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歲,我還是一個每天在加班的「老」設計師

患者:30 歲設計師
症狀:微胖有小肚子,有幾根稀疏的白髮。已度過約莫 1/2 的人生,理論上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本期關鍵字:職業規劃,設計師,學習,取捨,工作 vs 生活
30 歲,一個敏感的年紀。
往往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轉折點。還有不到一個月,我自己也即將踏入 30 歲的行列。這次,我即是醫師,又是患者。國內平均設計師年紀為 27 歲,歐美地區為 34 歲。

30 歲意味著什麼?

1)工作上,職業生涯的天花板

理論已經成為資深級別人士,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區間。米田的經歷比較特殊,雖然是藝術生,不過身邊大部分朋友的工作其實和設計沒有關係,看到的 30 歲現象和大家可能會有所不同。

很多人可能會說設計師是年輕人的行列,空乘人員,重體力勞動者不更是如此?整天聽到一句話,老子不做設計去搬磚了,事實是,以我們的小身板,估計搬一天就需要在床上躺 3 天了。

2)生活上,家庭瑣事逐漸變多

接近 30 歲的人,或許已經需要大量面對生老病死的問題。以中國人平均壽命推算,祖輩這個時間段會逐漸離開我們的世界。相對於 20 多歲年輕人而言,身邊人出現各種事故的機率會變高。會逐漸看到很多人的人生終極點,即死亡。當見到朋友圈說某某離世後,會容易胡思亂想,表現症狀為總想換一種生活方式。理解人生苦短的意義,尋求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3)身體上,人的身體逐漸走向衰退期

人類普遍規律,30 歲後身體會慢慢向衰老期進化,生長期已經與我們無關。偶然熬個夜,精力就吃不消。小病一場,恢復期也明顯加長。這段時期,會深刻理解身體比金錢重要的道理。

30 歲的選擇,我們該走向何方?

其實 30 歲的年紀真心不算大,距離法定退休年齡還有 25-30 年。之所以這個年齡段特別尷尬的原因,與中國傳統的觀念有關。中國傳統觀念裡,「三十而立」,源於《論語·為政》。具體解釋,即 30 歲人應該能依靠自己的本領獨立承擔自己應承受的責任,並已經確定自己的人生目標與發展方向。

簡單來說,30 歲,人應該能坦然地面對一切困難了。全社會都認為你在 30 歲應該這樣時,困惑就出現了,也必然讓你產生情緒。就如同高考,周圍人都說那是人生最重要的考試,一定要拼的道理一樣。

1)繼續在設計路上走到黑,以設計為主業

自己是本科畢業於藝術類院校,俗稱的藝術生。我們那一屆總共有 400 名設計方向的同學,算是人數比較多的學院。畢業約 7 年,大家基本屬於 30 歲以上人士,還直接從事設計工作的人數約 30-40 人左右,約為 1/10。悲觀的消息是,已經沒有多少人從事設計工作了。樂觀的消息是,基本還留存下來的人,基本都過的還不錯,少部分已經在行業內有所名氣了

Publication Studio

至於為什麼還在設計行業打拼,和其他行業很相近。設計是一個比較依賴大城市的行業,80% 的就業機會也存在於這些城市。很多同學可能在大城市打拼一段時間後,都會選擇回到老家,在老家卻再也找不到類似的工作了。迫於生存壓力,也就紛紛轉行。另一部分,走到黑的同學,除了設計能力或其他相關能力已經得到認可,通過設計能獲得不錯的收入,以及社會認可的到精神滿足。

2)以設計思維過一生,以設計為副業

看過了很多人,一部分曾是設計師的朋友,在 30 歲這個節骨眼上,大部分選擇皆如此。這是什麼意思?設計已經不再是他賴以生存的主要技能,而慢慢變成了興趣,甚至是一種習慣。脫離了以設計作圖,服務客戶的流程,更多設計只是為了取悅自己。

space capsule in art village,Airbnb上一名設計師開的小客棧,坐落在廣州。

竊以為這種狀態相當棒。設計的精髓在四個字「設想、計謀」。與軟件無關,與電腦無關,與人有關。某種意義,專業設計師做的都是狹隘的設計範疇。從事過設計師的人,都會保持一種思維模式。如何將同樣東西變得與眾不同,或讓使用體驗變的更簡單。擁有這類思維,在不同領域都有著特別是的魅力。

