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三大商業媒體之一的快公司 FastCompany 在 2018 年初始採訪了來自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給出他們對 2018 年的設計趨勢的預測。這些人包括工業設計師,AI 專家以及程序員,他們在受訪時列舉了 2018 年設計界可能有巨大影響力的設計趨勢以及值得關注的行業變化。

包容性將成為主流

設計的未來就是為了推動人類的經驗。當我們設計時,不管是做城市設計還是產品設計,面對的真正挑戰都是考慮到所有人或者所有用戶。現在越來越多的行業都在往更有包容性的方向發展;Microsoft 的 CEO Satya Nadella 曾經在產品發布會上公開承諾會設計考慮到更多覆蓋人群的產品,原因是他有個天生腦癱的兒子。Apple 和 Facebook 也證明了他們重視所有用戶的使用體驗。大型零售商 Target 和 Tommy Hilfiger 也在考慮無障礙設計,為不同需求的用戶設計服裝和商品。對於設計的包容性,最大的挑戰是該從什麼著力點開始。有些組織傾向於更有同理心的人性化設計,但是更多的企業是為了用包容性的設計將最好的產品推廣到更大的人群。

——Justine Lee, 交互設計師,Frog(青蛙設計)

一個全新的領域:人工智能設計

人類正處於技術革命最大的一次革命,或稱之為下一次工業革命。設計作為一種實踐手段將會像神神經元和人工智能一樣快速地發展。人工智能設計將成為人工智能行業的新角色,就像電影導演在製作電影中扮演的角色一樣。人工智能設計師將帶領多學科團隊進入人工智能時代;我認為設計會在人工智能推廣的過程起關鍵性作用。

工業設計,或者說設計界的下一個變革將會是一個全新的設計模式:AID(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esign),人工智能設計。回顧歷史,你會發現工業設計師們領導人們走向更好的生活;工業設計也是設計這個學科最複雜的藝術之一,因為它需要將人類,技術,有形的產品,和不同層次的功能融合貫通。工業設計師們創造了筆記本電腦和 UI 系統,這些讓人們的生活產生革命性改變的發明:想想 Hartmut Esslinger,他是創造了 UI 系統和 Apple Macintosh 電腦的工業設計師。

人工智能設計將成為人類歷史上最激動人心的設計實踐。這種設計還未完全發展,也沒有任何一所大學有提及這種設計;但是我認為工業設計師們都有著非線性的綜合思維,能夠真正的做到跨越不同學科來創造新的設計方法-他們也將是實現人工智能設計的人,讓人工智能變成對人類有益且安全的存在。

—Branko Lukic, 創始人, Nonobject

數位化設計正在消失

數位不再是品牌體驗的核心。在過去五年,我們設計的方向受人們可用的接觸點(如個人電腦,平板與手機)支配和限制,重點在創造數字屏幕的體驗上。結果是人們通過設備互動的時間比說話的時間多得多。這種情況很快就會改變了:首先人們對「屏幕成癮」的症狀十分焦慮,同時電子產品的技術也在發生重大的突破。相機,揚聲器,電視屏幕等產品正在逐步分解數字體驗: 從亞馬遜和 Google 各自發布智能語音管家(Amazon Echo & Google Home)來看,越來越多的技術品牌更注重數位和實體產品之間的聯動,不久之後,數位和實體產品的邊界會徹底消失。譬如游輪大亨嘉年華公司(Carnival Corporation)為遊輪上的客人開發了 Medallion,一種可以當做徽章佩戴的智能硬幣,能夠通過數位軟件為每位遊客提供個性化服務,不需要任何服務員指引,也能夠通過收集遊客的行為數據來分析個人喜好優化服務。

這種數位與實體產品的融合會對品牌和組織產生巨大的影響。組織需要重新培訓員工,並且確定他們有不斷根據變化學習新思潮的能力。他們也需要問自己:數位部門在未來應該放在什麼樣的結構下?他們的角色是否會徹底消失?

