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新血

 

1.      Olle & Stephan

網址: www.ollestephan.se

兩位畢業於瑞典 Carl Malmstens 家具學院的設計師,或者用他們自己的說法是

兩位家具木工匠師。他們於今年首次推出自己的作品,一系列有著懷舊色彩、圓潤討喜細膩精緻 的手工木製家具。 你很難不去喜歡這樣的作品, 鮮活、柔順、斧痕猶新,有如一個個滿臉笑容的嬰孩,充滿新生命的飽滿氣息。

Source : Olle & Stephan

2.      Tian Tang

唐恬,是一位仍在瑞典哥德堡大學攻讀碩士學位的中國設計師。可我卻不得不特別介紹她 –在泛著金光的北歐設計新銳群英之中,一顆容易被忽略的微小鑽石 。

她今年的產品,是一張小小的兒童用桌子,桌子上方,擺著厚厚一疊紙張,紙中間打洞,由一根 圓木錐固定成為桌子的一部份,兒童可以在上面隨意塗鴉,紙張則可定時更換。這作品,讓人一見,就產生「這是我要的。我孩子的桌子本來就該是這樣」的想法。 簡單直接、樸實無華,卻生出巨大的共鳴力量。

Photo- Source : Tian Tang

3        Line Depping

網址: www.linedepping.dk

來自丹麥的家具設計師,此次展出了一張坐具。淡色、素雅,初看有著丹麥木製家具的工藝傳 統,然細細品味,總覺得帶著些許東方元素。詢問之後,Line 說,這件家具相當受到她 在日本一年異國生活的啟發。 看著她的設計,再次印証了之前的看法: 他人,總帶著新鮮的眼光。旁觀者,總是能點出慣常處之味趣美好。而這眼光這評點,竟都是我們日夜渴望卻不得的創新泉源。

Photo- Source : Line Depping

4        Superfolk

網址: www.superfolk.com

這位設計師也很可以是前述摩登工藝趨勢的代表,來自都柏林的設計師 Gearoid Muldowney,透過他工匠般的庶民風格,將動物、漁船、農村器品等愛爾蘭鄉村圖騰融入現代家具設計之 中,粗獷的木料、大量的皮革與羊毛的使用,Gearoid的意圖,在於將傳統 工藝提昇到與藝術品一樣的精緻,同時又兼有現代化大量生產物件一般價格上之優勢。

Photo – Source: Superfolk

5        KK Block

來自芬蘭的 Elisa Kemppainen,在她3 X3 平方米的booth 上,只擺了一件作品,

那是她自家鄉 Hyrynsalmi 揀取,一大塊於暴風雨中傾倒的松木加工製作而成的搖椅。添上去的木背靠,為承自 1950 年代以降芬蘭傳統木坐具的造型。

這椅啊,我靜靜地看了許久,然後伸手撫摸,甚至想將耳朵貼放椅上傾聽。

它,是一塊芬蘭森林取影,一片斯堪地那維亞山水,一處北地海角天涯。

如果要我選一作品放在家具展手冊的封面,應該就會是這件KK Block搖椅。

Photo – Source: Elisa Kemppainen

幾件新鮮事

1.      Stockholm Designer Week

去年參加 DMY – Berlin 之後,就覺得斯德哥爾摩家具展美雖美,但似乎只是北歐設計圈內人的私家活動,不若柏林將展辦成一場狂歡Party,或是米蘭將之辦成一場全球盛宴。 今年斯德哥爾摩家具展主辦單位,開始嘗試將活動擴展到全市區的設計旅館、藝廊,以及精品家具店,頗有米蘭衛星展的況味。雖然整體上還 是令人覺得清索些,但最少是個開始。

2.      Paul Smith

今年的客座大師是 Paul Smith,這位我最喜歡的設計者。展前一直在想, 如是的跨界,會產生怎樣的火光。然而,到了現場,卻只見大片 繁花影相,鋪滿了雙目可見的所有表面,完全看不見大師的細膩手工與英倫學院風格的特色。穿縮其間, 心中感受就猶如大會特別留給PS的尊貴位置一般–空無一物。我 無意冒犯大師,基本上許多時候,展出的好壞,策劃者是要負上全責的。我只是可惜了這次美好的交會。

Photo 。 All by Max

3.      KLONG

這本來只是一家生產高檔金屬餐具的瑞典家居品牌,於今年推出了家具系列。

這些設計,只能用八個字來形容,博觀約取、厚積薄發。KLONG累積多年經驗之後,一次將瑞典設計界的最菁英全數集中於品牌內,包括90年代新瑞典設計革命大將Jonas Bohlin,以及瑞典二十一世紀設計界掌旗者 Jens Fager,一口氣推出了兼具古典與現代,貴族與庶民風格於一身的系列家具。

面對這樣的迷人東西,深刻覺得自己全然詞窮,無法尋出文字形容其美好。

Photo 。Source: KLONG

4.      科 技的切適應用

我們亞洲設計界一向對科技與家居的結合,寄予重望,認為這是未來可以與西方設計一較長短 的戰場。某方面來說,這個看法頗有立論基礎,比方LED在亞洲已然沸沸揚揚,然許多 西方設計師,對這樣的技術,仍舊停留在「聽過」或是「摸索」的階段之中。又比方,台灣機能性紡織品的研發水平,已差不多可以拿到太空上去使用了,於此同 時,西方的家居織品設計師,仍舊在尋找一些,我們早就視為理所當然的功能。科技與創意之間的隔閡,可見一斑。

