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早期舞台為主題的櫥窗, 擺放著像後台化妝室的燈泡© Le Journal des Vitrines

結束台灣三個星期的工作行程, 星期一早上六點多我們又回到巴黎。大家現在應該都知道我每次回到巴黎會做的第一件事:買報紙雜誌配咖啡可頌。不知道是知識恐慌還是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 回台灣的第一件事也是去逛書店看看有什麼新的出版物。

於是在星期一的各家刊物中, 我發現了Repetto在加尼葉歌劇院旁、和平路總店的互動式櫥窗。這個互動式櫥窗在我們人在台灣時已經開幕, 直到昨天是最後一天, 因此我昨天趕在最後一刻跑去參觀並「測試」其互動軟體。

 


去年夏天Repetto的櫥窗:因為碧姬.芭杜而著名的BB芭蕾便鞋(BB是碧姬.芭杜名字的縮寫)© Le Journal des Vitrines

 

喜歡時尚的人都知道Repetto這個以芭蕾舞鞋起家的品牌, 除了給專業舞者的舞鞋之外, Repetto的平底芭蕾便鞋更滿足了女人們對芭蕾的憧憬, 讓不是專業舞者的女士們也能擁有一雙屬於自己的芭蕾舞鞋。多年來, Repetto雖然也曾經與知名女星合作(如碧姬.芭杜在電影上帝創造女人中的Repetto“灰姑娘“系列), 但卻總不忘其品牌精神—為專業舞蹈家服務。因此在Repetto的櫥窗, 不管是抽象或是具象, 我們除了芭雷的主題外, 很少會有其他原素。而且就像Repetto令女士們喜愛的原因一樣, Repetto的櫥窗總是帶著舞台般的夢幻。

 

這次Repetto與巴黎一間專業的公關公司合作, 在玻璃櫥窗安裝一件同樣以芭蕾舞為主的互動式作品。首先, 他們請了專業的舞者進攝影棚拍攝了一系列四組的影片, 然後在和平路總店的玻璃櫥窗上貼了液晶式螢幕背投影, 接著再以Kinect 3d攝影機截取參觀民眾的手式編輯互動程式。也就是說, 當你站在櫥窗前的“指定“位置時, 就可以像指示牌上寫的揮動手臂選擇櫥窗內的芭雷舞蹈影片。下面就是公關公司特為這次Repetto互動式櫥窗所做的影片:

 


看完了影片, 大家一定覺得好厲害, 好棒, 是不是?好吧, 別忘了這是一支公關公司拍攝的宣傳影片, 真實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在下午兩點左右到達和平路的Repetto, 門口完全看不出來是Repetto, 而且看起來像是在整修。原來是玻璃櫥窗上貼著的螢幕將整間店面覆蓋住, 大白天下完全看不出來是Repetto店面。然後因為光線問題, 我努力地測試了一下互動效果, 影片內容在沒有太陽直射的情況下還是無法清楚看到。於是我在無法清楚看到影片的情況下做了一下互動測試, 當然完全無法互動, 因為在感應的3d攝影機Kinect前永遠有人經過, 只要一有人經過, 影片就會動一下, 還不是完整的跳到下一個影片。

由於Kinect攝影機建議官方互動距離為1.8公尺, 因此這個櫥窗互動也設定於1.8公尺(我是後來在公關公司影片上看到的, 現場除了互動方式和時間之外沒有標示)。但是在1.8公尺與櫥窗間, 繁忙的巴黎總是會有路人經過影響互動效果。而因為投影效果不佳, 一旁更貼上了“下午六點後“的貼紙。問題是, 除了冬至前的巴黎會在下午五點開始天黑, 冬至後的每天日落時間都會往後延至夏季的十點左右才天黑。而揮手的互動方式, 更讓我在路邊看起來像個白癡(公關公司影片最後有幾個民眾和作品互動的鏡頭, 揮手人也是一樣尷尬)。

白天的互動式櫥窗因為螢幕的覆蓋, 看起來像是整修中的店面。 

由於現在互動裝置的盛行, 許多商業品牌也想到以互動的方式來宣傳自己的商品, 如香奈兒、Morgan, Fnac等的互動式櫥窗。然而許多互動作品都必須要有極嚴苛的環境條件來支持, 如燈光、天色、人群…等。而許多觸控式的互動櫥窗也在不確定目的下, 加上沒有考慮到互動裝置的條件因素, 只是砸大錢自以為的搞科技卻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 更不用想提升品牌形象。就連大衛.林區為拉法葉百貨設計的櫥窗也無法和街上熙攘吵雜的人群互動, 最後只成為視覺影像的惡夢。 

在研究互動式櫥窗的過程中, 我僅找到一個由斯德哥爾摩數位媒體學校Hyper Island學生們為瑞典服裝品牌WESC所設計的互動式櫥窗是成功的案例。首先, 他們做了三個簡單的影像片段, 都是一個男子在做跳耀的動作。而與櫥窗最近距離的路人, 可以用其位置的移動控制櫥窗內男子跳耀的動作。這個簡單有趣的點子, 互動方式簡單又合乎邏輯無需說明牌:當路人走過時, 櫥窗中的男子會轉身跳躍。許多人沒有發現地走過櫥窗前, 這也無傷大雅, 影像中的男子就翻身跳一下。而當發現自己的腳程會影響櫥窗中的人時, 你就可以停留在櫥窗中間, 讓男子在空中定格。或左右移動, 像影片快轉或回轉一樣控制他。

 


瑞典品牌WESC的互動式櫥窗, 構思簡單有趣, 互動模式容易被路人發現 ©Fubiz

商業用互動裝置在亞洲經常以多觸點互動桌或是和投影影像互動方式出現, 當然這也和亞洲的電動玩具文化有著密切的關係, 因此當大家看到數位影像時就會本能地伸手觸碰。台灣不論是在花博會場或是台北燈會, 都可以看到許多案例。而歐洲在數位互動的應用上, 仍採取保守的態度, 因此如何互動, 互動的行為與關係如何等, 是較大的課題。相反地, 台灣由於互動裝置的普及, 往往在互動設計上(如前面所說的, 如何互動、互動行為與關係等)沒有謹慎細膩的研究, 因此總是流於多觸點互動桌和投影影像互動法。

“互動“可以說是現在最流行的一種展覽或表現方式, 可是在想法不夠有趣、技術不夠純熟的情況下, 其實不用動或許會比較好, 就像Repetto以往令人驚歎、嚮往的櫥窗。


Repetto折扣時的櫥窗, 在堆積如山的芭雷舞鞋前方的玻璃窗上有輕盈跳過的舞者身影© Le Journal des Vitrines

文章出處 巴黎不打烊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旅法藝術家設計師,Active Creative Design創辦人之一,其藝術創作方向為數位藝術領域的新表現形式所引起參觀者的感知與媒材的革新開發與利用,作品常於歐洲與台灣展出。 由於對藝術與文化的熱情,2009年開始經營以巴黎各種藝術、時尚與設計展演第一手報導的部落格「巴黎不打烊」讓大家不用來法國也能擁有同步資訊。 雅砌雜誌Paris Blog專欄作家,並不定期為國內雜誌期刊撰寫有關歐洲藝文設計相關新聞,曾出版《婊子日記》(布克文化)與《柏林玩設計》(時報出版)。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