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建築湧現越來越多的藝術景觀雕塑,也將人們關注公共藝術的同時,自身也參與其中。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建築師、藝術家、規劃師、景觀設計師都希望能有與人互動、交流的公共藝術雕塑來與嚴肅的建築相呼應,包括大規模的公共藝術裝置,公園和新奇藝術的建築元素。

如果每個大廈都是為人而存在的,那麼作為大廈的運營者不應該讓大廈周邊變得更加有趣嗎?

Vessel 象徵著紐約的「埃菲爾鐵塔」

來自英國的鬼才設計師 Thomas Heatherwick 曾經設計過上海世博會英國國家館、倫敦奧運會主火炬等重要標誌性建築及裝置藝術。

近日,Heatherwick 公佈出了為紐約哈德遜城市廣場設計的標誌性建築物——Vessel。這座可與人互動的建築物號稱將要成為「紐約的埃菲爾鐵塔」,人們可以通過攀爬、探索、遠眺感受這座建築的魅力。Vessel 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蜂巢,包含了 154 段收尾連接的樓梯,2500 多級台階,80 多處平台,提供了大約 1 英里長的城市立體公園路線。這些綿綿不斷的樓梯像是艾舍爾藝術作品裡的畫面。

「在紐約這一個充滿了各色特徵建築群的城市,我們不想再設計一個純粹吸引眼球的構築物」Heatherwick解釋到:「所以,我們希望設計一個每個人可以使用、互動、參與其中的建築物。我們參考了印度階梯井的形式,一個將井下的人通過上千級台階引向地面的方式……」

Vessel 是正在進行紐約曼哈頓中心區的項目「哈德遜園區」(Hudson Yards)的二期開發核心的景觀裝置建築。該建築將於 2018 年底竣工。


位於亞馬遜總部的植物星球|西雅圖

亞馬遜作為全球最大的在線電商品牌,也是互聯網排名前幾的大型公司。在離亞馬遜西雅圖總部半小時車程的一座六畝大的溫室裡,種植著 3000 多種植物,其中有食肉豬籠草、極具異國情調的厄瓜多爾喜林芋和蘭花——這種蘭花就好像是《綠魔先生》(Little Shop of Horrors)裡的那株恐怖植物。

公司在西雅圖的總部大廈群之中間圍起來的區域,將會是被亞馬遜稱為「亞馬遜星球」的三個引人注目的透明一體化球形建築結構。這三個球形建築將被用作高科技溫室,而這種超華麗的大建築是亞馬遜成立的頭 22 年裡不可能出現的。

亞馬遜全球房地產及設施總監約翰·舍特勒(John Schoettler)說:「我們希望它成為初來西雅圖遊客眼中的另一個標誌性建築,類似於這座城市的另外一個地標太空針塔。它將成為市中心附近街區的一座天然寶藏。」

「亞馬遜星球」的真正意義在於,亞馬遜想利用建築內部的自然景觀來激勵員工。它們將於 2018 年初開放,這個「亞馬遜星球」裡將種滿各種值得珍藏的溫室植物,亞馬遜員工可以在離地面 3 層樓高的樹冠下漫步,在以葡萄藤為牆壁的房間里和同事開會,或者在一條室內小溪旁吃著羽衣甘藍凱撒沙拉。

NBBJ 曾經為三星、Google 和中國網絡公司騰訊設計過辦公樓。公司負責亞馬遜項目的首席建築師戴爾·阿爾伯達(Dale Alberda)說:「我們的整體概念是促使員工進行更具創造性的思考,他們也許會想出一個待在辦公室裡不會想出來的新想法。」

高科技公司一直在積極嘗試各種方法,讓他們的工作場所變得更有利於激發創造力。有些公司把自己的辦公室變成了成年人的遊樂場,裡面有懶人沙發、海洋球池和乒乓球桌。

現在流行的另一個更精緻的選擇,是把重點放在自然景觀上。比如蘋果就聘請了園藝師戴夫·穆夫利(Dave Muffly)來負責在其加利福尼亞州庫比蒂諾面積 1068 英畝的新綠化帶裡種植 8000 多棵樹木,它們將環繞著一棟蘋果員工工作的飛船形狀的新建築。它們大多數是原生樹種,目的是為了恢復一度覆蓋矽谷的自然景觀。


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園區上空的動態雕塑|西雅圖

藝術家珍妮特·艾克曼應邀為位於美國西雅圖市的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園區總部設計創造的這一永久性空中藝術雕塑裝置,名為「急切的樂觀主義者」,是該基金會機構工作精神和使命感形象化的視覺體現。超輕質纖維塑造出紛繁飄渺的藝術形式,為西雅圖的天際平添了一抹亮色。

該藝術裝置懸飄於園區內兩座建築樓之間,是艾克曼工作室眾多同類作品中最為精妙、複雜的空中雕塑形式。工作室創始人,藝術家珍妮特·艾克曼利用歐特克軟件公司研發的一款全新定制式工具軟件為該裝置設計出一系列臨時性方案,這些方案都以懸垂網狀形式作為藝術呈現的載體,並依靠設計軟件較為準確地測定重力和風力對於整個裝置的影響。基於這種虛擬測定的相應反饋數值,藝術家不斷改進他們的設計思路,並進一步探索這種複雜結構裝置全新的設計可能性

