段,僅僅依靠算法,遠遠還不能懂得人心。騰訊近期提供試用的新產品QQ圈子就是一個例子。這款產品能夠根據QQ後台的數據為他們實名推薦好友,但用戶卻被騰訊對他們社交網絡的精確了解所驚駭,乃至恐慌和憎惡。

 

QQ圈子

自從騰訊體驗中心發布了QQ圈子的試用邀請之後,人們對這一產品的議論紛紛。有人對這款產品表示「除了髒話之外無話可說」,也有人認為這是國內互聯網最拿得出手的創新產品;有人在半夜打電話逐個通知自己的朋友提醒千萬不要使用,也有人為錯過該款產品短暫的試用期而後悔不迭;有人認為這是騰訊創辦以來在產品方面祭出的最大昏招,也有人認為它對於騰訊來說「連點成面,意義非凡」,這款產品就是騰訊近期推出的QQ圈子。

1.按照真實生活中的關係,將好友自動分圈
2.批量為QQ好友添加準確備註
3.查看好友最近的空間動態

以隨機選擇的一個QQ用戶為例,出現在眼前的是23個圈子裡的2515個圈子好友(實際QQ好友500人左右,圈子好友是這個數字的5倍)。無論這些人是否主動開通了圈子功能,他們無一例外,靜靜地躺著中槍了:每個好友都有一個類似名片的方框,裡面有真實姓名、清晰的頭像、最近上線情況、共同QQ好友等等信息。他們被自動分在不同的圈子裡,圈子的名稱也是自動生成的,比如「高中同學」、「初中同學」、「新聞學院」、「大學同學」、「同事」、「媒體」、「家人」 、「北京校友」等等,圈子名稱與人名、關係對應十分精確。

「好神奇、太強大了,但是也太恐怖了,我不想用」—這幾乎成為QQ用戶評價圈子的標準句式。一時間,「退出圈子」、「禁用圈子」成為大多數人的不二選擇。但即使是退出、禁用都還不夠,有用戶形容道:「我沒有用圈子,圈子上已經能看到我了,這就好像我在自己床上裸睡,忽然就來了幾千人圍觀,我要停用圈子,還需要下載新軟件安裝再停用,這好比我需要裸一會才能穿褲衩,這個過程早被眼尖的人看光了。」

從3月20號騰訊開始這款產品的公開測試,原定23天的測試期,結果5天之內第一批60萬個試用名額就被一搶而空,騰訊不得不關閉體驗報名。如此火爆的申請體驗卻並不是個好消息,紛至沓來的用戶在試用後大多數都選擇了關閉圈子、禁用圈子,以及攻擊這款產品。

有一位媒體撰稿人劉洲在最新的一期雜誌專文中提出了一個「前女友恐懼症」。還真的非常貼切。

用戶出乎意料的強烈反感讓QQ圈子的產品經理無法淡定了,他們在產品團隊博客裡撰文說:

「這款產品的初衷是為了讓大家「結識新朋友,不忘舊朋友」,從而擺脫「難交新朋友,忘卻老朋友」的現狀。」

 

根據統計,每年我們都會遺忘大約15%的好友。而遺忘老友還不是唯一的問題,難交新朋友是更大的問題:「據研究統計,我們每天40%的時間,只用來和5個人打交道。在現在這樣一個快節奏的時代,面對面交流,對於快速地結交好友而言,效率顯然有些低下。」

QQ圈子則是騰訊提出的最新解決方案:「為什麼我們不直接把我們的生活圈子(包括過去的、當前的、正在進入的)直接地在社交網絡中列出來呢?那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很好地管理和識別我們多年來積攢的好友,有些也許已經淡忘,但是當把他們放回到他們所在的圈子中時,那些忘卻的姓名將再度清晰;我們也可以利用圈子中人脈的力量,去尋找失散多年的好友;我們也可以跟舊時的玩伴分享現在的故事,他們也一定很渴望知道我們的近況;當我們進入一個新的環境,只需要加幾個QQ好友,圈子就能為我們展示更多的潛在好友,幫助我們快速地融入新的環境……

 

即使是那些自認為沒有隱私可隱瞞的用戶,仍然覺得「背後冷汗直冒」,因為他們不了解騰訊是如何做到如此精準地了解用戶姓名和身份,是否調用了聊天記錄等用戶視為隱私的資料?網友的質疑聲越來越大,疑雲籠罩在QQ用戶心頭。

的確,QQ圈子給用戶帶來的驚奇表明,騰訊所掌握的用戶數據和後台算法已經十分強大,但對用戶心理的理解卻仍然處於十分幼稚的階段,開發團隊需要找到提供社交價值和保留用戶隱私的平衡點才能讓這款產品真正上線。類似於圈子這樣的產品不是不能給用戶帶來潛在價值,但是它們可能帶來的負面價值卻讓用戶敬而遠之。僅僅依靠算法,遠遠不能理解人心。

這些社交產品往往能夠憑藉強大的數據和創新算法在工程師們內部贏得讚譽,但卻被用戶極力排斥。無獨有偶,谷歌也不斷因為其社交產品中所體現出的工具化思維方式而被人們詬病,一名用戶憤怒地聲討Buzz將他郵件列表裡的三位前女友推薦相識——算法很難識別那些我們並不想顯性表達出來的社交意願。即使是那些心底無虧的人,也不一定希望他們的社交生活被機器算法所干預。

