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設計是永不過時的設計

隨著時間流逝,許多設計都會被我們遺忘,但是那些歷經時間打磨卻仍能提供最佳解決方案並讓我們牢記的設計,它的吸引力一定是來自設計本身的魅力,而非一時流行風潮的影響。

時尚是永遠追趕不完的,但若是捨棄風潮與趨勢,這些時時再變化的因素,若以追求最佳解決方案為目的,那這個設計一定不會太差。

飛機設計師凱利約翰遜就說過這樣一句話:「如果解決方法是醜陋的,那就肯定還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只是還沒有發現而已。

所以,如果 50 年甚至上百年的設計至今仍被我們推崇,那可以想像,再過 100 年,它們仍舊會是好設計的典範。

ET66 計算器

博朗公司旗下最經典的一款計算器 ET66,誕生於 1987 年,簡單的圓角矩形設計和圓潤突起的按鈕,出自德國設計師 Dieter Rams 之手。在 1955 年加入這家德國公司後,逐漸將其「少,卻更好」的風格融入到產品中來。

看過 ET66 計算器很容易使人聯想起蘋果 iOS 系統中計算器的界面風格,的確 iOS 系統的計算器界面設計靈感正是從 ET66 計算器獲取的。

1970 年款大眾甲殼蟲

這是有史以​​來製造時間最長的單一車型,也是累計銷量最大的單一車型

日本設計師莊司光宏告訴我們,這是他學生時代第一次​​購買的汽車,「將舊的東西賦予新生命的駕乘風格最具魅力。以前的產品構造簡約之美稍微修改便可以一直使用下去,其獨特的優雅之處是現代設計所不具備的。這些難道不正是現代產品設計所必須進行考慮的嗎?」

2003 年夏天,最後一輛甲殼蟲在大眾墨西哥工場走下生產線,在問世足足六十餘年之後,終於畫上句號。但如果單純從一輛車的角度講,甲殼蟲哪怕在其正式問世的 1930 年代末,也算不上創新、高水準的車型。但自堅固可靠、簡單易用、造型親切這些設計角度出發創造的閃光點,卻讓這款小車有著許多與今天復雜和強大的車型所不具備的東西。

牆面收納裝置 Uten.Silo

德國女設計師 Dorothee Becker 在 1969 年為瑞士家具大廠 Vitra 設計的這款透著濃濃複古風情的牆面收納裝置 Uten.Silo ,至今仍是 Vitra 產品中的熱銷款。

自面世後 Uten.Silo 便廣受好評,此後還推出了尺寸較小的版本。Uten.Silo 擁有各種大小及形狀的收納盒以及掛鉤,能夠保證許多日常用品被收納其中,且很容易被找到。

那些如果沒有合適的存儲空間,通常就會飛得滿屋子都是的小工具都可以被它收納在內。鑰匙或者其它小物件可以掛在鉤子上,便籤紙和名片也可以在一個金屬夾子那兒找到它們的位置。

Alessi 9093 水壺

Michael Graves 設計的 9093 水壺,自 1985 年誕生以來,便成為意大利廚衛品牌 Alessi 歷史上最好賣的產品之一,也是後現代藝術的代表作。

圓錐形的不銹鋼瓶身和圓形的把手是其標誌性設計,把手上的拱形墊料也保護了使用者不被金屬燙傷。

但 9093 最特別的部分還在於立在壺嘴上的小鳥,其靈感源於 Michael Graves 在鄉下的早晨聽到火車鳴笛的經歷,許多人購買水壺也正是為了在早上體會到被鳥鳴或汽笛聲叫醒的感覺。它不僅僅是個裝飾,更是保護使用者不受沸水傷到的保證。當壺裡的水燒開時,藏在翅膀裡的橡膠口哨會發出聲音,就像小鳥在唱歌,增添了一份生動有趣。

起初製造商認為 Michael Graves 7.5 萬美元的酬金過於昂貴,但當銷量達到 150 萬個時,證明了引進生產這種水壺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去年為了紀念水壺誕生 30 週年,Alessi 還再次邀請 Michael Graves 設計了一個 30 週年紀念版。

1985 年原版

30 週年紀念版

徠卡相機

徠卡是相機品牌中的傳奇。最初問世於 1925 年的徠卡相機,開創了相機小型化的歷史,也開創了 35mm 底片規格以及​​依托這一規格而誕生的龐大相機市場。

如戰地攝影記者羅伯特·卡帕、「決定性瞬間」理論之父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等都是徠卡相機的忠實用戶。特別是 1954 年推出的徠卡 M 相機更是 20 世紀相機工業的極致產物,它的推出終結了一路下來為首的雙鏡頭反光相機的黃金時代,迫使德國蔡司放棄與之正面抗衡,轉而發展單鏡頭反光相機。

布列鬆在他的傳記《思想的眼睛》(The Mind’s Eye)中說,當他在職業生涯的開始發現徠卡相機時,「它就成了我的眼睛的延伸,自從發現它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與它分離過。」

如今,即便是徠卡 M 系統中價格最低的型號,一台 ME 裸機的價格也要 5450 美元,而最好的徠卡配置要花將近 2 萬美元,但是那些擁有徠卡相機的專業級攝影師,卻都非常信賴它的工藝水準和鏡頭質量,而且也喜歡它那種沒有花哨的附加功能的感覺。

可口可樂弧線瓶

1915 年 11 月 16 日,擁有獨一無二曲線的可口可樂弧形瓶正式獲得專利,拿到了「出生證」,至今已經 100 年了。它已不僅僅是一個裝盛液體的容器,而早已成為了一件文化標誌,包裝設計的傳奇

