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在設計中的重要性,就如同氧氣之於生物,不過因為無所不在,看不見也摸不著,很容易就忘了它的存在,而留白的技巧也時常被忽略。

有鑑於此,三位在設計圈打滾多年,交手過的客戶來自四面八方,擁有豐富的業界實務經驗的設計師,隨著台灣國內日益勃發的文創與白平面設計思維,開始思考「留白」與「設計」兩者之間的連結,因而催生了第一本說談「留白」的概念實作書籍《留白》

留白是一種襯托主體的「負空間」,使觀賞者產生與作品對話的可能性。

容易被忽略的存在-白揹負的因果關係

在藝術設計的表現上,留白通常作為「配角」出現,在這裡白通常作為一個襯托主體(文字、圖像、資訊或是意境)的角色。在學校上課時,老師通常也不太刻意去強調「留白」的技巧,因此大家很自然的覺得「白」是一個容易被忽略的配角,就像每天呼吸一般自然,更不會特別去想到它。直到出了社會自己做設計時,才意識到留白其實可以「反客為主」!

用語法來形容的話,「留白」就像一個動詞,有因果關係,「空」是指動作,「白」則是因這動作而產生出來的結果,有「空」的動作,「白」才會自動顯現出來。所以通常在平面構圖上,我們熟悉的水平、垂直、S 型、黃金比例的圖像構成法,不會把留白單獨提出,但留白會因為你安排的動作,成為一個重要的存在。

作為一個設計師,應該思考的是今天我是要讓「白」成為主角呢?還是讓「白」成為配角來襯托主體?只要抓住客群,設計的方向就很清楚了。

留白是為了讓觀看者能有餘裕與作品對話

舉個比較常見的例子說明,畫廊與藝術空間展示,會利用空間留白來凸顯作品的主體存在,但最近發現有很多複合式經營的咖啡廳開始在店裡面結合小展覽,讓客人在等一杯咖啡的時間外還能看看藝術品,殺時間之外感染一下藝術的氛圍。在咖啡廳裡,藝術品變成了陪襯,反而不是主角。比較純粹的藝術空間除了利用「空間留白」來襯托作品之外,藝術家也會在自己的作品上經營留白,讓所有來看展覽的人,產生與作品對話的可能性。

除了上面提到的藝術空間,現在流行「留白的文創設計」,像是美式工業風、MUJI 無印良品或是 IKEA,類似這樣風格的商品,其實留給使用者很大的想像空間。舉例市面上有一款時鐘設計,它的面板上只在 12、3、6、9 的位置標上四個點但其餘留白,掌握主角和配角之間的平衡,反而讓指針和那四個點看起來更顯眼!文創設計不等於留白,但是留白卻能讓文創設計更有風格。

不過也有特殊的例子,像荷蘭藝術家艾雪、日本設計師福田繁雄,有些作品是刻意經營留白,讓「白」成為畫面構成的主角,這是使用留白把玩造型設計的最高表現。

艾雪:荷蘭平面藝術大師莫里茲·柯尼利斯·艾雪(Maurits CornelisEscher , 1898-1972),活躍於義大利、瑞士、比利時與荷蘭地區的60年間,在其作品當中,常可看到圖像的形變,觀看時產生矛盾錯覺感,如《白天與黑夜》便是他最知名的作品之一。

福田繁雄:(ふくだしげお/Fukuda Shigeo,1 9 3 2 年2 月4 日~ 2 0 0 9年1 月1 1 日) 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許多熟悉的日常生活物件,善用「線」與「面」將其符號化,表現出饒富趣味的造型與圖像。

說到這就有一個感觸,在食衣住行上總覺得台灣人的生活過得很擁擠,好像我不該停下來,只要一有「停頓」、「空白」的日子就會恐慌症發作。人只要處在同一種模式的生活型態下久了會被麻痺、知覺的感性越來越遲鈍,久而久之價值觀就反應在生活態度上;讓人不禁想問,是不是非得把每一天的行程塞的滿滿滿,才能表現出「我思故我在」的精神呢?

設計 TALK─東西方,食的「留白」藝術

當「吃東西」已經跳脫圖溫飽、吃營養的觀念,而提升至吃「美」食的五感體驗時,擺盤藝術就因應而生。這當中,又以西方的法國料理與東方的日本懷石料理、和菓子表現得最為明顯,食物與食器結合為一個平面,擺放的位置與數量就是控制「留白」技巧的因素之一。

法國料理

   

懷石料理

   

日本和果子

   

接下來還有其他留白技巧和贈書要帶給大家,請鎖定 MyDesy 網站及 facebook

相關文章:設計「留白」不簡單|靜態白與動態白

圖片來源/ 樂知出版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ㄇㄞˋ點子特搜編輯

藉由靈感的蒐集,並結合你與身俱來的創意,可以變得更美好也充滿趣味!! 麥點子將資訊整合,並透過編輯夥伴的創意,為大家挖掘、淘選、遞送來自世界的創意與設計訊息,在你的心田上種下一顆顆充滿靈感的「麥子」。 設計雖說是門專業技能,但設計感與美感是可以透過每天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藉由麥點子每天的文章傳遞,相信大家都都能夠從中獲得靈感,提升生活品味並讓處處充滿樂趣與希望! 因為麥點子夥伴們就是這樣子的一群人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