人們擔心自己的隱私會被數字洩露,斯蒂芬·貝克在《當我們變成一堆數字》這本書中,描繪了那些企業背後的數學家們,如何通過數據和模型來剖析和監測人們的舉動,從購物、求職到總統選舉,神不知鬼不覺地影響人們的日常決策。因此,一些極端的數字信徒開始嘗試相應地採用極其激進的管理方式:將一切信息數據化,完全依靠數學模型來進行決策。

img source: New York Times

情感計算Affective Computing

再來說說感情這回事情。

是的,計算機可以讀懂你的情感,內心感受和想法。同樣地,這也就是說明,人們的內心世界也是可以被計算機所識別和量化計算的。

科學研究表明: 情感是智能的一部分,而不是與智能相分離的,因此人工智能領域的下一個突破可能在於賦予計算機情感能力。情感能力對於計算機與人的自然交往至關重要。傳統的人機交互,主要通過鍵盤、鼠標、屏幕等方式進行,只追求便利和準確,無法理解和適應人的情緒或心境。而如果缺乏這種情感理解和表達能力,就很難指望計算機具有類似人一樣的智能,也很難期望人機交互做到真正的和諧與自然。由於人類之間的溝通與交流是自然而富有感情的,因此,在人機交互的過程中,人們也很自然地期望計算機具有情感能力。情感計算(Affective Computing)就是要賦予計算機類似於人一樣的觀察、理解和生成各種情感特徵的能力,最終使計算機像人一樣能進行自然、親切和生動的交互。

哪些特徵可以表達人內心的情感?比如眼神、肢體語言、手指的小動作、面部表情⋯⋯看過《Lie To Me》的朋友都不會陌生吧!

有關人類情感的深入研究,早在19世紀末就進行了。然而,除了科幻小說當中,過去極少有人將「感情」和無生命的機器聯繫在一起。讓計算機具有情感能力是由美國MIT麻省理工大學Minsky在1985年提出的——

問題不在於智能機器能否有任何’情感,而在於機器實現智能時怎麼能夠沒有情感

從此,賦予計算機情感能力並讓計算機能夠理解和表達情感的研究、探討引起了計算機界許多人士的興趣。美國MIT媒體實驗室Picard教授提出情感計算一詞Affective Computing並給出了定義,即情感計算是關於情感、情感產生以及影響情感萬面的計算。讓機器(計算機)也具備「感情」,從感知信號中提取情感特徵,分析人的情感與各種感知信號的關聯,是國際上近幾年剛剛興起的研究方向。

情感計算研究的重點就在於通過各種傳感器獲取由人的情感所引起的生理及行為特徵信號,建立「情感模型」,從而創建感知、識別和理解人類情感的能力,並能針對用戶的情感做出智能、靈敏、友好反應的個人計算系統,縮短人機之間的距離,營造真正和諧的人機環境。

那麼,情感關係可計算可測量嗎?

我們可以缺乏浪漫色彩地將緣分歸納為一個概率問題,跟人與人之間的其他組合方式一樣,獲得一段美滿的姻緣也是需要試錯的。如果不同類型的人之間的婚姻和諧程度有著顯著的差異,那麼通過類型的匹配來提高婚姻幸福度就成為一件合乎邏輯的事情。

 

科學婚介所的故事

知名的婚戀社交網站百合網有這一套系統,叫做心靈匹配測試系統。簡單來說,心靈匹配測試系統是把人通過戀愛類型、個性特徵、價值觀念、關係互動四個方面進行數據剖析,形成數據模型,再根據特定的心理學匹配算法,在百合網龐大的用戶資料數據庫中進行篩選,以匹配度數值為標准進行排名,將匹配者由高到低推薦給用戶。

心靈匹配測試系統可以在戀愛前起到匹配的作用,讓系統篩出匹配度高、未來幸福概率高的對象,然後再培養感情,縮短兩人互相了解的時間,減少犯錯誤的概率,調查表明,通過「心靈匹配」方式找到伴侶的夫婦婚後48個月的婚姻滿意度高達83%。也可以在戀愛之後再來做這個測試,它就像一張體檢表,展示了激情背後,兩人在個性價值觀上存在哪些差異,婚後可能出現什麼問題和爭端,以供預防。

到目前為止,百合網這個「數字紅娘」表現得不錯,就連這家公司的創始人和員工們自己也在通過「愛情模型」來尋找配偶。

然而,不得不說,這樣的測試也僅僅是一種參考指標,也不能完全依賴此來託付我們的終身幸福大事。正如動物學家們相信,人臉相似程度關係著吸引力程度一樣,無法100%準確。BCC曾經有一個系列片,研究探討了兩性關係之間的科學因素。其中的一集叫做《吸引力》,幾位科學家組成了科學婚介所團隊,洗完通過一系列不同尋常的科學辦法,來做一次紅娘。期望以此找到男女之間吸引力的秘密所在,然而,結果如何呢?有時間可以看一看這部片子。

可算的與不可算的

我們已經開始習慣隨時分享我們的喜好、我們的位置、我們的圖片,即使不主動分享,機器也會默默記錄。我們用戶自己產生的內容(UGC)在各種社交軟件上不斷地描摹著我們的生活,連接起來的時間線已然可以模糊地映射出我們自己。

KK在其所著的一書《失控》中曾提出,上傳全部的生活已經是人類不可阻擋的命運,但終究還是會有區分,哪些是用戶真正願意的,哪些是還不能讓人接受的。或者說,一切都還需要時間來讓人們適應。

即使人的情感真的是可以量化的,也不會是現在所用的這些。還不足以讓人們信服。

 

文章出處:互動中國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專注科技創新在生活與營銷中的應用,探討科技,創新,與人們生活以及營銷等領域的相互關系與未來發展的各種可能性與機會!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