—Olof Schybergson, CEO, Fjord

價值對品牌和消費者的重新定義

我認為 2018 年「價值」一詞的定義將會有進一步的演變;我們正處在一個劇烈變化中的時代,而且沒有任何導航的工具或系統。作為接受了工業革命價值觀教育的上一代,我們需要適應現在的價值變化;作為設計師,我們也必須保持開放和樂觀。我們需要了解和熟悉從人工智能到情感技術的價值交換。今天每一個公司都在同時進行兩個任務:強化對人類有利的工具,以及強化會威脅人類發展核心的工具。所以最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自己的價值。

—Charles Fulford and Dawn Moses, Elephant

我們正在逐步脫離扁平化設計

設計師們正在研究如何在一個扁平的世界區分彼此,不管是使用插圖還是用戶界面設計。自從微軟發布了自己的 Metro 設計(主要體現從 Windows 8 開始的系統界面)之後,設計師們迷戀上了模仿這種方塊狀的、有模塊比例的扁平設計。結果就是設計界的主流變成了字體主導的極簡設計。

但是,如果所有事物都是扁平的,那所有事物也沒有任何不同。現在我們看到了後扁平設計時代的一些有趣的軌跡:Google 的材質設計提供了一個將視覺元素人性化的可能。在後扁平時代(post-Flat), 設計師接觸到的是一個共感的世界:人們越來越多的想要表達,想要碰觸,想和界面產生關聯和互動。多功能鏡頭,甚至是 GUI (圖形用戶界面)被視作舊式的視覺引導。到了今天,Alexa 一類的家庭語音助手產品讓VUI(語音用戶界面) 成為了設計引導的主流。

而這幾年熱門的 AR 和 VR 技術也是未來設計發展的方向;像 Apple 的 AR Kit 就是在嘗試模糊用戶對媒體使用的界限。平面設計在未來會成為一種意識形態,還是一種技術手段?我們也不知道。我為即將到來的變化感到興奮。

—Forest Young, 設計部主管, Wolff Olins San Francisco

AI 會將全世界變成一張大 Uber 地圖

數據變得越來越容易獲得:通過我們的 Apple Watch,我們的智能手機,我們甚至能知道現在超市裡是否需要排隊。我們能夠獲得大量的可視化數據,了解全世界的每一個空間。

人類的視野是有限的,但我認為我們很快就能訪問遠程的物理空間;最好的例子就是查找 Uber 的數據。能夠站在路牌下,看到一輛車正從兩個街角外的左邊駛來,這真是一項超乎想像的發明。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已經充滿了 AI, 你需要創造坐標,用多種模式安裝傳感器,提取場景數據,然後將數據傳回你的設備上。這些事情都關乎我們如何處理自身數據的能力。

我們的信用卡費用、健康數據等等,在五年前都是不存在的。我們已經到達了一個數據應用的轉折點:設計師需要考慮如何設計這些 APP 和設備,讓他們理解和翻譯數據。讓人工智能係統處理的大量數據能夠被人類理解和運用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當我們談到 AI,這些事情的交流對像都應該是人類,而不僅僅是數據串和圖表。

—Manuela Veloso, 卡耐基梅隆大學 SCS’s Machine Learning Department 負責人

設計師即將覺醒並捍衛自身的權益

設計師們將會開始意識到他們工作的社會和正式意義。這涉及到很多的自我反思,也許也會有具體的行動。設計這個工作一直以來都被認為只會對世界產生積極的改善。但是 2017 年我們遇到了許多最受喜愛的創新的消極副作用:傳播謊言和煽動仇恨的社交網絡,是我們脫離現實世界的高科技設備,製造了社會和經濟反面示例的 AI, 以及放大(國家)經濟差距的技術。在過去這一年,我們深刻的意識到我們過去 20 年為之狂熱的創新發明能帶來多少負面且破壞性的影響。2018 年對設計師來說最困難的問題是:我們是構成這些負面影響的一部分,我們是否應該冒險成為解決這些影響的一部分?

我想在 2018 年設計師們會反擊,就像我們開始使用 AI 來打擊虛假新聞和網絡暴力。其他的先鋒媒體也在行動,湯森路透正在使用人工智能來檢測和識別假新聞。路透社新聞追踪器利用一個算法來查看 700 多個詞條,以確定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是否是事實。希望這是一個開始。

—Mark Rolston, 創始人, Argodesign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