挪威設計師Kristine Bjaadal於這次展中提出了對變色織品功能的巧妙應用,她的目的在於解決我們的一個困境:使用美麗的白色桌巾,或者是選擇紅酒、醬油、蕃茄醬汁 的美好味道 (後者常會完全損害前者的美好)。當液體潑灑在Kristine設計的純白色桌布上時,其隱藏的圖案便會浮現,而那些總是讓人頭痛難耐的紅酒與深色醬料,就會變成桌布圖案中蝶與花的色彩。

我忽然驚醒,我們引以為競爭優勢的科技力量,倒底可以持續多久,當google 翻譯器的功能再提昇,當google 搜尋引擎的力量再加倍,當科技鴻溝不再是那樣的難以克服時,那些無法快速複製的創意與創 新,與對人類生活的細膩洞見,才會是最終的決勝關鍵。

 

幾件值得注意的事

 

1.      中 國設計力量

除了前述的唐恬之外,展場上已見到上海美術學院與北京諸多家具公司的身影。

也許你還抱著他們是來抄襲北歐設計這樣的看法,你所不曉得的是,此次他們尋找的不是剽竊 的範本,而是創意的源頭。中國設計界,前來尋求與北歐設計師的合作,或共同開發商品,或協力開設工作坊,或直接購買他們的設計;中國設計界,對西方設計, 不再只是欣羨,不再是自大下隱藏的自卑,它們是大大方方地,「請進來、 消化吸收、 創新超越」,完全依著中國官方二十一世紀的產業戰略思維來走。 態度開放、市場巨型、美夢無限,讓中國設計界一改過去給人的印象,開始在世界展場上,抬頭挺胸地走著。

2.      歐 洲設計國家層級的全面行銷

文化創意產業,似乎已成為各國經濟發展之錦囊妙計,許多國家許多城市都開始以設計展做為 推廣品牌的行銷手法。 德國DMY –Berlin努力地在亞洲舉辦巡迴展,奧地利亦在歐洲四處推廣其Vienna Design Week,比利時也以同樣火力在所有展覽中銷售其101% Design in Brussels。今年,連向來沉默的挪威人,都組成了 100% Norway 的大型展出,來搶奪這塊文創商機。甚至連俄羅斯與拉脫維亞 的設計界,也透過政府補助,嘗試在北歐市場,踩開圍困已身已久的文化冰層 。

101% Design in Brussels。All by Max

3.      北歐燈具展

這個次級的展,一向都附屬在家具展中。今年是第一次獨立開出一個展館。不過我一直在思 考,這樣將燈具拉出家具展的真實目的何在。也許是新籌備,再加上 Philip 等國際大廠,沒 有太多新的產品面世,燈具展整個館內顯得相當冷清。在走逛之間,可以明顯察覺,LED 顯然 已經成為眾所公認的未來光照明主流。瑞典燈具品牌,已開始嘗試將這樣的技術放入它們的設計中,同時也見到幾家亞洲的 LED 燈具品牌, 在一旁靜靜地透著它精綻的工業設計美 學。

然而,還是要指出,在家居燈具的生活風格角度與 3C 照明技術的工業思維之間,仍有一條看似微小不存在,然卻巨大無比的黑暗河流。因為此兩者, 全然從不同角度來看「光」這物質,就猶如 Apple 與 PC 永遠是以不同的態度來思考「運算」這件事。

跨越黑暗河流何其容易,特別是在工業設計稱霸的亞洲,如何放下成功的經驗, 去傾聽消費者微弱的呼吸,去體會「3C到頭來,還只會是 3C,永遠不可能成為家具」這段話的真實意義。便有如某天,當Apple 透過它天下無雙美學,設計出一款柔軟無比的 MacBook Soft,人類也不會將之拿到房中當成枕頭寢具,

(最少在你我演化成為要靠MacBook 充電的生化機器人之前,我是這麼堅信著)。

北歐燈具品牌。All by Max

終場之輕微嘆息

確實很好看啊!幾位與我一起前來觀展的朋友,都不約而同的這麼說。

特別是新銳設計師的部份,甚至比紐約家具展都來的有創意。H 友人更是有點相見恨晚地這麼表示。

是啊,看了這麼些年下來,總覺的今年的展出特別精彩,同時也為將來十年的北歐家居路線定了 一主要基調,更重要的是,從此次各國設計師參與的數量來看,可以發覺斯德哥爾摩家具展,已然確立了自己的定位並建立了相當堅實的品牌基礎 :簡樸獨秀 (較於巴黎 Maison & Object)、精緻靜雅(比起米蘭設計嘉年華)、以及北方門戶 (進入斯堪地那維亞、波羅的海與俄羅斯市場的鎖匙)。

不過,於這次展中,讓人比較驚訝的 是,我竟一再地聽見「堅持在地生產、只用在地設計師」這樣的看法,(也就是不想在亞洲生產,對與亞洲合作意願不大的意思),若放下反全球化反長程運輸血汗工廠這些表面理由之後,會發現上述的看法,多少給人一種優 越或是歧視之感受。我想起了歷史上許多知名例証,都在在告訴我們︰純真年代的追求,很多時候,都會不經意地演變成為,偏見、排他、壓迫異己與反動保守的偉 大道德行動。這是此次在斯德哥爾摩美好經驗中,惟一覺得可惜之事。

文章出處:馬克斯的極地之光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想要真實地說出些什麼。想要深刻地理清些什麼。想要嘗試地改變些什麼 。 想要在生命之海中,超越自我之渺小。想要在黑暗中,點起真實之光。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