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Desy 的夥伴們對木頭都有種獨特的情感。木頭握在手裡的感覺溫潤柔和,尤其是日常的廚具,在冬天裡更有暖心的效果。所以當行人出版提到他們今年做的是「木頭傳統產業」時覺得特別親切,跟著一起認識了這項在台灣瀕臨絕跡的工藝技法─「跳台」。



這三個各有特色的木製杯子就是用「跳台」做出來的,行人出版請到設計師高立杰來設計杯身,再由跳台職人阿煙製作。下面就從麥編和行人出版的問答中了解跳台,還有「阿煙的木製杯」集資計畫吧!

麥編 x 行人出版 Q & A

木頭相關的傳統產業有很多,為何選擇跳台?

木頭的製作技法有非常多種,每一種也都有各自在台灣發展的歷史,像是早期台灣用曲木做網球、羽球拍..等,都是世界知名的。

這次我們聚焦在「跳台」,也是因為這是美國人引進的日本技術(台日美的有趣交錯歷史),除此之外,還有這個技術就快消失了!目前台灣我們知道的只剩下兩位。

跳台的樣貌

北科大在豐原設立的木創中心,也一直希望這個技術能被傳承,還復刻了一座跳台機台在園區內,但目前都尚未有人來傳承;我們覺得這技術在製作木頭製品時,有些特點是值得保存的,尤其是可以透過模具控制車刀來量產木器」這點,這種技法能形成產業,而非個人工藝創作

跳台的使用情形,一左一右跳來跳去

我們期待的是,地方能有特色產業,形成聚落,帶來人潮回流,最終是我們一直希望創造不同的生活可能性(例如有些人會某個技術,然後能賴以為生)。 這些是從最直接的原因,到最長遠的期待。

當初怎麼會找上豐原的跳台職人呢?

從年初開始,我們一直跟身邊的人提到今年的計畫是做「木業」,當時從設計師到學校老師,都有人跟我們提過「跳台」,他們看過卻又說不清楚那是什麼,我們一直找資料也找不到

最後是看到一則新聞:去年豐原的魯班節介紹了跳台,所以我們去拜訪豐園木創中心的陳老師,才由他幫我們引介這位跳台職人。不過當時找到的是阿煙的哥哥,他說他已經退休不做了,所以帶我們去找弟弟阿煙。

阿煙與木製杯

找到跳台老師傅後,這個技法還是讓我們一頭霧水。中間有一段時間,編輯們去大阪參加書展,在日本買到一本介紹木器製法的書,其中有一個「鈴木式轆轤」照片跟跳台非常相似,我們才又拉上一條線索,找出這個技法的歷史。

為什麼找高立杰設計師來設計杯子呢?

高立杰算是為他自己說過的話負責吧!

我們跟立杰去年就認識了,當時他一直慫恿我們做木頭產業,果真今年我們鎖定了這個產業,所以中間也透過他請教很多木工相關的專業人士。

因為我們在做傳產的主題時,都希望找年輕的設計師來合作(雖然他也不年輕了),也希望這設計師本身對這產業(或材質)是有興趣的,因為這個合作並不是一般接案設計而已,他會陪著我們去探索產業,找到問題,透過產品設計來傳達某些事;一方面他有興趣,一方面他也知道這是他拖我們下水的主題(笑)。

因為是一起探索的過程,並非一開始就鎖定「跳台」;中間我們經歷過,想要貪心地把木製技法都放進產品中,但發現不太實用且太為了理念。在鎖定接近人們生活的物件─「杯子」之後,我們發現要使用太多的技法,故事的力道也不夠聚焦,於是最後決定專心把「跳台」的故事先講好。

過程中,說服師傅的投入也是一個麻煩事;花了很大的力氣讓他覺得這件事情好玩,而且有機會讓他做些不一樣的事;到現在,他每天都會上網看一下募資金額,他是一個連 Line 都不會使用的老師傅呢!

跳台製作木器過程

當成品從跳台上取下,會在杯底留下機台的咬痕;像是胎兒脫離母體,剪斷擠帶後,我們身上的肚擠。每當我們翻過來看到杯底的咬很,就像認明「跳台出品」一樣。

加上我們替阿煙設計的 Logo,會用烙印的方式呈現;希望以此建立人們對「跳台工藝」的認識。

在 12/22 集資結束前,阿煙的木製杯價格是一只 899 台幣(三款任選一款),三款全打包的一組贊助價則是 2,580 台幣;若你想支持提案團隊傳承跳台工藝的用心、想收藏這些精巧的木製杯,現在就直接到他們的集資頁面看看吧!

前往阿煙的木製杯集資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