經過將近兩年時間的不懈努力,艾克曼工作室對相應的設計方案進行了良好的調整與完善。2013 年 10 月,該工作室為基金會園區提供了該空中雕塑的臨時性裝置雛形,並對其進行了照明、透明度和懸掛比例等相應測試。

隨後,艾克曼設計團隊於 2014 年最終順利完成了「急切的樂觀主義者」永久性藝術裝置的全部設計工作。

平日里,雕塑在西雅圖或晴或陰的天空景象掩映下,微妙地變換著色彩,尤如懸於空中的萬花筒,豐富著人們的視覺體驗。夜幕下,定制式的照明燈效亮起,網狀裝置呈現出各種不同的漸變色彩,並和諧地融於一體,象徵著基金會西雅圖總部與全球各區域分枝機構之間密切相連。


數字屏幕上的虛擬城市動態|舊金山

這個公共藝術項目將數字科技融入公共藝術作品之中,用數據將城市動態展示在虛擬的數字屏幕之上,傳遞關於這座城市獨特的文化、故事與記憶。也讓在這幢大廈上班的人們能第一時間感受到這座城市獨特的一面。

新媒體藝術家 Refik Anadol 以新角度表達身處舊金山的故事。在 Salesforce 總部大堂 1 樓的巨大電子熒幕上,抽象奪目的彩色波浪背後,實則由城市中的變動數據構成,以現代手法去呈現肉眼看不見的事物。Refik Anadol 表示,數據如建築物周邊的電話數據、Twitter 用戶情況及其他社交網絡資訊,都會實時影響整個藝術品的形態。


一個公園裡的多種體驗中心|加利福尼亞

美國加利福尼亞 Playa Vista 中央公園位於洛杉磯國際機場北部,由 OJB 負責景觀設計。受傳統歐洲花園的啟發,並作為傳統企業廣場的替代品,Playa Vista 中心公園被設計為一個向公眾開放的娛樂、運動及休閒場所,公園有茂盛的樹林、流水、各種運動場地和兒童娛樂區,公園中心是一個殼形草地圓形劇場。


巨大的不銹鋼人頭雕塑|Charlotte

如果有機會到北卡羅萊納州的 Charlotte 一定要來看看這座驚人的藝術雕塑!這是捷克藝術家 David Černý 所創作的「Metalmorphosis」高 30 英呎,重達 14 噸,由片狀的不銹鋼水平層版重迭而成這個巨大的人頭

每一片層版都可以往不同方向轉動,厲害的是David Černý還可以透過計算機遠從捷克來遙控操作雕塑的轉動。值得一提的是這個人頭雕塑也是一座噴水池,而且水還是從它的嘴中流出來喔!以下有一支影片可以看到雕塑轉動的情況,David Černý 並架設了一個網絡實時視訊網站讓人 24 小時觀看雕塑的活動狀況。


巨人網絡的寄居蟹總部|上海

巨人網絡集團總部,位於上海松江中凱路,是一個結合可持續發展設計的總部園區。這個總部用地面積 3.2 萬平方米,建築面積 2.4 萬平方米。園區附近有運河。主要分為兩區,東部為辦公區,西部為休閒接待區。

該建築把基地環境作為一個整體的建築環境來看,一方面受到城市環境的綜合作用,同時也形成城市新的部分。基地原是平坦的地貌,建築師把土地形象的改造作為重要的元素進行了處理,這種設計在大量凸顯建築單體形象的總部建築中也算是與眾不同了。

因為大公司的總部一般都要吸引公眾的關注,目前中國處於上升期的企業更是有顯示自己不凡特性的訴求。整合地形的設計至湖面上空的辦公部分出挑長度達 35 米,這在美國國內的大多公司也是不願承擔的風險,但是上升期的中國公司有此氣魄。


大廈外的黃色泰迪熊燈|紐約

如果一隻巨大的黃色泰迪熊出現在了紐約 75 公園大道西格萊姆大廈外,一盞巨大的燈穿過泰迪熊的背部從腦袋上彈出來的話,你會有什麼感受?這件紀念碑式的雕塑作品展是烏爾斯-費舍爾(Urs Fischer)創作於 2005 至 06 年的作品「Lamp Bear」。它憑藉其獨特的外觀,已經吸引了眾多注意力。它實際上屬於同系列作品的三個版本之一,其中一件複製品已在佳士得進行拍賣。

這隻像是被毆打過樣子的泰迪熊,凹凸不平而又奇形怪狀;臉部表情看上去也並非在微笑,更像是處於茫然或是麻木的狀態儘管這件雕塑被 Atlantic 評選為「世界最差的公共藝術」之一,但看起來它似乎贏得了不少觀眾的青睞,儘管人們也許不會花上 1000 萬美元去佳士得買下它。