3)恨這行,直接逃離

真正到這個地步的同學其實很少,或許當時學設計是被逼得,完全絕對的恨透這個職業。

你可能明白幾個道理

1)設計並沒有什麼用

設計只是龐大職業裡的一個而已,他不是超人並不能拯救世界,也很難憑藉一款設計拯救一個項目,甚至一個公司。特別是在國內,這階段,便宜可用還有一定美感的產品消費者更願意買單。

這是在某電商截取到的畫面,哪個產品賣得好?
真實的排序是這樣的

2)大部分人注定平凡

平凡這個詞沒有絕對,只是相對。與參照的對像有關,你會發現裡身邊永遠有比你優秀的人存在,而且可能永遠也追不上。還記得 BBC 的那部著名的紀錄片《七年》,追踪採訪英國十四位不同階級的七歲小孩,到十四歲、二十一歲、二十八歲、三十五歲以及四十二歲。多年過去了,得到的結論是,他們似乎都沒有逃出自己的階級,上層社會的還在上層,下層社會的還是下層,除了有個小孩出生貧苦,後來當了大學教授。

階層的流動是固定,雖然這個消息很悲哀,不過確實是事實
真實的社會裡,最好和最差的人只佔少部分。大部分人只是屬於正態分佈曲線的中間部分。

3)一個不確定性的時代到來

「在未來 50 年,我們所了解的知識中有 95%,都會在這 50 年內被發明。」科技巨頭思科(Cisco)的前首席未來學家David Evans 寫道。(fn)社會發展很快,快到沒辦法想像的地步。我們現在從事的工作 20 年前很多還沒有出現,10 年前開始萌芽。5 年前,很難想像你的工作夥伴能夠分佈在世界各地。

慢慢開始有這種趨勢,公司裡逐漸開始不存在「職位」,只有「角色」。一個跨界團隊,或是來自不同團隊、不同領域(有時也有不同地域)自由的工作者以解決現實的問題為目標組成人數很少的項目小組。在項目結束之後,團隊也將回歸到相對獨立的狀態。
當然,這個概念很新,許多人還沒有能看到這樣的趨勢,不過不妨想想這個問題:

1)我是誰?

2)憑什麼是我做?

3)除了設計,我還能做什麼?那未來可能是怎麼樣的?

MIT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能揭示些未來的可能性。

官網:[ http://matter.media.mit.edu/ ]

MIT 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隸屬於麻省理工學院建築與設計學院,除了天才學生外,裡面的教授都是擁有兩個以上專業的博士,強調跨學科交叉,本身就是做設計,多媒體和科技的技術轉化和研究。

虛擬建造——光打印(2011-2012)
TRANSFORM可自行變化的家具(2014)

30 歲的設計師何去何從?

這個階段,特別重要的一點是,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即所謂的做減法,找重點。已經沒有很多時間讓我們試錯,也過了可以隨意試試的階段。雖然這時候大家的收入上來,但是相對的健康,家庭以及各種意外都會相對容易出現。

曾記得前段時間和微信團隊交流,問其最佩服張小龍什麼?得到的答案是,「堅持某些東西不變」。這是什麼意思?仔細觀察最容易發現微信的啟動畫面一直沒變過,堅持這個是非常難的事情。其二,好友通訊錄那塊基本也沒變過。

對我們的職業選擇有什麼建議呢?隨便對別人的選擇指手畫腳都是不道德的行為。

1)知道自己擅長什麼

2)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

3)知道自己不要什麼

4)知道自己能捨棄什麼

所以當你在網絡上再看到以下內容時,不要過於羨慕也不要過於鄙視。30 歲,自己能真正活明白,與其他人無關,就是很難的事情。31 歲職場巔峰突然辭職,堅持畫畫 100 天,她把人生搞明白了,連 GOOGLE 也請她去演講。如果這事情,你做了,99% 的失敗率。因為這是別人的選擇,和你無關。楊瀾的回答,她一直是那麼的理智知性。有人會問,有那麼高的學歷、讀那麼多的書,最終不還是要回一座平凡的城,打一份平凡的工,或養家糊口,或相夫教子。何苦折騰?我想,我們的堅持是為了,就算最終跌入繁瑣,洗盡鉛華。

設計不是一種職業,而是一種態度——拉茲洛·莫霍利·納吉

數據科學家知識譜系圖,僅僅一個職業,其選擇的可能性就如此豐富

人生只是選擇題,不是是非題

沒有好壞對錯之分,每個境遇也僅僅是你選擇的結果罷了。

努力折騰,哪怕 30 歲還在努力,只是為了能遇見像我們一樣不甘於平庸的人,努力。

 

文章出處/ IceCream
圖片來源/ MIT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 & BBC紀錄片《七年》& Airbnb的space capsule

More from icecream 冰淇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