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設計是成批出現的

究竟是時勢造就英雄,還是英雄推動時代前進,關於這個議題的討論並不少見。但「好設計是成批出現的」這個命題卻是時勢造就英雄的最佳例證之一。

在歷史上的很多時刻,焦點項目都是成群結伙的精英紛紛冒頭做出偉大成績的總和,它像是一個磁場在運作,比如 15 世紀云集在佛羅倫薩的天才藝術家們。

Paul Graham 說推動人才成批湧現的最大因素就是,讓有天賦的人聚在一起,共同解決某個難題。換句話說,即便是一波人才中最精英的那一個,最多也只能對趨勢產生一些影響,但沒法成為趨勢本身。

他同時還寫過一篇和設計不相干的文章,說的是矽谷為何會成為矽谷(嗯,這個似乎才是他的本職)。其中提到的一點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證明天才聚集效應:聰明人總是希望和聰明人一起工作,任何領域皆是如此。

包豪斯風格的建築

包豪斯(Bauhaus)本是德國一所藝術建築學校,在 1920-1930 年代幾近確立了人們心目中「西方現代設計的標本」。雖然由於其對於現代建築學的深遠影響,今日的包豪斯早已不單是指學校,而是其倡導的建築流派或風格的統稱。

德國建築師 Walter Gropius 是包豪斯的創辦人,他提出既是設計又是藝術的、能在流水線上大批量製造的建築設計。

比如他親自設計的德紹包豪斯設計學院,出現了房頂平平、四四方方、樓身全部由金屬板搭構而成的校舍,外鑲的大玻璃立面簡潔明亮,向包豪斯的學生們詮釋瞭如何用最簡單的長方形、正方形、圓形贏得設計的現代感。

這個風潮追求其原因,其實是戰後德國一無所有。不過有趣的是,包豪斯發揚光大的地方是美國。那些包豪斯大師們在新土地找到了自己的歸宿,之後美國、歐洲湧現的大批玻璃幕牆建築都是受此影響。

今天,在世界許多城市依舊可見許多格羅皮烏斯「里程碑」式樣的樓宇,比如紐約帝國大廈、紐約西格拉姆大廈。

如果你對這個話題感興趣,看一本書就可以了:Tom Wolfe《包豪斯和我們的豪斯》,他真的很有想法。

包豪斯校舍

德國柏林新國家美術館

紐約西格拉姆大廈

博朗

如今很多人都將蘋果與無印良品的產品設計奉為簡約卻富有功能性的設計標杆,但要知道,不管是蘋果首席設計官 Jonathan Ive,還是無印良品的設計顧問深澤直人,都深受德國品牌博朗(或者也可以說是迪特·拉姆斯)的影響⋯思慮如何才能純粹、不花哨的解決問題。

前述我們提到了包豪斯對於建築領域的影響。而在 1953 年烏爾姆設計學院成立後,與博朗進行合作,將包豪斯傳統在工業設計領域的應用快速拓展,使得設計迅速轉化為工業產品,成為工業設計史上轉向現代設計最重要的品牌之一。

的確,Dieter Rams 在 1961 年進入博朗,1965 年升任設計總監,在他主導博朗設計的那些年(1965-1995),包括音響製品、電動刮鬍刀、吹風機、電風扇、電子計算器等。

這些產品都具有均衡、精練和無裝飾的特點,​​色彩上多用黑、白、灰等色調,造型直截了當反映出產品在功能和結構上的特徵,這些一致性的設計語言構成了博朗產品的獨有風格。

1935-1955 年間的北歐設計

那個時期,北歐各國的工業規模相較於美國較為遜色,仍舊依賴傳統,設計常是附屬於應用藝術上。但如今我們談到尊崇的或是喜愛的北歐現代設計風格,尤其是在家具領域,便是在那個年代噴薄而出。

那時候的丹麥可以說是家具設計重鎮,如同格羅皮烏斯創辦包豪斯學校的後續影響力一般,Kaare Klint 在丹麥亦是家具設計教育的催生者。

早期的 Kaare Klint 與 Mogens Koch,之後的 Borge Mogensen、Hans Wegner 與 Finn Juhl,再到 Arne Jacobsen、 Poul Kjaerholm 與 Verner Panton,那個時期的這些設計師​​與丹麥家具廣受肯定的成就聯繫在一起,在 20 世紀中期居於主導地位多年,作品多反映出對於工藝式細節處理的重視,家具設計師多是有專業修養的高級家具製作師傅。

那一時代的作品不僅擁有優雅的外形,更加入了舒適度、功能性以及整體美學的平衡,到現在依舊是丹麥設計的源頭

Safari Chair by Kaare Klint

折疊椅 by Mogens Koch

The Chair by Hans Wegner

The Ant Chair by Arne Jacobsen

1950-1970 年代日本平面設計的黃金時代

談及這一「黃金時代」,不得不提到的是成立於 1951 年的日本第一個全國性設計團體「日本宣傳美術會」(簡稱JAAC)。他們每年在東京等日本主要城市舉辦「JAAC 展」,面向社會公開徵集作品,令眾多優秀設計人才脫穎而出。

1955 年在日本橋高島屋舉辦的「平面設計55」展引起了大家的注目。包括原弘、河野鷹思、伊藤憲治、龜倉雄策、早川良雄、大橋正、山城隆一在內的 JAAC 的 7 名主要成員參加了展覽,這是日本首次真正意義上的平面設計的出現,作為一個設計界的大事件,成為了大家熱議的話題。

