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是革命復興年。

時代雜誌把「2011風雲人物person of the year」頒給在世界各地捍衛社會公理的抗爭群眾。「Arab Spring阿拉伯之春」首先在2011年初點燃了這把火,火勢蔓延到整個中東,以至於歐洲,然後是紐約,最後甚至撲到了亞洲。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把獨裁者Ben Ali下台了,成為阿拉伯國家中第一場因人民起義導致推翻現政權的革命。埃及的穆巴拉克政權在二十年專政後垮台,Tahrir廣場成了全球革命的震央,21世紀人民運動的新地標。希臘與西班牙的年輕人感染到這股力量,與中東的革命前輩互相串連分享經驗,組織遊行抗議政府經濟政策上的無能。終於,在九月彼岸的大西洋,革命颶風席捲了紐約的華爾街。

藝術家往往對社會的變革是敏感的,他們在這場世界的運動中不但沒有缺席,還積極參與。早在開羅之春時,革命藝術就湧現在街道。29歲的Ganzeer為在開羅之春遇難的人畫了壁畫。因為共有多達850人罹難,Ganzeer到今天還在開羅街頭作畫。聲音藝術家Ahmed Bassiouny則把對現實的不滿化作聲音藝術裝置,帶到威尼斯雙年展,在這個國際舞台傳達埃及人民的聲音。數以千記的tag, 塗鴉在開羅街頭遍地開花。

塗鴉和壁畫從開羅一路延燒到阿拉伯其他城市。在利比亞,反對派占領的城市街頭,尤其在反對派大本營班加西,經常可以見到醜化及詛咒格達費的塗鴉漫畫。在反抗軍占領的首都黎波里,人們更是拿格達費大開玩笑,將不可一世的獨裁者喜劇化、醜化。過去對極權的默許和忍受都藉由塗鴉盡情地宣洩。


Ganzeer的壁畫

阿拉伯之春讓一系列威權體系崩潰,給阿拉伯社會帶來了一個難得的思想活躍期。這個湧動的人民運動後來吹向歐美,演變成「歐美之秋」。其中影響最深的,便是從紐約開始的Occupy Wall Street「佔領華爾街」。下東區的祖科帝公園,集滿了各色人種,許多都是青年和學生,還有失業待業的人。這些人的憤怒與質疑有一個共通性:「美國夢」究竟跑到哪裡去了?

就像在中東的抗議運動,藝術也沒有在「佔領華爾街」中缺席。群眾中有人成立了非正式的藝術文化委員會,鼓勵參與運動的人把他們的意見化做詩歌朗誦。 藝術家諾亞費雪則組織了「Occupy Museums initiative 佔領美術館」的運動。他發起一紙宣言,認為華爾街和不知民生疾苦的政府是與老百姓對立的「百分之一」,那高高在上、資源豐富的美術館就代表藝術圈1%的文化統治階層。他和其他20個藝術家,從MoMA到Frick Collection一路遊行到下東城的新美術館, 開始占領、討伐一家家「精英文化殿堂」的征途。

俄羅斯藝術家Marika Maiorova則於大約同一個時期在華爾街附近一個荒廢的大樓辦了一個暫時性的藝術展覽「不予評論(No Comments)」,展示圍繞「佔領華爾街」創作的藝術品,還有許多行動藝術的表演,規模可以比擬國際雙年展,但所展示的創作卻比任何雙年展都還貼近真實。

在2008 年美國總統大選替Obama設計出著名的Hope海報的街頭藝術家Shepard Fairey 也為「佔領華爾街」設計了「You Are Invited To: The Occupation Party」海報。海報上一個年輕的黑人女性向著前方望去,像極了七零年代美國著名的女權運動家Angela Davis。Fairey的海報讓人連想起美國黑人平權運動, 他將代表「99%」的祖科帝公園的抗議者和曾起身捍衛人身平等的有色人種做歷史意義上的連結,邀請所有人加入「佔領黨」,一起向金錢和權力挑戰。

廣場革命之外,在俄國,Voina(Our group is an art-anarch-punk gang.) 一個無政府主義藝術家組織,用許多出人意料的抗爭街頭藝術來挑戰俄羅斯的父權打壓及意識型態。還有藝術家Emily Jacir 和Walid Raad組成國際藝術家聯盟,發起杯葛古根漢阿布達比分館的行動,聲援美術館工程中被壓榨的南亞移工,也是2011年藝術家挑戰權力的經典。

在亞洲,不論在2011年的藝術界或政治圈,最火紅的人物便是艾未未。聲援藝術家艾未未已成為這一年的國際運動。艾未未用個人的力量和中國的國家機器抵抗,在部落格上直言不諱、在微博上揪出司法不公、社會不正義。中國當他做眼中釘,多次羅織罪名將他逮捕入獄,四月那一次在西方媒體獲得了高度關注。歐美民眾和藝術組織發起了聲援艾未未的行動,有Creative Time組成抗爭隊伍、有Asia Society舉辦的艾未未展以及聲援行動,艾未未在西方人的眼中不僅是藝術家,更是偉大的「異數家」。各方對他的藝術成就意見不一,但肯定艾勇敢維護言論自由的立場,以幽默感和嘲諷挑戰當局。四月當艾未未被中共收押下落不明時,全球37個城市都發發起「1001把椅子給艾未未」這個充滿詩意的示威行動。民眾帶椅子到中國大使館或領事館外靜坐,要求中共釋放艾未未。這個民眾自發行為啟發自艾未未2007作品《童話》,當年艾把1001張明、清木椅放在德國卡賽爾文件展覽場地上,邀請1001個中國民眾到德看展覽。「1001把椅子給艾未未」等於是全球人共同完成的新「童話」。


(照片出自「艾未自由」)

後來艾未未雖然獲釋,但中共又指控艾未未欠繳八百多萬元的稅款。艾隨後透過網路發起「成為艾未未債主」行動藝術,在短短6天內獲得3萬多民眾借款支持,狠狠將了中共一軍。

在歐美,艾未未被選為時代雜誌2011年度風雲人物第三名,英國ArtReview《藝術評論》評選出2011藝術界「最具影響力的百大人物」(Power100 ),艾名列第一。

評審認為,「艾未未拓寬了藝術的概念,藝術不單是美術館空間展示的物品而已;重點是藝術如何參與世界 」。

艾未未和在開羅街頭的示威人士、祖科帝公園裡面的抗議群眾,代表了甫去世的前捷克總統哈維爾所說的「無權力者的權力」(Power of the Powerless):看似無能(權力)的沉默大眾,只要願意「活在真實」中,待時機成熟,匹夫之力就能瓦解一個軍隊和國家的武裝。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