紐約街頭的「梵谷耳朵」

屹立在繁華的紐約曼哈頓街頭,由藝術家 Michael Elmgreen 和 Ingar Dragset (Elmgreen&Dragest) 共同設計的巨型泳池雕塑。每一個精心設計與製作的細節:青藍色的池底,拋光的不銹鋼扶梯,明亮的燈光,淺色的跳水板,都生動的還原了一般泳池的真實特徵。

但如此天馬行空的安置方式和周圍的環境,令這個設計看起來是如此的不真實而有充滿意境。起伏的曲線勾勒出了一隻耳朵的輪廓,這個裝置名為「梵谷的耳朵」,寓意著神話與現實的結合。真實而又不真實的交錯,令觀賞者產生疑惑,卻又能通過駐足觀賞,找到自己的答案。

紐約,曼哈頓第五大道立了個浴缸。恩,話說,露天洗澡,好嗎?


Vitra 設計園的滑滑梯|德國

Carsten Höller 在位於德國萊茵河畔威爾城的 Vitra 設計園裡搭建了該高達 30.7 米的建築。Vitra 家具公司為了配合整個計劃,希望能在 Vitra 設計園已有的眾多特色建築物中,設計出一個依舊別具一格的開放式建築

出於這個目的 Vitra 家具公司決定尋找設計師,共同設計該建築,於是「Vitra 滑梯」誕生了。經過 Vitra 公司主席 Rolf Fehlbaum 與精通現代藝術的 Vitra 公司顧問 Theodora Vischer 的討論,他們決定聯手著名設計師 Carsten Höller 一同設計該項目。Carsten Höller 因擅長通過特殊場地設定,改變參觀者的空間觀念,以此來吸引觀眾參與而出名。

為了完善 Vitra 地標重塑計劃,該獨立復合型建築的基本框架是由三根傾斜向上的柱子搭建成圓錐狀,且在匯集處有一轉盤時鐘。時鐘被安裝在交匯處的最頂端,整個鐘面直徑有 6 米,在遠處依然清晰可見,時鐘配有夜間照明系統,沒有時刻數字。

因為鍾面傾斜,使得人們難以分辨是否垂直位於頂部的刻度代表十二點,或者該刻度代表支撐柱的傾斜角。而且每過十二個小時,時鐘指針都能擺成 Vitra 的標誌圖案,並且維持一小段時間。另外,該時鐘繞著自己的轉軸走時,顯示的是一個換算時間,不便於在實際生活中讀取。

通過攀爬螺旋雙葉式樓梯可以到達塔頂,樓梯被安裝在兩個傾斜柱子之間,曲折向上。在塔身 17 米處設置有觀景台,讓參觀者在稍作休憩的同時俯瞰周邊景色。這個觀景台同時也作為一個長達 38 米筒狀螺旋滑梯的入口,為參觀者重回地面提供了另一途徑。

該滑梯不僅是一個具有實際用途的雕塑建築,還是一件你可以從內部觀察的雕塑作品。然而,如果你認為非得通過搭乘這條滑梯通道來感受它的話,那你就錯了。站在外面觀察它,同樣也是別有一番感受的,就如人們從 1938 年以來一直都在思考有關於 Constantin Brancusi 的無盡樑柱。

從一個建築結構和實用的角度來看,該滑梯是建築用來搭載人的方式之一,相當於自動扶梯,電梯或者樓梯。滑梯能夠快速、安全並且優雅的將人們轉送至目的地,它的造價並不貴,且十分節能。同樣它也可以讓人們體會一種不一樣的,介於高興和瘋狂之間的感覺。在五十年代這種感覺被法國作家 Roger Caillois 描述是「一種在於清醒頭腦裡讓人躍躍欲試的恐懼」。—Carsten Höller


巴黎市中心的《大拇指》

在從事壓縮藝術創作三年之後,塞薩爾又嘗試創作具象的人體雕塑,這又是來自一次偶然所見的啟示。塞薩爾說:「當我看到一個工匠進行縮放製作時,我產生了放大拇指的念頭。我只是想試試放大的效果,看一看皮膚的表面紋路。」就這樣,塞薩爾於 1967 年創作了一組名為《大拇指》(Le Pouce)的雕刻作品。

相對於壓縮汽車,這組作品才真正體現了塞薩爾對學院派雕塑的迷戀之情。他用銅鎳合金材料和超級寫實主義創作手法雕刻出人的大拇指形象,手指的皺褶和紋路被刻畫得精細入微。

面對這些高近一米、極為逼真的金屬大拇指,人們會獲得一種新穎而奇特的感覺。當然,無論在西方還是在東方,對於整個人類來說,豎起大拇指都表示的是稱讚與誇獎的意思。後來,塞薩爾又將其大拇指雕刻進一步放大成大型室外雕刻作品。在巴黎「新凱旋門」(拉·德芳斯)附近的摩天大樓群中的廣場上,就聳立著一件塞薩爾的高達數米的《大拇指》青銅雕刻作品。

文章出處/ Malt 麥芽
圖片來源/ 各品牌、設計師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