還記得最初可口可樂向全美國的玻璃製造企業徵集設計方案時,提的直接明確的要求:包裝外型能夠讓人直接聯想到瓶內的飲料,還要求即便瓶子碎了一地,也要讓人能夠認出這是可口可樂的瓶子。最終印地安納州的魯特玻璃公司的兩名設計人員,從《大英百科全書》中發現了靈感,他們模仿可可豆的形狀,設計了凹凸有致的弧線瓶。

從設計角度看,它的審美本身就有對女性身體的隱喻,可以帶來純粹審美上的愉悅感。其次,弧線瓶的握感也要遠勝於普通的啤酒瓶,只要握住弧線突出的部分就能夠輕鬆握住。以及,弧線瓶還給人一種視覺上的錯覺,好像弧線瓶中所承裝的液體,看起來會比實際分量更多一些。

多年以後,這三個特徵還被總結成了三大飲料瓶包裝設計法則在設計師中廣為流傳。

The Keppel 手錶

這是設計師 Henning Koppel 在 1977 年的作品,出自丹麥頂級設計品牌 Georg Jensen。精緻的白色琺瑯錶盤,黑色指針,銀色邊框,搭配著一條墨綠色的皮錶帶。醒目的簡潔純粹美學和機械移動的豐富細節,大抵就是對一款腕錶最標準的要求。

2015 年底,Georg Jensen 把它拿出來重新販售的理由有兩個,一是換裝了現在的機械機芯,二則是經典。

好的設計是再設計

很少有人把事情一次性做對,當第二次再做的時候,往往對它有更深刻的理解,想想達芬奇畫蛋的例子吧。嚴格意義上來說,除非是新晉的發明創造,許多設計師做的工作都可以稱為「再設計」,設計師們憑藉自身的感受,不斷地優化著世界上存在的事物

保時捷 911

保時捷 911 誕生於 1963 年,在誕生之初,它可不是現在我們看到的樣子。那時 911 的原型是由總工程師拉比和總造型師柯敏達共同設計的。他們非常傾向於四座設計,將軸距加長了 10.5 厘米,車身加寬了 7 厘米,整車體積顯得非常龐大,造型粗糙。

保時捷的長子 Ferdinand Alexander Porsche 堅定否決這種臃腫的設計,他將 2+2 的圖紙直接送到了路德車體廠,找工人代工製造車身,這種審美上的堅持換來了巨大的成功,911 呈現出了極其經典的曲線。

萊特(Frank Lloyd Wright)設計的古根海姆博物館

古根海姆博物館於 1947 年開始設計,在 1959 年建成,建成後一直被視為現代建築藝術的精品。它外觀簡潔,白色,是螺旋形混凝土結構,與傳統博物館的建築風格十分不同。

但最初,它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在萊特最初的草稿裡,博物館右半邊有點像古代的塔廟,後來萊特靈光一現,把它倒了過來,才成了現在這個經典的造型。

Bang & Olufsen 音箱

Bang& Olufsen 音箱品牌在 1925 年成立於丹麥斯特魯爾(Struer),這個品牌誕生之初就不以市場佔有率為標杆,很多年來,他們一直擺出了質疑常規的姿態,推出了很多先鋒造型的產品。

1974 年,他們推出了 Beogram 6000,十二年前,他們推出了BeoLab 5,去年,他們則推出最新產品 BeoLab 90。

我們希望普通人坐在客廳裡,就能享受到錄音室裡的聲音品質。」B&O 的技術專家 Geoff Martin 說。其實客廳和錄音室是兩個非常不同的空間,B&O 給出了尖端的解決方案。

從造型來看,BeoLab 90 突破了傳統音響的箱式造型,採用了三角錐形設計,搭配弧形木質材料、黑色針織物及鋁製金屬,充滿了抽象的藝術氣息

在技​​術上面,B&O 引入了 360 度發聲概念,利用多聲道、多揚聲器單元及多角度反射的設計來實現最佳音質。

在硬件方面,BeoLab 90 佈滿了大大小小的 Scan-Speak 揚聲器單元,包括 7 個 30mm 高音揚聲器、7 個 86mm 中頻揚聲器、3 個 212mm 低頻揚聲器以及 1 個直徑高達 260mm 的前置低頻揚聲器,總計高達 18 個,每個揚聲器單元的擺放位置及方向都是經過無數次實驗得出的結果。

BeoLab 90 算得上是將藝術與聲學完美融合的產品,它的售價當然也不菲,官網上的定價高達 26 萬餘元。

設計中使用的模型

Tom Dix​​on 的金屬燈罩和燭台

Tom Dixon 是一家產品設計公司,主要從事室內設計業務。我們曾發表過一篇與他們有關的文章,在那篇文章裡, Tom Dixon 深入地介紹了材料和氣味的影響力。

「你越深入瞭解事物的顏色、形態、舒適性,你就會越意識到其他那些刺激你的細節:一個場所的聲音或氣味。與視覺部分相比,這些可能對你的體驗有更大影響。」Tom Dix​​on 認為一個設計師做出的產品越多,他的見解就會越多,然後就能夠簡化選擇,圍繞它們編織出一個故事。

Tom Dix​​on 並沒有太多新的發明,他的通常做法是採用大家都熟悉的形態,以新穎的方式呈現出來,這是典型的「再設計」的手法——他花了很多時間讓團隊的年輕設計師去掉些一些東西,讓產品盡量簡化,因為設計是需要約束的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來源/ 各設計品牌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