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去年底權威色彩公司 Pantone 發布的 2016 年度色彩嗎?粉晶(Rose Quartz )和靜謐藍(Serenity)這兩種像嬰兒一般粉嫩溫柔的顏色,在發布之後被廣泛用在時尚、娛樂、設計等產業。

你還能在很多產品上看到這種色彩潮流,例如:大熱的水桶包 Mansur Gavriel 以粉嫩的純色為標誌、瑞典時尚服裝品牌 COS、化妝品品牌 Glossier,甚至美國衛生棉條創業公司 Lola 等的產品或者廣告中,都能看到這兩種顏色的使用。

這兩種顏色為什麼勢頭強勁,是怎麼火起來的呢?

潘通顏色研究中心(Pantone Color Institute)的負責人 Leatrice Eiseman 在媒體採訪中表示,他們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在流行色宣稱自己是流行色之前把它挑出來。「它來自我們身邊發生的東西:社會經濟、藝術界、環境、時尚——有很多東西能構成流行。我的工作就是在這些信息中跋涉,從中發現一些道理。」

她第一次注意到「柔和色」(pastels)是在幾年前的藝術界中,特別是上世紀的美國藝術家艾格尼絲·馬丁(Agnes Martin)重新走紅。這個畫家早期以「網格繪畫」知名,60 年代畫出了她的代表作《樹》(1961)和《友誼》(1963),受精神分裂症折磨,她暫停繪畫,直到 1970 年代回歸。

這一時期她畫作中的網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粉色、藍色、黃色等條狀色塊,安靜平和,似乎光線能夠穿透畫布。

2004 年,92 歲的艾格尼絲去世,直到 2015 年 6 月到 10 月,英國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展出艾格尼絲的作品回顧展,這也是馬丁去世之後的第一次大型展覽。

Eiseman 注意到有越來越多的藝術收藏家對艾格尼絲感興趣,2015 年就有兩本關於艾格尼絲的傳記出版。當她在雜誌上讀到一篇關於鄧文迪的文章,描述了默多克的壁爐架上掛著一幅艾格尼絲的畫時,她感覺心裡有數了。

另外一個美國畫家 Mark Ryden 的流行,似乎也預示著柔和色潮流的到來。他以黑色童話、反烏托邦的風格知名,大量使用輕柔的粉色和粉藍色。

當你看到一個潮流到來,一些藝術家、電影製作者和其他人開始使用它,種子就開始種下了。」Eiseman 說。

一種流行顏色在藝術界出現之後,時尚圈和快消品一般很快跟上。一旦 Pantone 宣布了當年年度色之後,追逐潮流的各種產品營銷、廣告如同洩閘的洪水,奔湧而出。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和人類歷史一樣,顏色的流行也總是周而復始。美國人 Jude Stewart 在 2013 年出版了 Roy G. Biv:An Exceedingly Surprising Book About Color 一書,研究了歷史上顏色的使用和概念變化,她認為柔和色甚至是反現代的,「它們是嚴厲的紅、藍和青綠色的反面——這些是《廣告狂人》的工業時代顏色。」

50 年代也是柔和色的黃金時代,Eiseman 說「二戰結束,女性回到家庭,顏色變得更浪漫、柔和、簡單。」,而在 30、40 年代,物資短缺,非戰爭用途的顏料很難得,綠色、棕色等大地色顏色佔據主導地位。

Jude Stewart 介紹,整體而言 80、90 年代的顏色更加明亮光鮮,80 年代開始富人的財富快速增長,人們希望炫耀奢華的色彩。

2008 年的經濟危機讓這一切戛然而止,產品的顏色更加樸素、中性,特別是沙發、大衣等大件消費。70 年代經濟衰退時,類似的變化也發生了…

那麼,現在柔和色的流行又意味著什麼呢?一個可能的解釋是,美國人身處的政治環境讓人頭疼,想想正在進行的美國大選、ISIS 和民粹主義抬頭,這些問題在很多國家也不斷出現——我們需要「靜謐」。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版權/ Pantone、各大品牌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