那個時期的日本平面設計作品,大抵可以分為兩類:一是色彩豐富、裝飾感強;二是直線條的單純與簡樸

尤其是 1964 年的東京奧運會,以 JAAC 為中心的日本平面設計師對標誌、海報、門票、金牌、獎狀、賽事日程、報告書、身份證、制服、紀念幣和郵票、會場引導等項目進行了整體、系統的視覺識別設計,形成了一個中心元素與整體間協同的設計系統。這一設計方法開創了現代奧運設計史上系統設計的新時代,也成為日後國際活動的典範。

1964 年東京奧運會海報 by 龜倉雄策

《歸還大海》by 粟津潔

好設計常常是大膽的設計

在哪個時代、哪個領域不是這樣呢,那些好的、美的、接近真理的往往被荒謬的、醜陋的、錯誤的遮蔽起來了,若想追求前者,我們需要有質疑後者的勇氣和反叛它們的能力。

Benjamin Graham 說:「我覺得發現醜陋的東西要比你想像出一個優美的東西更容易。大多數做出優美成果的人好像只是為了修正它們眼中醜陋的東西。

他舉了 Giotto 的例子,這位被視為「歐洲繪畫之父」的意大利畫家不喜歡僵硬、刻板的拜占庭藝術風格,就決定自己動手改進,賦予人物個性和真實感、立體感。他因此開創了藝術的新時代,文藝復興就此開始。

創造出好的設計,去鍛煉自己,培養「嚴格的品味和實現這種品味的能力」。在此之前哥白尼、達爾文、愛因斯坦,以及歷史上諸多大膽(大逆不道)的人,也早就用自己的思考和實踐證明了這一點。

Snøhetta 設計的挪威新版紙幣(背面)

挪威中央銀行 2013 年 11 月發起了 2017 年新版紙幣設計大賽,要求以海洋為主題,使用顏色鮮豔、立體圖形等視覺語言紀念挪威沿海地標建築。挪威知名設計事務所 Snøhetta 打造的像素化概念被選為新版挪威克朗的背面圖案。

Snøhetta 用像素化的立方體圖案表現海岸、地平線、波浪等元素,並將這套作品命名為「邊界之美」。Snøhetta 的設計認為像素是一種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視覺語言,而它們所組成的圖案展現了柔軟與剛硬的對比,就如同抽象的海洋。

這一方案顛覆了紙幣設計的慣常套路,打破了各國、各機構紙幣過去只畫山水自然、建築和偉人肖像的傳統。

延伸閱讀

Snøhetta 事務所設計的紙幣方案,左邊為像素化圖案,被選為背面圖案;右邊的未被採納

SMEG 復古冰箱

SMEG 成立於 1948 年,是一家意大利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廚房電器生產商之一。他們旗下第一個複古冰箱系列於 1990 年設計完成,1997 年正式發售,一經推出,旋即風靡世界。

SMEG 冰箱的結構和一般冰箱沒有太大差別,內部功能分區設計也相似。但它的邊緣圓滑無棱角,線條流暢,採用明亮的顏色並有豐富的色彩選擇,喚起消費者 1950 年代的懷舊。

SMEG 復古冰箱的大膽在於,它顛覆了人們對一款冰箱及一款廚房家電的認知,原來冰箱可以是這樣的,可以溫暖,柔和,而且時尚。

SMEG 公司還常常和建築師、各類設計師、或其他品牌(甚至巴塞羅那足球俱樂部)合作,推出限量版冰箱,堪稱為是「家電世界中的好萊塢明星」。

BIG 設計的垃圾焚燒發電廠

儘管還未竣工,但由丹麥建築設計公司 BIG(Bjarke Ingels Group)設計的垃圾焚燒發電廠 Amager Bakke 已經受到全世界的關注,建成後它或許將是全世界最乾淨的發電廠。

BIG 發電廠一改發電廠建築常給人的那種外觀笨拙、污染環境的陳舊印象,其外形似山體坡道,屋頂規劃有滑雪場、登山區和綠色休閒區,整體與周邊環境融為一體,設計靈感來自阿爾卑斯山的滑雪坡道。

最特別的是,廢棄物焚燒產生的二氧化碳會以煙圈的形式從發電廠的煙囪排放出來。每排放一噸二氧化碳,煙囪就會釋放一個煙圈,配合特殊的激光照明系統,煙圈就像空中美麗的光環。這個設計以一種直觀的方式來提醒民眾垃圾焚燒對環境所產生的影響。

畢爾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館

說起大膽的建築,你很難錯過 Frank Owen Gehry 的作品,而其中又以西班牙畢爾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館為最。Gehry 認為建築是雕塑,或由各種體塊組合而成的有機體,而不僅作容納之用

古根海姆博物館體現了這種理念,它有著奇異而張揚的結構,嘗試了不常用的材料,整體具有極強的視覺衝擊力。博物館的落成還引發了「古根海姆效應」,帶動畢爾巴鄂的旅遊業和經濟發展,真正地改變了這座城市。

博物館濱河而建,建築和自然關係密切,譬如入口那個窄窄的通道就如同峽谷,而彎曲的走道和人工湖又呼應了與其相倚的納爾溫河。從地面看,它還像一艘船,映照這座港口城市的工業史。

除了 ​​使用鋼架、砂岩和玻璃作為建材以外,博物館最特別的是表麵包覆很少用於建築的鈦金屬,整座建築由一群外覆鈦合金板的不規則雙曲面體組合而成,據 Gehry 本人解釋,這種隨意的曲面是為了捕捉光線。隨著每天日光照射方向改變,建築表面的光影效果亦不斷在變,熠熠生輝。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來源/ WikipediaArchdailyBIGpopsuga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