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館今年的藝術家是建築師馬若龍

年輕時候的旅行,是一種放逐,也是追逐。讓自己從原生城市放逐,然後去追逐一個異國的文化與情調。喜歡旅行的人,通常也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心,想要把世界盡收眼底,想要看遍世間美景。

在不知道多少次因為當代藝術或建築雙年展重返威尼斯後,我已經不再沈迷於運河小橋或船隻,取而代之的是每次都讓靈魂洗禮的當代藝術雙年展。因為從當代藝術中,也可以看到這個世界,看到不同的國家與文化,看到藝術家們反應著他們所處的歷史與社會,也反應大家都會遇到的心裡或生理狀態,寂寞、空虛、生老病死…等。當代藝術變成是到了相當的年紀,滿足自己對這個世界好奇的媒介。

今年雙年展的主題是「百科全書 」, 因此展出的藝術品包羅萬象,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還有心理學家榮格不為人知的精彩畫作,讓不認識榮格的人誤以為他是名畫家,可惜也是唯一不能拍照的展區。

此外, 相較於往年或歐洲其他當代藝術雙年展的社會化與批判性,今年造形藝術家佔有一定的比例,在視覺美感上也是比較容易觸動人心的。

各國國家館也都有傑出的作品,德國館和法國館雖然交換了位置請來了幾個國際巨星,但是德國館在作品上還是少不了德國文化的那份理性,法國館則是用幾個看來簡單的影片,就把內行人都給嚇壞了(法國館這次展出的影片是由法國國家廣播電台贊助的,看似簡單的鋼琴左手樂章,其實背後的鋼琴家、錄影、錄音、剪接…等實力與技術皆是國家級的水準,就連現場播放的空間都做成了一個小型的IRCAM註放映室!)

IRCAM:隸屬於龐畢度中心的國家級音樂與聲音研究機構,是全球權威的聲音研究機構。

聲音也是今年流行的創作主題,尤其是沒有聲音的聲音,所以韓國館做了一個沒有聲音的空間,大排長龍, 一次限五人進入一分鐘。說真的, 在此建議各位去東京ICC,二樓的聲音室更是無聲,也不用排隊。

其他一些比較有趣的作品,在下面用照片和大家分享。

波蘭藝術家Pawel Althamer放滿整間的人體雕塑

 每個雕塑只有臉部是完整的(可能是制模的關係,眼睛都是閉起來的),身體都是空的。

Cindy Sherman這次是一個展間的策展人,「知名藝術家」策的展也邀請到「知名藝術家Paul McCarthy」。

這是今年第二次看到超級寫實主義藝術家Duane Hanson的作品,和柏林不一樣的是,這裡把這個超級寫實的雕塑用金屬桿圍了起來。當她變成藝術作品有了距離之後,似乎就沒這麼「超級寫實」了。

今年剛過世的美國極簡主義藝術家Walter de Maria非常著名的雕塑裝置Apollo Ecstasy在兵工廠。讓人有無窮的想像。

我也覺得徽派建築很有特色也很美,但是不知道它與當代藝術的關係。是不是法國館也應該把凡爾賽瑪麗皇后的床搬來呢?中國館的「當代藝術」似乎都是用來宣揚國威與中國文化的媒介,而不是當代思想與藝術的傳達,少了國際性的溝通語彙。

在相對主題的展覽中, 義大利概念藝術家Giulio Paolini的作品反映透視的關係,主題是西方建築與藝術的理論基礎,作品是從2D到3D的重疊呈現。

在身體與歷史的主題展中, Fabio Mauri著名的行動藝術作品,請女性表演者穿脫父權強盛區域最傳統的服裝。

 馬來西亞館中展出的作品,令人驚訝的書本。

 西班牙館藝術家Lara Almarcegui的作品,館中展出在Murano島上建築所需的建材量體。

今年的比利時館是女性藝術家Berlinde De Bruyckere用蠟做成的巨型植物雕塑,是我今年既柏林當代美術館、亞維儂教廷之後,第三次親眼看到她的蠟製雕塑,每一次都非常的令人震撼,這次比利時館內的雕塑因為燈光的關係,更讓人覺得美到窒息。

以in situ聞名的藝術家Sarah Sze在美國館的作品,她用生活中隨處可見小東西建造出看似混亂又無關聯但其實是結構嚴謹又強大的裝置。

美國館這次有參觀人數控管,所以門口大排長龍。在排隊時看到作品背面,無法瞭解這個在庭院中作品的全景。進入室內後才發現又是一個藝術家的別有洞天。

 今年德國與法國策展人決定兩國互相交換展館,所以艾未未的凳子們在法國館中出現。

 巴西館中錯綜複雜的書,是今年展會上第二位對書本做思考反應的藝術家。

 這些交錯複雜的書,作品名稱叫「法律字典」,非常地反諷。

近年來在法國時尚圈非常受重視的中國高級訂做服設計師Yiqing Yin受邀威尼斯館展出,用紅色的線繪製出的女體與大量垂墜像血液的線條,有Yiqing Yin服裝作品的輕盈與優雅。

羅馬尼亞館展出的看來是超級寫實主義雕塑,其實是行動藝術。身邊我們不知道誰是參觀者,誰又是表演者,隨時都可能有表演或雕塑體出現。

 上面那位看來像雕塑的表演者的位移。

 俄羅斯館內的天井圍著一圈像教堂祈禱跪拜的圍欄,大家圍著看天井的上方與下方。

俄羅斯館天井看下去的是許多女性參觀者,由於天井上方會撒下金幣,因此大家都撐著透明的塑膠傘。這是一個來自宙斯化作金雨和情人Danae交配的希臘神話,藝術家藉以表示男性用金錢控制女性。

文章出處:巴黎不打烊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旅法藝術家設計師,Active Creative Design創辦人之一,其藝術創作方向為數位藝術領域的新表現形式所引起參觀者的感知與媒材的革新開發與利用,作品常於歐洲與台灣展出。 由於對藝術與文化的熱情,2009年開始經營以巴黎各種藝術、時尚與設計展演第一手報導的部落格「巴黎不打烊」讓大家不用來法國也能擁有同步資訊。 雅砌雜誌Paris Blog專欄作家,並不定期為國內雜誌期刊撰寫有關歐洲藝文設計相關新聞,曾出版《婊子日記》(布克文化)與《柏林玩設計》(時報出版)。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